鄧小樺

詩人、作家、文化評論人。曾任電台文化節目主持,偶然參與社運,於各大專院校及中學兼職任教。著有詩集、散文集、訪問集五本,編有合集、訪問集、評論集四本。

直到六月,將雨傘運動精神與六四精神扣連的論述才浮上水面,不知是我反應慢,還是因為傳媒機器不在我們這邊——還是,正常人都要一點時間去面對變化極大的社會形勢。總之,騙徒和冷血派被大規模唾棄和割席,反激出許多人去維園及自發悼念,維園裡唱得最大聲的是〈撐起雨傘〉,上台的學生把八九民運追求政治革新的獻身精神,與雨傘運動的命運自決精神相連。我自己寫了詩。我想會有更多這方面的思考與行動。

有試過迫人迫到入唔到維園的日子,今年覺得少人一點也坐得舒服。「今年不至,明年再來,自由總比獨裁長久。」只要把握穩了這個信念,就會到維園的人數可能少了,但人們還是會醒著,醒來。實踐自由是先於政治動員的理念。

六月三日晚與一位個人主義朋友辯論三小時,他不滿意人們公式化地到維園,我結語是,有理想的圖景是好,但這理想圖像是指向怎樣的行動?號召/推動/教育/組織,若都不喜歡,至少可以指向創作吧。空懸的理想若令人無法行動,我不知是什麼。他說我描述的都不是他想要的東西,我說哦。結果他自己在六四當晚到政總外做了行為藝術紀念六四與雨傘行動,也寫了作品。不關我事,但這樣很好。理想理應是指向自我的行動。

耐性。有耐性去讓人們自行尋找,讓事情慢慢自動生成,有時就希望自己有這樣的法力,讓時間慢下來,讓周圍的環境凍結,或者至少讓自己的時間慢下來。一旦有耐性,就看見希望。自由總比獨裁長久。

Share On
Dislike
0
鄧小樺     六四     雨傘運動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