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端明牙科醫生

陳端明牙科醫生 Dr. Jessica Chan T.M,現正私人執業。" I write to discover what I learn." by F. O'Connor

精選提要
陳端明牙科醫生 Dr. Jessica Chan T.M
現正私人執業。" I write to discover what I learn." by F.O'Connor
精選提要
陳端明牙科醫生 Dr. Jessica Chan T.M
現正私人執業。" I write to discover what I learn." by F.O'Connor

因惡劣天氣關係,我在飛往美國的航機上等待,機長宣布我們的航機排第十起飛,航程足足延誤了兩小時。望着窗外多班客機升降的繁忙情況,的確很難想像香港是由一個漁村發展出來的城市,那時候的香港沒有高樓大廈,亦沒有車水馬龍的交通。從前的牙醫還在九龍城寨區內前舖後居,或以街邊檔形式無牌經營。如今,香港大學牙醫學院的排名已躍升至全球第二位,雖然只有短短三十多年歷史,但已在亞洲獨佔鰲頭。

香港成為英國殖民地初期時,人口偏小,只有大約三萬人,直至1870年,越來越多外國人移居香港,當時外國人約有一千多人,因此對牙科治療有一定需求。當時受過專業訓練的牙醫Dr. Herbert Poate,畢業於美國賓夕凡尼亞州大學,是首位在港執業的牙醫。同時他亦與學弟Dr. Joseph Noble在「愛雅麗氏利濟醫院」(1). (現為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 提供免費牙科服務給市民。他們亦致力計劃成立本地牙科學院。

太平洋戰前,英政府只聘請數位私人執業牙醫為政府醫院提供服務,當時整個華人社會對牙科治療認識有限,因此需求並不大。太平洋戰事剛發生時,英國當地的牙醫便被調派到香港,治療前線英兵,而戰後英方亦繼續資助所有儀器及物資,聯同當時的軍醫,成立了數間牙科診所,為公務員、其家屬及退休人員提供牙科服務。自此同時亦為囚犯提供有限度牙科治療及為大眾市民提供緊急牙科服務。這便是現時政府牙科服務的雛形。

1949年大戰後,中國難民大量湧入香港,大部份活躍在九龍城寨。眾所周知,九龍城寨是「三不管」地帶,即是中國,香港及英國均不管理。是昔日黃、賭、毒罪惡的溫床,犯毒的場所和診所只是一街之隔。因為當時英政府不承認其他地區牙醫的資格,而「牙醫註冊條例」亦早已在1940年通過,指香港執業牙醫必須具有英聯邦國家專業資格,所以其他地區受訓畢業的牙醫或自稱能夠行醫的人士,只能在九龍城區內"執業",全盛時期有過百間"診所",城內由於無人管理,亦不用繳税,醫生收費較便宜。

不過隨着人口不斷增加,牙醫始終供不應求。於是香港殖民地政府提供奬學金予學生到英聯邦國家修讀牙醫課程,但附帶條件是畢業後要受聘於政府一段時間。因此,政府每年可吸納五名牙醫,可惜醫生人數仍然不夠。

1974年立法局白皮書提出要改善香港醫療制度,其中一項計劃是建議設立本地牙醫學院,訓練牙醫。在麥理浩港督大力支持下,香港首間,亦是唯一一間牙科教學醫院於年月日成立。愛丁堡公爵亦親自主持開幕,並以其名命名為「菲臘親王牙科醫院」。第一批本地訓練的牙醫亦在1985年畢業。如今過大半數香港執業的牙醫均於本地受訓,牙醫學院成立至今,共訓練1380名本科生。從此牙醫對病人比例由1973年的1:90,000人,增至1995年的1:4,050人。

註1「雅麗氏利濟醫院」是本港首間為華人提供西醫治療的醫院,亦是當時的敎學醫院。
References
The historical development of dentistry in Hong Kong. HKMJ 1998;4:73-6
Celebrating 30 years of Excellence. Faculty of Dentistry,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圖:anton petukhov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