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國淦醫生

香港大學家庭醫學榮譽助理教授,愛好寫作,熱衷教學。不甘心只做醫學美容,要走進社區,看盡人生百態!

最近閱讀了幾篇新聞,教人傷感及無奈。

其中一篇是一名老人院舍友被發現於露天範圍下被脫光洗澡,完全無視長者尊嚴,被評為虐老。根據報導,這些個案並非新鮮事,家屬其實亦知悉事件發生,但由於認為其他老人院的狀況亦差不多,亦恐怕若投訴後會令老人家遭受更慘的待遇,故此沒有作出投訴;居於附近的街坊其實與幾年前亦知道此事,但跟職員反映過後,職員推說該長者是傻的後,便不了了之,事件直到最近才被報章揭發。護老院負責人稱已解僱肇事職員,強調沒有對長者使用暴力,不是嚴重的事故,若然被「釘牌」屬不恰當刑罰。

另一篇報道則是有關一名盲人運動員林榮順,於去年12月17日代表香港盲人體育總會參賽期間發生意外,延至2015年1月6日不治。盲人體育總會(盲體會)事後排除所有意外及可能延誤送院的責任,亦沒有提供完整意外片段讓家人了解事情的真相,更甚的是盲體會在未經家屬同意下,為本身是基督徒的林榮順先生請來靈媒通靈,透過靈媒指是自己不小心,以及有醫院職員疏忽,令其家人及朋友受驚。

關於老人院那事件,其實並不陌生,類似個案在很多私營護老院裏常有聽聞。人生很諷刺,當我們迎接新生命的誕生時,眾人皆欣喜非常,大家在爭相逗玩嬰孩,甚至乎連不相熟的街坊,也會前來寒暄一番;到這個嬰孩變成老人家時,我們會否有同樣的心態去接待他們?會否至少像那不相熟的街坊般,以人道的方式對待他們呢?如果我們的護老員,對待那位長者視為對待他的街坊般,可能做法已經很不一樣。我當然理解,當你在人手不足、待遇不太理想的情況下,每天要為眾多行動不便或精神紊亂的老人洗澡清潔,換片,餵食,同理心往往被掉往大後方,這確實是厭惡性的工作,就像醫院裡的護士和健康服務助理一樣,但現實是,醫院裡的醫護起碼有受過專業訓練,人工待遇較為理想,亦相對有較多機制去監督他們,相對於老人院的護老員,我相信他們本來亦有一定的愛心,奈何在這樣的環境下,意志消磨,視工作為工序,把效率放在最前,否則連飯也沒有時間吃,實屬可悲。

至於盲人運動員的事,更是匪夷所思,其實運動員在比賽時有受傷甚至身亡,本來偶有發生,只要按正常程序處理,並不會有太多懷疑。但盲體會畫蛇添足,除了排除會方對事件的責任,更甚的是作出找靈媒解話這些荒唐的舉動,令死者家屬受驚。身為基督徒,我必須說清楚,聖經裏確實說過有邪靈與鬼神,現今亦有神職人員會為受有需要的人驅鬼,但絕不是如林榮順的情形般,未經家屬同意下找靈媒通靈,還要「代表」榮順說是自己和醫護的責任,這是對死者及其家人缺乏基本的尊重;如果賽事沒有錄影,那我們沒有證據質疑意外的原因,但如果會方是有阻撓家人追求真相,只會使這件事顯得欲蓋彌彰。幸好榮順的好友挺身而出,為他平反,希望真相能夠早日水落石出。

荒唐的事年年有,奈何這幾年特別多。我們現今社會上道德與良心的底線彷彿已經跌至新低,面對擁有權力的人,弱勢的社群無力制衡,只能靠仍有良心的傳媒為他們發聲。最怕的是,當良心之士越來越少的時候,我們香港便會步佛山小悅悅事件的後塵,再不會聽到雜音了。

Share On
Dislike
0
林榮順     劍橋老人院     蔡國淦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