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 Vong

澳門大學法學院畢業,從事旅遊博彩業,年少時食過夜粥

數天前,唐英年提議把行政長官提名委員會的選民單位,由公司票轉為董事票。我認為香港提委會/選委會的組成,其實是一個混合的制度,係根據不同的「成份」、不同的界別而作不同處理,例如在法律界,以律師的個人為單位,但在其他界別,則多為公司為單位,例如2012年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屬第一界別的香港僱主聯會,其會的會員有權選出代表他們的16名代表,成為選舉委員會委員(參見香港《行政長官選舉條例》 列表五 沒有相等功能界別的界別分組),如再追查其會員名單,則就會發現,全部都是公司,就是所謂「公司票」(參見其網站www.efhk.org.hk會員名錄)。

香港士紳在所謂「爭取」的公司票轉為董事票,然而,在澳門的多屆的行政長官選舉,一早已經實行。在上屆特首選舉前,政府在社會放棄討論、崔世安鐵定當選的氣氛之下,把每間公司的董事票從十一票,增加至二十二票(參見澳門《行政長官選舉法》第二十二條),令每一個法人選民都可以選出組織中的二十二人,作為選民(法人可包括公司、社團等組織),也許為了無避免變相成為個人票或香港的新九組,法律要求行使公司廿二票的代表,必須為公司的管理機關的成員。即每一間公司,都有二十二票去選出代表他們界別的選委,組成號稱「廣泛代表性」、又「均衡參與」的、人數「多達」四百人選舉委員會。

順帶一提,在香港某些界別要成為選民,必先成為某些會會員,但這些會的會章、會規的制定的權力,不是立法機關手中。即是說選民資格的認定,係由一個非官方組織決定,由私人批准法定權利的歸屬,非常怪異。但在這方面,澳門的制度反而比較合理,一間公司只要登記滿七年,並經申請當局確認其應屬的界別滿四年(也可申請轉界別),就可以登記做選民(參見澳門《選民登記法》第二十六條),而不是加入個乜乜商會,由商會決定會員資格,從而影響到成為選民的可能。 (第四段)最後,本文必須申明立場,近期改革行政長官提委會的討論,極為無營養,變成小眾才有興趣的話題,什麼「公司票」、「個人票」、「董事票」,即使修改,對政局影響也微乎其微。各位朋友也可以看一下澳門的特首選舉,用結果論看,澳門從來未有過一次有意義的行政長官選舉,每次都是未選已知結果,更談不上競爭。故此,香港立會議員們上深圳與京官會晤,即使放寬了「董事票」,之後建制發動商界扮反對,再無限擴大其效果,讓公眾誤信民主快要來臨,但只要看一下澳門,便會明白,所有「改革」都是多餘。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