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 Ray

公院醫生,熱愛以寫作筆錄身邊與社會的一切,為未來留下回憶。著作包括:《Dr. Ray On Call 中--急症室迎送生涯》。

終於有機會跟隨 Dr Bhadran(巴登醫生),見識一下印度私立醫院的手術了。雖說是私立醫院,但手術室的裝修和設備,卻與女王醫院十多年前的舊手術室不相伯仲。

(可參考1998年《妙手仁心》,當年女王醫院手術室搬遷,舊手術室讓給劇集拍攝後改建成辦公室。)

在那只擠得三個人的更衣室內,一般的個人裝備,如藍色的手術服、帽和口罩,都是和香港一樣的。好了,還欠甚麼呢?就是鞋子。我問大家:「手術室的醫護人員是穿甚麼鞋子的呢?」

「水靴!」不錯。
「Crocs!」也對。
在印度,他們也是穿拖鞋的,不不,不是和香港一樣的Crocs,而是——

『人、字、拖!』

天呀!要是中途不小心掉了一把手術刀,那腳掌豈不是毫無保護?朋友,我還未說到重點,他們的穿人字拖是——

『赤、腳、的!』

不要說手術刀了!那些血膿屎尿甚麼迷之液體都可以和你的腳有肌膚之親啊!雖然「赤腳醫生」是一個美譽,但為免不愉快事件發生,小弟是連襪子穿人字拖的。

雖然喀拉拉邦算是一個比較富裕的省份,但停電還是時有發生的。醫院當然有後備發電機,卻只限供應給重要儀器。某次手術中途發生停電,現場只有手術燈、麻醉機和電刀還能運作。冷氣停掉了,手術室內十分悶熱。這時,有護士挪來幾把風扇,接上後備電源,圍著手術檯來吹。

一般讀者可能會覺得這是人之常情,但我相信各位行內人已經在拍檯大罵了。因為手術檯是一個無菌的佈置,病人的肚子在最乾淨的情況下打開,要是把風扇全都向手術檯吹,空氣和塵埃中的細菌就吹進病人肚子內喇!

無論在香港還是印度,手術時只有儀器的嘟嘟聲,其實十分沉悶。沉默寡言的醫生固然有,但大部分都是喜歡閒話家常的。幸好我的同學在跟從麻醉科,香港人和印度人可以各自用家鄉話聊天,實在不亦樂乎。

電視劇集一直都沒有描繪到手術室真實的一面:第一,多數手術都是燈火通明地進行的;第二,就是手術期間會播音樂。我在香港的手術室聽過張學友、莫扎特和Fiona Fung,而在印度手術室播的,全部都是傳統的民族歌曲,即是眼鏡蛇聽到也會起舞那種。至於《打死不離三兄弟》那些勁歌熱舞,也許不適合老一輩的巴登醫生吧?

「Ouch sorry!」巴登醫生太興奮了,想把一塊染血的紗布扔進垃圾桶時,不慎拋到地上。換了是香港,流動護士會敏捷地用鉗把血紗布夾起,放到「叉燒架」上點算。

而在印度,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這時候,在手術檯上協助醫生的刷手護士,甩開了其中一隻人字拖,敏捷地用腳趾把地上的染血紗布夾起,再施施然放入垃圾桶內。

此情此景使我目瞪口呆,同時也令我恍然大悟:「難怪要赤腳啦!」

—————
圖:壞掉了一半的手術燈,在印度竟然仍可以繼續使用,只是苦了要不斷調較方向的護士。

Share On
Dislike
1
Dr Ray     印度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