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愈來愈多人接受一套兩性觀念:先天形成男人女人的「性」(sex),跟後天所認同的「性別 / 角色」(gender),應該分開了解。不過,暫且撇開我們應「比較」強調先天的性,還是後天的認同;這裡只希望點出一些兩性討論的近代歷史背景。

 

一位備受爭議的人物名叫奧托.魏寧格(Otto Weininger),他曾説過以下這句令人詫異的説話:

 

陽具,是導致女人無法絕對、徹底獲得自由的關鍵。女性是不自由的,她們終究得受制於生理需求,渴望被一個男人或甚至所有男人強暴。

 

當你看到這句看來極端侮辱女性的説話,正感到無比憤怒時,非常諷刺地,他那本内容混雜,甚至觀念矛盾的著作《性與性格》(Sex and Character),卻帶出了一些「後來」重要的「女性主義」觀點。

 

魏寧格作為猶太人,但卻抱持反猶太與反女性的思想,他認為世界二分為善與惡,善是有精神、道德與理智的,惡則是性欲和肉體,而代表惡的就是女性和猶太人。

 

然而奇怪的是,魏寧格又有一種二十世紀初前衛的觀念,他認為人人都是中性的,只是傾向不同,有人傾向女性化較多,有人傾向男性化較多,所謂男女之分不過如此。所以生理上的構成,不必將社會性別角色界定在生物學範圍,而我們其實試圖在性別之中,發現自我。(但他主張最後消除女性特質)

 

看到這裡很震驚吧?這位反女性的思想家,竟然與後來法國女權運動者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在《第二性》(Le Deuxième Sexe) 中強調:女人是形成的,卻不是生成的。這個觀念不謀而合。

 

而美國文化哲學家茱蒂絲.巴特勒(Judith Butler)在女性主義經典著作《性別風波》(Gender Trouble)進一步提出,不但止生物構成的「性」,甚至男女的概念通通都可以打破,她認為世界不存在本質上的男女,只不過是我們語言、文化建構出來「詮釋」。

 

當然,現在的兩性討論逐漸沒那麼兩極化了,僅僅糾纏在「解構主義」了解兩性關係顯得過時。在往後更多的討論以前,何不聽聽 gooclass 史提反就「性與性別」方面,關於心理學的分析?

 

史提反固然認為,性與性別要分開了解,他同時亦覺得社會文化加諸男女的角色定型非常強烈,甚至在同性戀的問題上,他也偏向認為同性戀的出現,後天決定至為關鍵:

圖片來源:http://lizadonnelly.com/

Share On
Dislike
0
同性戀     性別     演化心理     兩性關係          科普基石     gooclass     史提反     男人女人     女性主義     平權     生物學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