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國淦醫生

香港大學家庭醫學榮譽助理教授,愛好寫作,熱衷教學。不甘心只做醫學美容,要走進社區,看盡人生百態!

人與人之間的維繫,很在乎溝通與關懷。我們與父母、朋輩、愛侶間,若彼此沒有溝通,或沒有留心對方的說話,關係便難以持續,我們便無法瞭解對方所思所想,變得越來越陌生和疏離。

醫生和病人的關係亦一樣,如果醫生沒有足夠的問診,只對病人的所述照單全收,我們對他所患的病並不夠全面,診斷便可能有誤;若病人對自己的病況有所隱瞞,或者所說的不著邊際,醫生亦很難作出適當的診斷。即使醫生與病人在言語溝通上全無障礙,醫者仍然需要花時間觀察和聆聽身體所發出的悄悄話。

近日偶然在街上閒逛,看見一齣華語電影的英文名稱,叫murmur of the heart,感覺很特別,亦是觸發我寫這篇文章的原因。我們的身體,會怎樣和我們溝通呢?

西方醫學在身體檢查上,仔細分成四個範疇,包括睇、摸、敲、聽,即inspection, palpation, percussion, auscultation。在醫學院受訓的生涯之中,我覺得最難掌握的,就是聆聽分辨心臟不同的雜音(heart murmur)。心臟雜音就是當血液經過心臟某些位置(例如心瓣、小洞)時,形成的湍流被聽診器所偵測到的聲音。每種心臟雜音的音域、長短、出現的時間都不同,要在千鈞一髮的一刻(假設一分鐘出現八十下心跳,這些雜音就是在0.75秒內出現)分別出一個甚至多個的雜音,真的不容易。更甚的是由於小弟一邊耳朵穿了耳膜,要去分別各種心臟雜音時實在非常吃力。如果要去偵測嬰兒和小童的心臟雜音,那就難上加難,因為兒童的心跳一分鐘出現120下,初生的嬰兒跳得更快,而且小孩不會像成人般合作,要分清每個雜音就更困難了。

心中的雜音大致分為兩類,一種是生理性的,常見於嬰幼兒,亦會出現在高動力性血液循環的問題(如甲狀腺亢奮或貧血)中,與心臟本身關係不大;另一種是病理性的,跟心瓣功能或心壁結構有關,後者需要由心臟科醫生定期跟進,確保心臟功能可維持某一水平。另一組分類方法是以雜音出現的時間為本,有收縮期雜音及舒張期雜音,並可再細分為初、中、後期及高、低音域。要把雜音聽得準確,很多時候需要病人配合,例如轉身、俯伏向前、閉氣等,病人和醫生都會感到吃力。檢查後如果發現有心瓣問題,便會再進行其他深入的檢驗,如心臟超聲波,倘若偵測到心臟功能開始衰弱,便可能需要以手術方式處理。

回想在醫學生年代,我們浩浩蕩蕩走進病房,四出尋找有心瓣問題的病人,希望聆聽心臟雜音多一點,因為這是考試必考的題目。但由於這些個案並不常見,往往在我們到達病房之前,已經被其他專科醫生、專科訓練生、實習醫生、高年級生早一步檢查過。很多時候病人由於已經太疲累,會拒絕醫科生的檢查。我們便要待病人休息過後才能檢查,又或者病人快要出院或轉院,便要運用良好的溝通技巧,苦苦哀求讓我們檢查一次。所以我會跟醫學生說,每個醫學表徵都可能在你的醫學生涯中出現一兩次,每個病人都是你的老師,你要好好珍惜每次的經驗,尊重他們,不要讓病人覺得自己只是教材,乃是血肉之軀,在檢查表徵的同時,必須同時了解他們的需要,關心他們的憂慮,你所得到的才會比你聽到的雜音更多。


圖片來源:
"Phonocardiograms from normal and abnormal heart sounds" by Madhero88 - Own workReferencenetter image. Licensed under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 http://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Phonocardiograms_from_normal_and_abnormal_heart_sounds.png#/media/File:Phonocardiograms_from_normal_and_abnormal_heart_sounds.png

Share On
Dislike
0
蔡國淦醫生     心臟     雜音     蔡國淦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