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少

我是安少,愛聽故事,講故事,寫故事。 大學時代曾寫過一陣子小說,但因種種原因,而放下了筆。當年缺的,就是恆心。 今日重新上路,希望可以一周一篇,覆蓋的題材是武俠、靈異和驚悚。

(1)

招才公告

今世道紛亂,一黨齷齪少年挾西洋鬼器,封鎖國道,斷水絕糧,陷萬民於水深火熱之中。要突破此圍,民眾必須自強,今誠邀四方英雄,護送油鹽米鐵,造福大眾。

賈禮賢謹啟

告示板的木料早就腐朽,但公告的紙卻新得發白。一個四五十歲的中年人讀得入神,就在告示板前站了半天。他長嘯一聲,一拳打在旁邊的樹上,嚇了四旁的街坊一跳。

這中年人姓鮫,本名不傳,大家都稱其為鮫叔。據其弟子說,鮫叔稱自己出身農家,但厭倦耕作,十三歲時入商行當學徒。鮫叔為人勤奮,做事精明,深得商行前輩信任,十八歲時已到處帶貨經商。期間向鏢師討教武功,一學入迷,後來商行的大宗買賣,都由鮫叔護送。三十歲時得遇當代高手林中老人,拜入門下,四年後武功大成,拳頭可發深陷土牆八寸之勁,連林中老人都不禁讚曰:「此子真奇才也!」

 

(2)

招才大會於賈禮賢的宅第舉行。鮫叔來到時不過中午,只見門前已站了百餘人,大部分是身帶兵刃的彪形大漢。他好不容易跨過大門,給一個管家模樣的老人家記了名字後,就由家丁帶他到偏廳坐下,奉上熱茶。那偏廳幾乎插針不入,大部分人都身帶兵刃。過了一柱香的時間,另一名家丁走進偏廳,朗聲道:「諸位壯士,讓大家久候了,我家老爺託小人發話,今天的招才大會,不論諸位獲選與否,都可得一兩銀。我家亦設宴款待各位。」眾人一陣哄動,均讚賈禮賢出手闊綽,鮫叔見狀,亦對賈禮賢心生好感。

再過半柱香,那家丁便領鮫叔到大廳去,那大廳本來的桌椅已清掉,騰出中間的地方,站了十餘個護院模樣的漢子,上方的太師椅坐著一個滿頭白髮、身穿華服的男人,就是賈禮賢了。

鮫叔自報家門後,賈禮賢身旁一名護院就走到大廳中央,向鮫叔一抱拳,派出架式,伸出右手,一副試招的模樣。

眾人見鮫叔伸出左手,與護院右手一觸,「蓬!」,護院跌出七八步,一屁股坐在地上,臉如白紙。

賈禮賢道:「大俠好功夫,各位有誰還想試手?」說到這裡,則眼望身後的護院。護院們都低下頭來,不敢賈禮賢對視了。

鮫叔向四方抱拳道:「如各位怕一對一的話,不妨三位一起來。」護院們一陣哄動,幾句咒罵之聲後,果然走了三人出來。

果然是徒添了三個沙包。

(3)

要知道鮫叔何故加入賈禮賢,就得先談一下鮫叔二十二年前拜入林中老人的經過。

林中老人武功之高,幾乎已達荒誕之境,而且早就隱局山林,故有「林中老人」之稱。當年鮫叔入林尋了良久,才找到林中老人的住處,求了數月,才得見林中老人。

鮫叔曾跟幾名鏢師學過武功,帶藝投師,加上三十之齡,林中老人以為他成就有限,本來只想指點一二,傳他幾招防身之術,就將他打發。

豈知不過一個月,鮫叔就練熟了林中老人教的入門拳法;林中老人於是將其他拳法、輕功、器械、暗器,一一傾囊相授。鮫叔又學得快,不過四年,已盡得林中老人真傳;他跟林中老人的幾名入室弟子散手切磋,皆取勝。

或許各位會覺奇怪,鮫叔學武四年,莫非是將商行生意置諸不理?非也,鮫叔入林學藝之前,已將商行的鑰匙傳予其妻鮫嫂。鮫嫂遇有不明之處,就寫信詢問鮫叔。鮫叔練武之餘,亦會回信,指點妻子營商之道。鮫嫂的才智本就不錯,又得夫君指點,生意越做越順;後來的書信是一月一封,或數月一封,都是交代家中瑣事而已。

鮫叔武藝大成後,回到縣城,見商行生意越做越好,就推卻了妻子交回鑰匙之意願,自己當個掛名當家算了。他終日在家練武,武功日精,自然生出了開館授徒的念頭。於是向商行借了銀子,在縣城買了塊小空地,築了拳館,就開始招生了。

可惜,當時世道平安,學武之人不多。拳館開了四年,弟子不多於二十人,而且大多愚笨,資質欠佳,鮫叔教了幾個,已興味索然,兼且生意不多,於是將拳館關了。他之後不是在家練武,就是在外閒遊,結交朋友。鮫叔其實活得不錯,可是多年來心中卻有一刺未除:絕世武功未得傳人。

Share On
Dislike
0
安少     鮫叔小傳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