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my

創作人,曾從事遊戲機市場營銷,遊戲「孖寶兄弟」命名人,也曾經營影視會連鎖店及光碟發行。現經營動畫製作公司,擔任編劇及監制。

監獄內主要分兩種人,一種是工作的懲教署職員或其他官方人員,之前一篇〈監房阿Sir〉已詳細說過,本篇說的正是監獄內另一種人,囚犯!

 

監獄是專為囚禁囚犯而設,被判入監獄的人,在俗世眼中是犯法的罪人,當一個人被人知道坐過監,多以奇怪眼光視之,但究其源,囚犯都只不過是一個人,甚至是非常普通的人,只不過是有意或甚無意觸犯法律被判入獄而已。

 

在獄人士有各種稱呼,犯人、囚犯、囚徒是最普通的稱呼,文明一點的就叫『更新人士』,還有很多稱呼已不多用,如『墮冷』(潮州話)、『Dee Dee』、『大學生』…囚犯對囚犯的稱呼統稱『師兄』,以前的就叫『老同』,但『老同』一詞跟吸毒人士相同,便被『師兄』代替。而監獄職員就統稱為犯人為『犯』。在監房阿Sir眼中,『犯』只是他們管理的流動貨物。

 

當你不幸被判入獄,在法庭的羈押室內的人已經算是犯人,但當時被羈留人士全部應該心如撞鹿,沒甚會注意身邊的人。直到你進入荔枝角換上犯衣,無論你是『拋』或已被『拍』,你見到同是犯人的感覺,必定是害怕的。因為所有人都換上囚衣時,你已不能從衣著上去判別這人的大概身份,又加上你對囚犯也有先天性的歧視。所以你會感到同囚的人士眼光特別怪異,尤其是望著自己,總覺得會對自己不利。不過,你的感覺,同樣是別的囚犯的感覺,所以其實都只是自己嚇自己。比你早入獄的人只是稍為習慣獄牢生活已不大恐懼,但他們對你同樣感覺陌生。同囚的犯人,與你都是一樣的心情一樣的感覺,大部份都不會對你不利,只不過大家在特殊狀態,全部都保護著自己,你才感覺到同犯人有恐懼感覺,只要稍為熟悉恐懼的感覺就會漸消。

 

在香港坐監的人,除了是重犯,如殺人放火強姦大毒販要獨立囚禁,你不會接觸到外。在集體囚禁的監獄內,多是觸犯輕微罪案的人,亦大部份是社會上較低層的人士,所以行為習慣言行舉止都非常草根。我所說的上述人士是香港的永久居民,在監房內佔大多數,俗稱為『貴枝』。其餘的有非香港居民的中國籍人士,無論是非法入境者還是留港期間被判入獄,而出獄後要遣返原地的,統稱『 I .I.』,『 I .I.』來自內地各省市,多是較窮困的遠地,所說的方言各方各樣,較多的是廣西、潮洲等地。而非中國籍的犯人,無論是香港永久居民還是要遣返原地的,一律統稱『O.N.』,『O.N.』大部份是南亞裔,巴基斯坦佔大多數,其餘的有尼泊爾、印尼,亦有部份來自非洲裔的黑人,亦偶有歐西藉人士。『貴枝』、『 I .I.』和『O.N.』大概就是監房內的三大派系。

 

『貴枝』中又細分四堆人士,記得數篇前講述當你進入荔枝角時會有保安職員問你可有黑社會背景,但現在的監房已不多用黑社會社團(俗稱單位)管理,即把相同黑社會社團的人集中一起,不過有小數監房仍行舊制。香港社團山頭林立,但在監房內懲教署只分為三個單位。第一個叫『和記』,即所有『和』字頭的社團人士;第二個叫『14』,即所有14K不同瓣數的社團人士;而第三個則叫『老潮』,大概指『新義安』和『褔義興』、『老聯』、『老東』等其他較細小社團人士。

 

如你有單位背景不妨向職員直說,當你進入舊制監房時,保安職員會編排你到所屬單位,而在單位內也如外面的黑社會有階層的管理,有單位領導人、執事、師爺等崗位。但所謂單位,在監房都不外是同一飯堂坐在一起,到分配囚室床位時,也就各散東西吧了。監房內的黑社會單位,其實只是一群互相照顧,同聲同氣的人士,並不會如外邊的社團般能也文也武。

 

如你在一個沒有區分單位的監獄,則你面對的犯人就如前述的『貴枝』、『I.I.』和『O.N.』,當中『貴枝』同時香港人,在同聲同氣下會稍為友善,有問題要找人詢問幫助,一般都會互相照應。反而『I.I.』和『O.N.』因人種、地源、生活習慣不同及宗教等關系,會對『貴枝』有點對立關系。而『O.N.』說的方言更是『貴枝』和『I.I.』難明,更加自成一角。『O.N.』的犯人因很多會接觸該屬的國家領使,領使職員會教授他們應有的權利,所以懲教署職員會害怕被投訴下,對他們稍為投鼠忌器。反而『I.I.』多是比『貴枝』更低下,知識水平更差下,會被職員及其他犯人歧視。

 

現代的監獄已經不會再有如『監獄風雲』般的惡人出現,在懲教署的管理下不會再出現『大傻』、『大咪』、『潮洲佬』等惡人角色,反而因生活習慣個人喜好下會發生小爭執,再嚴重點的只是肢體沖突,但一定會被職員快速阻止,打大交的大場面更是少之又少。但『監獄風雲』內一句對白『忍一時風平浪靜、進一步海闊天空』仍是適用,對同囚『師兄』有磨擦就稍作忍讓,如果跟所有人產生對立態度,就會被孤立,坐監最難受的就是孤獨!

 

坐監最大的恐懼來自陌生,大部份的陌生來自對監獄內龍蛇混雜的犯人的恐懼,當你熟悉身邊同囚犯人後,你的恐懼感覺已消失,孤獨感也大減。

 

總的說,囚犯其實是普通人,被囚的人同樣感到徬惶、孤獨、茫然…當你跟同囚人士混熟後,所有之前感到對方是大奸大惡的感覺會漸消,最後可能成為傾談的同室獄友。坐監的人士來自各方各界,各有不同遭遇不同故事,不妨多作交流,對日後人生也許稍有幫助!

 

囚犯的總類在這篇詳述後,下一次會詳述囚犯的類型。

 

其餘連載:

【01.坐監並不可怕】

 

【02.第一庭前的忐忑】

 

【03.法律團隊構成與聘用須知】

 

【04.上庭】

 

【05.入冊】

 

【06.荔枝角收押所】

 

【07.拋與拍】

 

【08.過界】

 

【09.監房阿Sir】

 

【10.監房一日的流程(上午)】

 

【11.監房一日的流程(下午至晚上)】

其他專題新聞:

01.坐監並不可怕|Tommy|謎米博客 01.坐監並不可怕|Tommy|謎米博客
02.第一庭前的忐忑|Tommy|謎米博客 02.第一庭前的忐忑|Tommy|謎米博客
03.法律團隊構成與聘用須知|Tommy|謎米博客 03.法律團隊構成與聘用須知|Tommy|謎米博客
04.上庭|Tommy|謎米博客 04.上庭|Tommy|謎米博客
05.入冊|Tommy|謎米博客 05.入冊|Tommy|謎米博客
06.荔枝角收押所|Tommy|謎米博客 06.荔枝角收押所|Tommy|謎米博客
07.拋與拍|Tommy|謎米博客 07.拋與拍|Tommy|謎米博客
08.過界|Tommy|謎米博客 08.過界|Tommy|謎米博客
09.監房阿Sir|Tommy|謎米博客 09.監房阿Sir|Tommy|謎米博客
10.監房一日的流程(上午)|Tommy|謎米博客 10.監房一日的流程(上午)|Tommy|謎米博客
11.監房一日的流程(下午至晚上)|Tommy|謎米小說 11.監房一日的流程(下午至晚上)|Tommy|謎米小說
13.囚犯〈中〉|Tommy|謎米小說 13.囚犯〈中〉|Tommy|謎米小說
14.囚犯〈下〉|Tommy|謎米小說 14.囚犯〈下〉|Tommy|謎米小說
15.監房「衣食住行」篇—(衣)|Tommy|謎米小說 15.監房「衣食住行」篇—(衣)|Tommy|謎米小說
16.監房「衣食住行」篇—(住)|Tommy|謎米小說 16.監房「衣食住行」篇—(住)|Tommy|謎米小說
17.監房「衣食住行」篇—(行)|Tommy|謎米小說 17.監房「衣食住行」篇—(行)|Tommy|謎米小說
18.監房「衣食住行」篇之食〈一〉|Tommy|謎米小說 18.監房「衣食住行」篇之食〈一〉|Tommy|謎米小說
19.監房「衣食住行」篇之食〈二〉|Tommy|謎米小說 19.監房「衣食住行」篇之食〈二〉|Tommy|謎米小說
20.監房「衣食住行」篇之食〈三〉|Tommy|謎米小說 20.監房「衣食住行」篇之食〈三〉|Tommy|謎米小說
21.監房「衣食住行」篇之食〈四〉|Tommy|謎米小說 21.監房「衣食住行」篇之食〈四〉|Tommy|謎米小說
22.監房「衣食住行」篇之食〈五〉|Tommy|謎米小說 22.監房「衣食住行」篇之食〈五〉|Tommy|謎米小說
23.福利篇之福利官|Tommy 23.福利篇之福利官|Tommy
24.褔利篇之「貨幣」(一)|Tommy 24.褔利篇之「貨幣」(一)|Tommy
25.褔利篇之「貨幣」(二)|Tommy 25.褔利篇之「貨幣」(二)|Tommy
26.褔利篇之「信」(一)|Tommy 26.褔利篇之「信」(一)|Tommy
27.褔利篇之「信」(二)|Tommy 27.褔利篇之「信」(二)|Tommy
28.褔利篇之「拜山」(一)|Tommy 28.褔利篇之「拜山」(一)|Tommy
29.褔利篇之「拜山」(二)|Tommy 29.褔利篇之「拜山」(二)|Tommy
30.褔利篇之「拜山」(三)|Tommy 30.褔利篇之「拜山」(三)|Tommy
31.無福利及懲罰(一)|Tommy 31.無福利及懲罰(一)|Tommy
32.無福利及懲罰(二)|Tommy 32.無福利及懲罰(二)|Tommy
33.無福利及懲罰(三)|Tommy 33.無福利及懲罰(三)|Tommy
34.無福利及懲罰(四)|Tommy 34.無福利及懲罰(四)|Tommy
35.出冊(一)|Tommy 35.出冊(一)|Tommy
36.出冊(二)|Tommy 36.出冊(二)|Tommy
37.出冊(三)|Tommy 37.出冊(三)|Tommy
38.出冊(四)|Tommy 38.出冊(四)|Tommy
Share On
Dislike
0
Tommy     監獄透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