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 Chan

於香港土生土長,籍貫廣東番禺,港大文學院畢業,先後在《武剛車紀》、《游絲腕錶雜誌》、《JET》工作,亦曾任《號外》副主編及《ELLE MEN》主編。現任《THE GOOD LIFE》香港及中國版主編。

精選提要
於香港土生土長,籍貫廣東番禺,港大文學院畢業,先後在《武剛車紀》、《游絲腕錶雜誌》、《JET》工作,亦曾任《號外》副主編及《ELLE MEN》主編。現任《THE GOOD LIFE》香港及中國版主編。
精選提要
於香港土生土長,籍貫廣東番禺,港大文學院畢業,先後在《武剛車紀》、《游絲腕錶雜誌》、《JET》工作,亦曾任《號外》副主編及《ELLE MEN》主編。現任《THE GOOD LIFE》香港及中國版主編。

2015年,Google發起Google Lunar Xprize,以高達3,000萬美元的獎金鼓勵受私人贊助的參賽隊伍以低成本方式登陸月球。其得勝隊伍的獲獎條件是,必須於2016年終結之前成功以機械人登陸月球,並在月球表面行走最少500米,然後將拍攝得來的高清片段傳送回地球與人類分享。

繼1969年之后,人類的夢想再一次變得前所未有的大。

冒家險Bertrand Piccard的祖父Auguste Piccard曾經坐上自製的熱氣球抵達地球的平流層,父親Jacques Piccard則利用自己發明的潛水艇潛進地球上最深的海溝,如今他則駕駛著太陽能飛機Solar Impulse 2號進行歷史性的全球旅程。他剛於在3月9日從阿布扎比起飛,截稿時已經飛越亞洲大陸來到中國的重慶,其後將飛抵南京,繼而再進行5天5夜的不間斷飛行橫渡太平洋並抵達美國。

從天空回陸地。西班牙企業家兼Formula E總裁Alejandro Agag在去年9月成功讓20輛電動方程式賽車啟航,於是我們少年時代看的日本動畫《高智能方程式》終於成為現實。雖然賽事目前為單一規格(One-made),所採用的電動賽車卻是多家高科技公司合作的成果,它們包括研制鋁合金及碳纖維車架的意大利公司Dallara、提供蓄電池及動力系統的英國公司McLaren和Williams,以及將所有系統和部件整合成車的賽事技術夥伴──法國的Renault。

電動車已經不是新鮮事,Tesla的創辦人Elon Musk的私人航天公司Space X已經成功發射了可回收的火箭,並且多次為美國太空總署(NASA)運載貨物到國際太空站。他的另一項偉大構想Hyperloop,則利用電磁懸浮原理在真空管道中推動載客列車前進,如果研發成功,從洛杉磯到三藩市的旅程將被縮短至35分鐘。世界上多間大型車廠都投入了無人駕駛電動車的研究,不過最有遠景的一家並不是車廠,而是Google。它剛於去年12月發表了一台完全能夠自動行駛的測試車Monday,實際路道測試現正緊密進行中。公司創辦人之一的Sergey Brin預期,街道量產型將會於2017年推出並給予公眾使用。為什麼這故事情節聽起來那麼像我們作者林祥焜和陳守樸筆下的好漫畫《Seer》?確實,最初我們一起構思的故事主人翁Darren Murphy,就是把Elon Musk、Larry Page(Google的另一名創辦人)、Richard Branson(維珍航空創辦人)結合一般的極具現實感的人物。

畢竟2015年不同於1969年。當先進的歐美政府都債務纏身,我們反而相信私人企業和一般人更加有所作為,是以世界各地都彌漫著一股強大的創業(Start-up)風潮。有趣的是,這些創業公司不再只是扎根於美國矽谷,它們的身份和背景可是大相徑庭:小米和京東讓全世界人認識北京的中關村,阿里巴巴讓杭州成為極客們的朝聖地;離開我們熟悉的中國,原來還有白俄羅斯的明斯克(網絡電話應用程式Viber在這裡誕生,公司去年被日本樂天以900萬美元收購)、愛爾蘭的都柏林(全世界最重要的網絡公司包括Google、Facebook、Twitter、LinkedIn的歐洲總部都設在這裡)、希臘的雅典(高科技公司的出口額已達到10億歐元)、智利的聖地牙哥(五年內創建擠身全球十大的創業加速器,其項目成功融資近9500萬美元。),當然,還有以色列的特拉維夫(城市人口40萬卻擁有1200家高科技公司,創業環境世界排名第二,僅次於矽谷。)。

再一直舉例子必然教我們身處的香港感到慚愧。傾斜的產業、天價的租金、擠迫的居住環境,加上嚴重的社會矛盾,和日漸被削弱的城市競爭力,香港的發展模式彷佛與全球的市場環境和趨勢走相反的道路。儘管這裡曾經孕育了像匯豐銀行和國泰航空這樣舉世知名的企業,她必然擁有與別不同的巨大優勢,可惜這種優勢似乎正在慢慢消弭當中。既然香港侷促的環境確實令人感覺鬱悶,我們就更加不應該讓夢想被拘囿於這裡,是以本土事件從來都不是《The Good Life》所關心的重點,而極具份量的來自全球各地的近300頁內容正是我們廣闊視野的最佳證明。

除了固定的欄目之外,本期還特別增設了一個26頁的關注全球航空業趨勢的「The Good Flights」專輯,以及21頁的聚焦於日內瓦高級鐘錶沙龍的「The Good Time」特輯。香港將會繼續是我們的基地。至於中轉站和目的地,則要由你自己來翻開下一頁親自發掘。

圖:dingopup @ Flickr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