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提要
黄增健。寫作人。支持真普選。長期病患者。(2014年換了腎。) 樂觀主動,唔信唔得!
精選提要
黄增健。寫作人。支持真普選。長期病患者。(2014年換了腎。) 樂觀主動,唔信唔得!

本文是《佔領回顧之醫院見聞》的最後一篇。

早前我一直講述在佔領運動(下稱「佔領」)期間,醫院內所發生的事,包括護士的討論,病人的態度,還有醫院的應變措施等。可見佔領對香港所造成的影響。

除了醫院外,其他醫療機構又如何?

因此,在這一篇文章裡,我訪問了在公立診所工作的員工,由他講述在診所的所見所聞。

(由於保護受訪者,所有姓名絕不公開。)

健: 黃增健
嘉: 嘉賓
健: 「你在公立診所工作了多久?」
嘉:「兩年。」
健:「在佔中期間,有沒有聽見診所員工,對佔領的意見呢?」
嘉: 「當然有!其實不只護士。診所內,上至高級醫生,下至清潔員工,都在討論佔領。從第一天開始,已不斷有聲音出現。
據我聽聞,醫生的討論相對比較少。由於我接觸的醫生不多,他們通常在休息時,才稍作討論。他們是較理性的,大部份都贊成佔領。雖然坊間說,佔領對中產人士影響很大,但在我們診所,越基層的員工,反對聲音就越大。反而職位越高,例如資深醫生,資深護士,他們是支持佔領的。
例如,有一名清潔員工,她從運動一開始,就罵"嗰班死仔,有書唔讀。阿爸阿媽養佢咁耐,竟然走去瞓街。"而當警方掟催淚彈後,她又說" 嘩!真係暴動喎!班死仔真係搞亂香港!"」
健:「她幾多歲?」
嘉:「接近六十歲。」
健:「有人向她解釋嗎?」
嘉:「有呀!有些護士看不過眼,主動向她解釋。但不論解釋多少次,她總認為我們在搞事。她覺得,本來生活得很安樂,很和平,但我們卻搞了一場運動出來,令香港大亂。
例如,當時有部份巴士站暫停落客,要她多走一段路,才能返工。她感到影響了她的生活。護士對她說"你成日返工返咁耐,根本無時間做運動,呢家當做運動囉!"
她又經常叫罵"你哋搞運動,點解要搞到其他人。''
曾經有一段時間,我們各執一詞。我覺得我們所做的,是為了下一代。她則稱呼我們是"搞屎棍"。她不明白,十多天的不便,會帶來不同層面的幫助,對將來會有好影響。
在運動開始之初,她的心態是"睇你哋搞得幾耐。''但幾十天後,她說"搞完未呀?日日都要早起,又要改路,好煩呀!"直到現在,仍然繼續罵。」
健:「現在也有?」
嘉:「間中會的。另外,支持佔領的員工,大都會在證件上表達立場。例如我就在證件套裡,放了黃絲帶。有些護士鉤上雨傘襟章,甚至戴上雨傘頸鏈。她看到,就會說"都完咗咁耐喇,你放條黃絲帶起度做咩?" 起初我會反駁"依家頂親你隻眼咩!?"現在就不再理她了。」
健:「你們現在的關係如何?」
嘉:「關係不算差。只不過她的思想,還停留在"為何要搞亂香港"。」
健:「她完全不知道831?不知道有罷課?」
嘉:「她知道有罷課,但她視為學生擴課的藉口。」
健:「醫療助理呢?」
嘉:「她們只有一兩個是清醒的,其餘都不知什麼是真普選。依然覺得"有得選,為何不選?我們有投票權。"已被政府矇騙了,不知道何為"真"。
我曾試過在Tea Time,語重心長地解釋何為"真普選"。有些員工比較清醒,很快便明白了,"吓!?咁即是無得揀喇!"她們的態度也漸漸改變了。」
健:「她們似乎比較開明?」
嘉:「可能她們比較年輕,大約三、四十歲。她們知道我有去佔領區,都叫我要特別小心,不要衝得太前。
有一名已為人母的,她的兒子都有去佔領區。她雖然很擔心,但都支持整場運動。因為她覺得,自從回歸以來,香港差了很多; 
另一個較年輕的,起初不喜歡佔領,因她覺得運動被人騎劫,有人想藉此推翻政府。當時,有人在運動中搞BBQ,像嘉年華一樣,令她覺得運動不認真,純粹出街玩。但她後來都支持佔領,只覺得運動拖得太久。」
健:「之後呢?」
嘉:「說來奇怪!後來有藍絲帶在掟雜物,又有黑社會''踩場"。她們才驚覺,我們佔領多天,都可以控制自己,沒有發生衝突。那時才明白,我們是用和平手段去抗爭,不是為了上街搞事。只有那名清潔員工執迷不悟,說"你哋自己落去搞事,就算有雜物掟死你哋,都理所當然喇!如果你哋不去搞事,人哋就唔會掟野喇!"」
健:「護士方面呢?」
嘉:「護士大部份都支持。例如有一名資深護士,她非常支持佔領。她本身經常留意新聞,不時與我談論政治。她非常討厭政府,認為它沒有顧及基層苦況,而且愈做愈差。她已五十多歲,仍非常''熱血",每晚去金鐘支持佔領。

另外,護士長有兩個仔女,他們曾中過催淚彈,但仍堅持每晚去佔領區。她當然非常心痛,但亦知道"政府逼到年青人要出嚟喇!"這是一場必要的抗爭。

她看到一班食古不化的中產(人士),仍然堅持有食有住就夠。沒有進一步思考,社會不公平,資源被剝奪,會令下一代好辛苦。她非常關心青年,知道我有落區,都叮囑我要特別小心。

她說,警察現在只會幫中央做事,即使你不亂走,不衝擊,他們都會視你為敵人。」
健:「她們相當了解社會。」
嘉:「有一名兼職護士,極度反對佔領。她經常說"阻住晒,搞到啲阿爸阿媽,都唔知點同仔女解釋。''她怕仔女誤信某些團體,會去做壞事。」
健:「她的仔女幾多歲?」
嘉:「十二、三歲,所以怕 他們盲目參與活動,影響學業。又怕罷課時,仔女多了時間在家,自己要返工,看管不了。而且她覺得,現在香港政府很好,只是物價升了"少少",很正常。為何要搞事!?」
健:「她認為正常?」
嘉:「對!"全世界都有通漲架喇!"但她沒有想過是政策問題。」
健:「她怎樣看基層?」
嘉:「她覺得窮人無錢炒樓,當然會窮,除非儲錢買股票。」
健:「她完全活在中產世界。」
嘉:「還有點歧視基層。」
健:「她為何做護士?護士不是要服侍人嗎?」
嘉:「所以她工作態度最差!
健:「有沒有聽見奇怪的想法?」
嘉:「有同事問我,示威是否有人工?如果有,她會一齊去。我說沒有人工,她反而笑我蠢。她說,示威是有''公價''的,''喊口號三百'',''打人五百''。我說不是我們,是藍絲帶。她繼續強詞,"正反"都有錢收的,否則不會有人出來。」
健:「我也聽過不少人這樣說。更有人說長毛示威,是有額外收費。我每次去遊行都無人工,還要付出體力。為何他們有這種想法?」
嘉:「可能藍絲帶(人士)有錢收,她們聯想到,我們也有錢收。而且她們覺得,世上所有人都向錢看。不相信有人,願意白白為社會服務。」
健:「亦可能是建制派製造的謠言。」
嘉:「對!」

(完)

後記

自從佔領運動(或稱「雨傘運動」)開始至今,政府連同建制派一直以「搞亂香港」,「阻礙工作」,「收人錢」等藉口來抹黑參與者,卻沒有去正視訴求。

透過各大傳媒,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洗腦宣傳,無知市民漸被迷惑。快將面臨翻天覆地的大轉變,仍不自知。

昨日(26/3/2015)梁振英在「答問大會」上,竟把「北韓,緬甸,中央」都列為擁有「真普選」的地方,可笑之餘,實在恐怖!

試想,如果香港的政制與北韓同等,我們將會過怎樣的生活?

說不定,現在所有的社會問題,將會日趨嚴重,而且言論自由,新聞自言,出版自由,人權等,都會被收緊至零,把香港緊緊握死!

「雨傘運動」只是故事的序言,現在才是故事的開始......

圖:蘋果日記 @ Flickr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