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美貿易戰和清朝債券的問題,上篇文章從歷史學的角度解釋此不是不平等條約,而是中國為發展鐵路向西方銀行要求的平等借款。欠債還錢乃天經地義之事,問題是由誰還呢?

 

最近美國有人提出,該債連本帶利已超過一萬億美元的等值,可與中國擁有的美國公債互不抵消,互不抵債,此文將會探討其在法律上的可行性。有台灣媒體指,習近平稱應該向中華民國追債。此涉及兩個政治和歷史的問題。

 

其一,若中華人民共和國是繼承孫中山建立的中華民國,便包括中國聲稱的繼承了「十一段線」,1953年,中共政府將十一段斷續線去掉北部灣、東京灣兩段,正式將其聲稱自古以來屬於中國的兩段線割讓給越南,成為今天大家耳熟能詳的「九段線」。領土和債同屬主權的東西,若中國承認此事,便不可只繼承對自己有利,卻放棄對自己不利的東西。因此中國不能不認債,否則先例一開,類近的案件在國際法庭上皆有可能被判為敗訴。

 

其次,有人指今天應向蔡英文追討,而非習近平,此牽涉另一問題。1971年10月25日,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中華民國的地位,同時,阿爾巴尼亞科案以四票之微,把中華民國逐出聯合國。此後,中國都是基於「一中政策」與其他國家建交。若向蔡英文追討,便等同中華人民共和國承認中華民國在台灣存在的政治現狀。這代表「兩個中國」,即「華獨」(中華民國獨立於中國人民共和國),也就是李登輝的「一邊一國論」,亦代表中華民國可在台灣恢復行駛在國際法上的權利。因此,向蔡英文追討便會出現以上政治後果。

此外,據大陸的《搜狐新聞》報導,亞拉巴馬州在1980年代已判定美國債券持有人是輸家。我查看歷史原文後發現,事實並非如此。當年美國的債券持有人向中國追討並告上當地的地方法院,一審結果判贏,二審時卻出現問題。根據普通法的制度,中國代表因缺席一審聆訊,結果被判輸。二審時,中國派代表提出美國在1976年通過的「外交豁免權」,該指法院必須得到外國的同意,否則無權審理涉及外國主權問題的案件。最後,美國的地方法院撤回此案,並非打輸。因此,報導稱法庭判定美國輸並非事實,故中國債券的法律地位仍然未定。再者,美國或可提上海牙法庭或仲裁庭的國際法庭處理,債券持有人亦可由地方法院提上聯邦法院。但根據美國的法律程序,可能需要十年八載的時間。

 

然而,中國今天是繼承清朝而來這個說法能成立嗎?這涉及美國歷史學界中以羅友枝(Evelyn Rawski)、歐立德(Mark C. Elliott)等學者為首的「新清史學派」(New Qing History),著名史家何炳棣曾為此與羅友枝展開激烈的爭論。新清史學派認為清朝是屬侵略的皇朝或稱「征服王朝」,並不是傳統「華夏民族」。到晚清滅亡以前,滿八旗子弟仍有地位比漢人高的地位,清政權是不折不扣地奉行「滿洲本位」,他們認為在有清一代的兩百多年,漢人屬被殖民者。因此,1911年前,革命黨人便是高舉「驅除韃虜,恢復中華」。若按新清史的論述,那麼中國今天對新疆、西藏及蒙古的主權都是由滿洲人征服回來,尤其是新疆,新疆者,清代新建次疆土,它本屬清政權的殖民地,其與漢朝及中國漢人的地域皆是被殖民的地方而已。而根據聯合國的說法,殖民地是雖要解放的。簡言之,以上的政治因素是令中國大陸學術界對新清史感到憤怒,並引起政治人物對新清史論述進行打擊的原因。簡言之,若中國現政權是承清朝而來,那麼就應償還債務,若不,則不應有領土的繼承權。至於西方列強強搶中國的文物又是否可追回?則屬另一課題,當可另文再論。

 

那麼清朝債券又為何不能向蔡英文追討呢?由於日本在1945年無條件投降,沒有在法律上處理領土歸還,因此中華民國和日本政府於1952年在臺北賓館簽訂《中日和約》,全名為「中華民國與日本國間和平條約」,日文為「日本國と中華民國との間の平和條約」(簡稱「日華條約」),英文為“Treaty of Peace between the Republic of China and Japan”,聯合國登記號為第1858號。當中明確指出,當時中華民國已失去大陸的地方,因此是台澎金馬以及南海諸島和釣魚台等地向中華民國宣佈放棄他們侵略的領土。按國際法的解釋,南海,包括太平島、澎湖列島及台澎金馬、台灣,甚至釣魚台都是向中華民國台灣投降。若按此說法,是承認「兩個中國」的話,那台澎金馬的主權便是屬中華民國政府。若向蔡英文追討此債,即表示南海、台澎金馬,甚至是釣魚臺的申索權,皆屬今天的台北總統府,並非北京的中南海。

 

以上是此債券事件引起複雜政治問題的原因。我相信,特朗普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將中國的債券以及中國持有的美債對銷。但是,此事的提出已足以在政治層面上令北京感到頭痛。若真打上國際法庭並成為案例,中國人民共和國的主權將受到嚴重挑戰。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