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彭博》報導,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一班清朝債券的持有人會面,此不但是貿易戰的問題,更涉及歷史學的問題。在詳細閱讀《中國近代鐵路史資料》三冊後,我會從歷史學角度作出分析,解釋此事對中美貿易戰的重大影響。

筆者的碩士論文主要研究晚清洋務運動的企業關係,而晚清企業史的發展主要靠在外國的銀行進行大規模借貸融資,包括德華銀行、匯豐銀行、渣打銀行及花旗銀行等。在鐵路興建方面,包括最早期並且是最重要的京漢鐵路,以及1905年由張之洞修築的湖廣鐵路都是靠舉借外債而建成的。當未能還債時,外國人一般會用股份或實物作抵押。因此,該外債慢慢便有可能成為股權。由於當時晚清政府認為,外國人手上持有股權是危險的事情,因此希望將其收回。其於宣統三年(1911年5月20日),在北京與德華銀行、匯豐銀行、東方匯理銀行和美國資本家四間銀行簽訂一個債券,當中亦涉及美國資本家在美國開設的摩根公司(Morgan)。由於中國一向有主動向外國人借外債,因此,這不是一個不平等條約,而是一個商業行為。

 

借外債一般由地方政府以官辦企業或官督商辦的企業來擔保,如江南織造局、上海機器織布局、輪船招商局及平漢鐵路公司。但是,是次舉債以大清政府名義借款債卷600萬英鎊,合同期限為40年,年息五厘,名為「湖廣鐵路五厘利息遞還金英鎊借款」。這涉及歷史學的問題。由於此不是不平等條約,中國卻說不承認不平等條約。事實上,大部分歐美國家在南京政府穩定後,都主動放棄對中國的不平等條約。由於1900年的「八國聯軍」一役後,美國用部分錢成立庚子留學基金,著名物理學家楊振寧及史學大師何炳棣等中國讀書人皆是用此基金赴美留學。但此債券是用國家名義,若中國現今說是承繼清朝而來,在法律上便會繼承清朝的領土及主權,同時應包括清朝的債務。以愛爾蘭的南海公司為例,在國際法上,不可因政權的更替而否定前朝留下的東西。即使是幾百年前留下的債,都需要承繼。是次美國政府重提此事,將一定程度上使造中國陷修入尷尬的困境。

 

第一,說明美國動搖到中國所謂的「法統」。若中國不承認此債,便等同他不是繼承清朝。在法理上,清朝遺下的領土或其他事物都不可繼承,那麼香港和臺灣的回歸論述,新疆、西藏甚至南海諸島領土的合法性定必受到挑戰。因此,將來在國際法庭上,中國就這方面是輸家。當然,中國可堅決不上國際法庭應訊,但在理論上,他是可被動搖的。

 

第二,由於中華民國有承認清朝債並作出還款,直至抗日戰爭時期才停止。於1949年,冷戰導致沒有人催促還債。事實上,債務累積至今連本帶利已超過一萬億美元。一旦美國作出追討,國際法庭裁判若中方需還債,美國便可隨意扣押中方的資產和船隻作貿易的談判。如美方扣押中方是合乎法治的做法,相反,若中方扣押美方需要找相關的法例。可是,此有可能會令貿易戰升級到軍事或其他方面的戰爭。即使不是如此做法,美方亦可兌了中方的數目。由於中國持有一萬多億美元的美國債券,美國政府可代民間追討。即表示中國的欠債與美國欠中國的債可互相兌掉,而中國現有一萬多億的美債便會化為烏有。

 

當然,以上只是學理層次的分析,亦只是貿易戰談判籌碼中的一個手段。由於此涉及一百多年前的事情,若按市場利息決定,會令對方難以償還,因此會變為「零和博弈」。一般而言,會使用象徵性還款。若涉及國際和政治問題的戰爭債務,便不可互相追討。因此,這在國際法庭上是不被承認的不平等條約。但此是屬民間的事情,都是真金白銀的投資。因此,銀行的債務在國際法上是承認的,而不還債則會不合乎法治原則。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