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梓敬雖然白痴,但要反駁佢,應該係用一個標準去劃分,究竟少數族裔響租務市場上面,係同青少年、老人既呢d族群既住屋問題一樣,可以透過增加供應去解決,係咪同一般香港市民處於一個公平既起跑線上面?

 

我身邊有唔少舊樓業主,佢地同我都講到明有得揀,都一定都唔想租比少數族裔既人,因為佢地就係「難以交涉、唔準時交租、生活習慣古怪易惹人投訴、破壞單位裝修要花額外成本修復」等等,呢d根本已唔止語言咁簡單,而係一種種族歧視。

 

結果呢班人可唔可以租倒屋?當然可以,既會有業主會收貴d租作為一種風險補償,又會有人頭代租,當中再抽佣;甚至乎一d環境太惡劣無普通人願租既單位唯有搵佢地(所有入面講者先會講到,有D少數族裔租倒既單位,竟然食水可以飲到人病),簡單來講,少數種裔就係因為佢地既身份,而被剝削附加既租值─我諗呢個已係唔係「好租客與壞租客」既分別咁簡單,亦唔會因為增加房屋供應就能夠解決呢種市場上既差別對待,咁,有乜可能唔會係需要被資助既一群?

 

要解決呢個問題有兩個方法,賞與罰;懲罰就係透過平機會去阻嚇業主唔敢再歧視,但我地知道響香港咁係唔work既,一來要作檢控非常困難,二來平機會以至法庭亦好少會作出阻嚇性判罰黎增加業主歧視既成本。

 

咁至於賞呢?增加多D資源去協助少數族裔去同業主溝通、又或者增加多多少少既友善政策夠唔夠?老老七七,我唔相信呢一套。少數族裔其實早已經係地區議員同社工針對既服務對象,搞咁耐點解情況都無乜改善?同埋要呢個無能政府去搵出呢D受歧視、受壓逼既一群,好有效率去幫助佢地?要加快佢地融入社會既速度、提升佢地語言能力之類,其實同話幫香港市民增值盡快脫貧一樣,講得理想,但諗未免太過天真。

 

真正既解決辦法,當然係提升番呢班少數族裔響業主心目中既價值,令一般業主有足夠誘因去放租,令佢地唔需要再受一般中間人既剝削。一切可以幫助倒佢地既辦法,包括興建專為少數族裔居住既單位、給予少數族裔租金津貼、甚至政府為少數族裔成立一個擔保基金,容許業主因為少數族裔因為文化差異令到單位可能受破壞而索償,全部都係可以考慮既措施。

 

記住,當少數族裔不被業主接納,又或者因為其種族被中間人剝削時,呢D就唔再係供應可以解決既問題,佢地既住屋優先權比起一般香港市民排行於前,我認為係理所當然應該進行既逆向歧視。

Share On
Dislike
1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