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國淦醫生

香港大學家庭醫學榮譽助理教授,愛好寫作,熱衷教學。不甘心只做醫學美容,要走進社區,看盡人生百態!

對上一次小弟用歌曲名稱作文章的起題,是「再見我的初戀」。今次起用「姐輪」的歌,確有一點抽水的成分,但所帶出的信息卻是十分認真。

行醫十多年,連同醫學院裏的六年訓練,如今數算已佔了生命中的一半時間。晚上夜闌人靜的時候,偶然想起一些教授或良師多年前的醫學「秘密」,到現在仍是記憶猶新。趁自己記憶力仍未衰退,趕快寫下來,為自己留下一點筆跡。

我不記得是哪一年的課堂,但當中內容是十分精警的。「世界上的疾病,只有百分之十有藥物可以完全根治,其餘百分之九十的病,一是自然痊癒,一是無藥可醫」。當時的我覺得很震撼,讀醫、行醫,胸懷大志滿有理想,你竟然告訴我,只有百分之十的病是能夠醫治?那我為什麼要做醫生?那為什麼人要看醫生?

年少無知,當人大了,發覺這句說話才是真理。的確,世上的病大部份是不能根治的。無論是急性或慢性病,你看傷風、腸胃炎、暗瘡、糖尿病、高血壓、心臟病、腦血管病、肝炎、慢阻肺病、癌症等,它們均是可被控制,但其實並沒有「根治」了它們。病人們來求診,很多時候醫生其實並沒有直接把那病拿走,所以難怪常有病人說,看醫生也沒有用,根本沒有把我的病治好!

那醫生到底可做什麼?廣義的說,醫生診斷到這個病,就是希望確保這個病沒有逼切危險性,或是要處理這個病可引申的後遺問題,把這個病對病人的影響減至最少。我們指示病者服藥,就是讓病者可以管理自己的身體,服藥降血糖、降血壓、舒緩症狀、讓病者可以和疾病「同在」或把它克服,重過正常的生活。

其實,我們醫生應當做得最多的,是支持和安慰。病人和疾病對抗時,是一對一,是無助的,有時候更是無力的,「自己的痛自己知」,但不想「自己的病要靠自己醫」,醫生的職責就是要為病者給予舒緩、支持、安慰、給病者有與你同在的感受。多一個人一起打這場仗,勝數(更重要是信心)肯定會大一點,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我相信他們也會好得快一點。

以上三段,就是醫學之父希波格拉底的名言 "cure sometimes, treat often, comfort always" 了。

另一個醫學的秘密,也是從教授說出來的,就是百分之九十的病都是靠「問病」就能得出診斷,聽診器大部分時間是「做樣的」!我當時感到奇怪,那我們醫生為什麼要花數千元買聽診器?莫非聽診器只是醫生的裝飾?

原來,這也是醫學中的至理名言。一個好的醫生,其實單從問症的過程,其實已經可以得到頗精確的診斷,根本不需要接觸病人。所以有些人誤解,為什麼醫生有時沒有甚麼檢查,就知道該病人的情況,並質疑醫生的能力。當然,檢查及化驗也是重要的,但只是輔助性,決不可取代基本的問症技巧。所以現在很流行的檢查套餐,先化驗,後問診,其實扭曲了醫學的真諦,令診斷增添困難。聽診器不是不重要,而是人與人之間應該多點溝通,了解清楚後才使用聽診器及其他診斷器材,運用合適的接觸,令病人添信心,就是專業的表現了。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