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國淦醫生

香港大學家庭醫學榮譽助理教授,愛好寫作,熱衷教學。不甘心只做醫學美容,要走進社區,看盡人生百態!


作者蔡國淦為香港大學家庭醫學榮譽助理教授

捐血救人,坐言起行,得悉紅十字會血庫存量偏低,我呼籲各位讀者能夠抽空到各捐血中心捐血,你捐的一包血液能夠救助至少三名病人,不要小看自己的能力呀!

小弟發現近來的拙文中,較受歡迎的是「黃金血戰士」,因而啟發我再寫關於血液的文章。

當體內血液不足的時候,身體又未能及時生產足夠血液的時候,便需要透過輸入他人的血液,來維持身體正常的運作。在輸血時,醫護人員必須事先進行血液配對和篩查抗體(Type and screen),這個過程大約需要一小時的時間。如果發現有抗體,便需要進一步核實這些抗體會否引發嚴重的輸血反應。如果預期該抗體不會造成嚴重臨床反應,輸血便會照常進行。

輸血的副作用可以大致分為兩類,分別是免疫反應及感染。免疫反應包括:
1)溶血現象(急性或延遲) - 因人為錯誤導致錯誤血型配對,病人體內抗體攻擊輸入的血液,出現發燒發冷、氣促、心口痛、血壓驟降等情況,出現機會約萬分之一
2)非溶血發熱反應 - 存在於供血者血包內的白血球與受血者產生發炎反應,引起發燒,出現機會率約百分之七
3)過敏反應 - 受血者有可能對血液內一些不明物質產生過敏,出現嚴重過敏症狀,尤以缺乏IgA免疫蛋白者較易出現上述情況。
4)TRALI 症候群 (Transfusion related acute lung injury)- 通常見於血小板和新鮮冷凍血漿的傳輸後,捐血者白血球抗原與受血者體內抗體產生反應,令肺部細胞組織受損,引發水腫,導致氣促,低血壓,機會率約五千分之一

感染的機會跟血液輸入量和貯存時間有關,如果血製品在室溫停留較長時間,感染細菌的風險亦會上升。至於透過血液傳播乙型、丙型肝炎病毒、愛滋病毒、CMV病毒的機會率,大約是三百萬分之一,機會實屬偏低。因此,輸血並不是一場遊戲,是有風險的治療程序,不是「話輸就輸」,亦不是輸得越多越好,很多有貧血的公公婆婆,輸血時總希望我們「輸多幾包」,其實並不代表有益處。

最近常在報章看見政府建議輸入不同界別的專才,而其實這些行業並非缺乏人才,因而被不少人批評為「大換血」,什麼是換血呢?換血跟輸血不同,換血是把本來體內的血液移除,以新的血液代替,每節有5-20毫升常的血液交替。常見於治療鐮形血球貧血症(sickle cell anaemia)、新生兒紅細胞增多症(neonatal polycythemia)、嚴重新生兒黃膽(severe neonatal jaundice)、清除藥物毒性等,然而換血和輸血一樣,同樣有一般血液傳輸的危險。

如果體內並非出現嚴重血液缺乏,亦非由於上述嚴重病症的影響,我們其實並不需要無故輸血或換血。沒有經過詳細分析及診斷,認為隨便輸血或換血便能解決問題,除了有違醫學道德外,亦會令身體出現排斥及反抗,令受血者承受不必要的風險及痛苦,實屬不智。

Share On
Dislike
0
蔡國淦     捐血     血液學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