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華棋

在美國某大學修讀完經濟學回港,穿梭於各大時裝雜誌網站擔任編輯。喜歡「老點」人買,亦喜歡寫,最喜歡狗。著作【七宗罪】。

Day 1

 

2013年5月24日,星期五,如果Xanga*還沒倒閉的話,這天絕對值得上載一個entry。

 

由於Raymond 11am才上班,我要11am到達觀塘就只有兩個方法:的士、波子。為了節省現金,我最終決定駕車。很多人也不明白,其實從舊山頂道帝景園乘的士到觀塘頂多也是$150,回程還可以乘地鐵轉的士,也是$180左右;要駕車的話,泊車全日$120,還未計過海、油錢;但我二話不說就挑了駕車,原因是有油卡,又有快易通 (Auto toll),八達通也是自動增值的,換句話說,車錢是免費的。

 

10:15am準備出門口時,媽剛起床,看到穿着Marc Jacobs polo-shirt、Cheap Monday牛仔褲、Balenciaga波鞋的我,問了一句:「咁早起身去邊?」我呆了一呆,答:「冇,揾個friend食早餐咋嘛。」「哦 ,睇你個樣琴晚又唔夠瞓啦,小心啲揸車喇!」媽語重心長道。

 

「澎!」

 

門關上,等候乘降機這刻突然有點想哭。小時侯看TVB,每每主角第一天上班、上學,媽媽必定會一早起床細心弄早餐,然後手忙腳亂地替兒子整理領帶,最後再加上一句:「第一日返工,記住畀心機啊!」那是我對「母愛」的個人解讀,所以心底裡一直也很期待這一天。直至這天來臨,我竟然是偷偷出門口,甚至要為了這份工而說謊,倘若爸媽知道的話,應該比我更痛心吧。

 

駕着車,聽着《早霸王》,很快已來到觀塘宏利金融中心。找到車位後,便上到一樓報到。

 

10:52am

 

戰戰兢兢的我,先看清楚四周,畢竟這兒也屬甲級商業大廈,撞到熟人確實有一定可能性。走到店子內,只有兩名員工在排煙盒、收錢。

 

我走上櫃檯。

 

我:「Hello,我嚟揾經理,第一日返工。」

 

職員A:「喂琛哥,新同事報到啊!」

 

這位職員說罷,沒有叫我「等等」,亦沒有眼神交流,他的名牌上印有「Leo」,外貌跟一般宅男相近,毒撚來說也叫長得不錯,只是不太友善而已。

 

未幾,一位矮小、身形略胖、眼睛細細、架着眼鏡的男子從一度門口走出來。

 

琛哥:「你係阿……嚟入職㗎吓嘛?」

 

我:「係呀,我叫阿Ken。」

 

琛哥:「咁我先同你介紹吓間舖嘅結構先,呢度舖面啦,通常就兩個同事收銀、一個管美食bar,不過佢未返,左邊呢度門係雜物房:廁所呀、啲清潔嘢喺晒入面。雪櫃側邊呢度就係倉,密碼記住係1008,每日返工入嚟換衫先好出去做嘢喎。」

 

原來7仔是有廁所的。

 

房子內,燈光異常地暗,而且極度狹窄,要是細細粒(不是黎姿)做這間7仔的話,應該入倉後要call消防才能離開。

 

琛哥:「裡面就係冰房,每次入完去記住閂番度門。你跟我上嚟呀。」

 

望着這間迷你房間,驚覺還藏得下一個小閣樓,這裡的貨物很亂,而這條通往閣樓的樓梯亦沒有扶手,只要一個不留神就會跌得頗傷。望着琛哥背影,我不知道他每天要行這條梯多遍,但我不禁幻想他人生的路一定比這條梯更難行,一旦跌倒可能不只是重傷,家中幾個等着他糊口的可能隨時餓死。

 

*Xanga:一個提供網誌託管服務的網站,直到2013年6月,Xanga出現了財務困難,面臨倒閉。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