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美尤 (Kameyou)

這花名自從科大的BBS起一直使用至今。先後落戶 HKIBBS、HKDay BBS、uwants,輾轉飄流落戶香港人網與謎網,喜愛打字寫文,自詡鍵盤戰士,尤喜歷史、政治文章。


2014年10月3日下午5點,藍黑衝擊旺角佔領區

這天上班期間,facebook不斷看到相片,有藍絲帶老粗在旺角佔領區四出破壞。大家很憤怒,說政府解決不了就出動僱傭兵。放工時間,消息而說藍絲帶已經包圍十字路口中央大台,十分危險。因為自己身處鄰近旺角,心想危險也去看一看,有事就走。我不是勇敢的人,從來都不在最前。到了惠豐中心外,有很多人在圍觀,相對平靜。三、四層人後是警方封鎖線,其時仍然能進進出出。我就穿了進去。中央大台內大概有一百多人。我在大帳內行了一圈。原來只有我進入的地方平靜,其餘地方都好兇險,警方防線外有兩三層藍絲老粗喝罵佔領人士,更不時有兩三人衝撞警方防線。留得耐,看著這班瘋狂藍絲,很是心寒。很擔憂。

 

警方防線內,另有兩排佔領人士的人鍊防線。他們差不多都是年輕學生。正在動搖之際,倏然看到人鍊中有兩名嬌滴滴少女之背影。她們面向藍絲,背向我,正在包護我等中央大帳內的人。我從後發問:「你們只是女生,不怕嗎?」

 

她答:「不怕。贏就一齊贏,輸就一齊輸。」

 

我呆了。這不就是長毛在927深夜下跪勸政總佔領者留守的金句名言嗎?怎麼今次不是出自長毛等猛男之口,而是這位女學生?

 

「唉。」我嘆了口氣。打消念頭,只好留守了。

 

在中央大帳,那兩個小時是渡日如年。我不知能做甚麼,幫忙扶著撐起大帳的粗竹,但大家心情沉重,都沒怎樣聊天。扶著粗竹桿的都是女生,又是女生,港女真是世界之光。其中,竟是有一位是自由行女士,她說看不過眼這些人欺負學生。連不是香港人的都來支援,我又怎好意思離開?

 

不斷在想:「時間快點過,放工了,很多人會來支援的!」當然帳內所有人都知學生領袖與政黨組織都呼籲我們撤退。我們留在帳內的都明白是為我們安全著想,但我們都是不憤,我們連催淚彈也不怕,要怕暴民?若果我們因為差佬不增援不保護就敗退,不是會一世給差佬恥笑?我們自願離開可以,但敗給污糟邋遢的流氓僱傭兵就是不能。我們唯一寄望的是香港人。

 

果然,接近7時,匯豐那邊突然響起口號:「支持學生!」這邊響起,接著周圍吶喊和應,四方八面都喊著「支持學生!」原來一早就是同情學生的人多過藍絲的,只是民眾一時懾於藍絲的粗暴,感怒不感言。有勇士響起了第一聲,即時一呼百應。這就把藍絲的氣炎完全壓下,嗌咪也比不上人海的聲音,他們都呆了,一時間反應不來。這時終於可以輕鬆了。雖然仍有零星衝突,但已確定藍絲不可能拆毀中央大帳,佔旺區守得住了。人多了,我就輕鬆離開,跟剛來支援的朋友去食飯。食完飯再回來,匯豐那邊仍然超嘈。朋友看完回來說是本土派Sam哥等在喝罵黑社會。原來支援者多了,藍絲退了,黑絲卻來了。不過,真香港人太多,肯定無問題。這時看到背後人力人出現。有街坊看到快必,問:「咦?你咪係農夫?」快必答:「係呀!我係C君呀!」既然連政黨人都來了,我就更安心離開。

 

全靠那兩位女生,讓我很光榮的說:我是留守旺角的一員!

 


2014年12月1日,上午9點,包圍政總升級失敗過後

 

這張相片讓我很心翕、很揪心。

我當晚沒有去金鐘,因為我明知不可能成功,看穿了黑警會不惜一切暴力驅散,不可能贏的—說真的是我害怕被捕,很怕被打傷。決定早睡,第二朝早點出門。結果就是升級失敗,大家被打得很傷。見到人力的友人,了解一下昨晚狀況,我就在金鐘佔領區遊走一下。其時警察已撤出奪得的海富天橋,海富的衝突早已消失無跡。但整個氣氛都很低迷。看到很多人累倒睡在路旁。

 

此時,看到一對年輕少女,恐怕只有十五歲。她們戴著安全帽、黑衣、眼罩,一切裝備仍在。她們默不作聲的坐著,臉上的憂愁,根本不應屬於她們這個年紀的。大概兩位小妹妹經歷了昨晚的黑夜。看著,我心情沉重 … 不,沉重也無法形容,是心翕,是在抽搐著的疼。

 

若果未來我兩名女兒問我一生人最後悔的事,我會答:「2014年11月30日晚上,沒有參加包圍政總升級行動,沒有保護兩位小妹妹。」

Share On
Dislike
0
kameyou     雨傘運動     旺角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