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 Ray

公院醫生,熱愛以寫作筆錄身邊與社會的一切,為未來留下回憶。著作包括:《Dr. Ray On Call 中--急症室迎送生涯》。

精選提要
作者簡介:Dr Ray,公院醫生,熱愛以寫作筆錄身邊與社會的一切,為未來留下回憶。
著作包括:《Dr. Ray On Call 中--急症室迎送生涯》
精選提要
作者簡介:Dr Ray,公院醫生,熱愛以寫作筆錄身邊與社會的一切,為未來留下回憶。
著作包括:《Dr. Ray On Call 中--急症室迎送生涯》

 

醫學院有一個傳統,就是「Elective」。所謂Elective就是讓學生「自由活動」6至8個星期,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在我那個年代,Elective是在第四年後的暑假進行的,而當年的暑假是4月上旬開始放的,因為6月頭就開學了。

這段自由活動的日子,有少部分同學們會留港,但大多數同學都會出國去,見識世界各地不同地方的醫療體系,擴闊自己的眼界。出國的選擇比較兩極:一端是英美歐日等發展比較先進的國家,另一端是非洲印度尼泊爾等發展比較落後的國家,大陸、台灣和新加坡也是同學之選。

想好國家之後,下一步就是想哪個城市、哪間醫院和哪一科。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而我可以保證:世界上沒太多地方的工作效率可以比得上香港人,所以許多同學早於一年前(三年級後暑假)就得開始準備,向有興趣的醫院廣發電郵問「收不收國外醫學生觀光」,人家願意收留你之後,你要考慮住宿問題(有時候不提供),之後又要準備良民證、辦簽證、買機票等等,碰巧那時候遇上考試的話,那就忙得不可開交了。

我那時候比較懶,差不多半年之後才如夢初醒,開始弄elective的事。由於出身草根,沒有甚麼錢,所以只好去落後的印度,但又由於沒有甚麼時間,所以只好付錢給海外留學公司代辦手續!

我們一行四人,光顧了一間叫「Work the World」的英國留學公司。那時,我媽媽問:「你是光顧哪一所『旅行社』的?」
我說:「Work the World.」
媽:「甚麼?說中文喇!」
我:「做世界。」(廣東話意思:打劫)
媽半信半疑的問:「這間旅行社信得過嗎……」

「做世界」公司經營國外短期留學活動,無論是醫學、護理、助產、物理治療、放射科等的留學均可代辦,主要是到落後貧窮的國家去。遺憾的是,她在兩三年前已經沒有做印度的留學活動了,也許我們是最後一批經做世界到印度的醫學生。(利申:無收廣告費)

我們的目的地是印度喀拉拉邦(Kerala)的首府特里凡特琳(Trivandrum)。Trivandrum 是英國化的名字,印度正名是Thiruvananthapuram(唔識譯),就如「孟買Mumbai」以前叫做「Bombay」,「首爾」以前叫「漢城」、「多啦乜夢」以前叫「叮噹」一樣。

由香港往Trivandrum 沒有直航班機,我們須要由新加坡轉機過去,而一星期只有三班機到Trivandrum。香港飛新加坡要4小時、而新加坡飛Trivandrum又要4小時。我們中午出發,雖然Trivandrum比香港慢2.5小時,但抵達時已經差不多是晚上10時了。

去過外地旅行的香港人都知道,在赤蠟角由下機到出閘通常不多於半個小時,然而在印度,一班機百多人,只有兩個入境櫃檯,移民官當然是慢吞吞、懶洋洋的。(迷之聲:世界上沒太多地方的工作效率可以比得上香港人的!)到見到來接機的當地人阿John時,已經是11時多。

我們居住的地方叫Vanchiyoor,距離機場是20分鐘的車程。當時是四月,雖然已經是夜深,但天氣仍然很熱。到達印度之後,第一件令我不習慣的,就是的士內焗促兼濃郁的咖哩味。

這才是五個星期的第一天。

我開始想家了。

(圖:在印度火車上寫日記中)

Share On
Dislike
0
印度     Dr Ray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