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美尤 (Kameyou)

這花名自從科大的BBS起一直使用至今。先後落戶 HKIBBS、HKDay BBS、uwants,輾轉飄流落戶香港人網與謎網,喜愛打字寫文,自詡鍵盤戰士,尤喜歷史、政治文章。

1. 臺灣出版的「廿一世紀未來主人翁」兒童圖書系列

從小到公共圖書館,最喜歡就是這個系列的動物書。中文旁邊有好多注音符號,當然看不懂,到今日也不會。小朋友都很喜歡動物。但我至今仍是喜歡看動物紀錄片的。BBC的David Attenborough 阿sir 系列紀錄片是我至愛。

 

2. 大陸簡體字《十萬個為甚麼》70年代毛語錄系列

這套書是家藏,老爸在70年代買的,封面是橙黃色,有三個人高舉毛語錄的。小學時看不懂,是爸媽陪我讀,讓我慢慢認得簡體字。這套書最大特色係毛共式八古,在講著動物,又突然引一句恩格斯,說著自然氣候,又引一句毛語錄。當時我不明那是甚麼,我爸直接說:「不用理,那是黐線的,跳過不看可以了。」內容則是很好的,很多自然氣然、動物植物、農業等各種常識都來自這本書。今日這套書若果買得齊全,會變成珍藏~!

 

3. 蔡志忠:《漫畫莊子》、《漫畫老子》、《漫畫孔子》

這系列我初中時接觸。當時零用錢都是買《龍珠》漫畫的,只捨得到舊書店買二手的《漫畫莊子》。這是我首次接觸中國哲學。尤其《漫畫孔子》幫我重建人格。如果沒有這本書,今日我大概是一個自私、掛住搵食、發達的尋常香港人。

 

4. 衛斯理《眼睛》、原振俠《愛神》系列

初中全班男生都追看衛斯理系列與原振俠系列,公共圖書館借不到,就去小舖租來看,大家鬥快。一切想像力都是源於衛斯理的。選《眼睛》因它是其中一本最好的,而且我第一次接觸反而是意外中午在收音機聽到廣播劇,金剛叔把聲講「水力採煤機」如何殺人。到真的看這本書,甚至感到十分恐怖,一堆眼睛慢慢包圍、爬向衛斯理是最可怕的一幕。文字竟然可以讓人從心底寒起來。至於原振俠,是因為他與王絹、海棠、瑪絲糾纏不清的愛情故事,讓我這從來不看愛情小說的人,首次思考與想像愛情是甚麼。那是中學時代的回憶。

 

5. 金庸《笑傲江湖》

金庸武俠小說對我影響最深,也是我最愛,直到現在也是如此。兩年前教主大人黃毓民發動文字獄,正讓我想起任我行殺死東方不敗之後的變化,權力腐蝕人心是如此可怕。《笑傲江湖》正是寫於文革之時,金庸看著當時毛澤東、林彪權鬥,地方紅衛兵借響應老毛而承權批鬥幹部,全國由上至下用各種正義理由去私鬥奪權,有感而發,寫下此書。其中最可惜一幕莫過於嵩山派以劉正風認識魔教長老曲洋,無限上綱誣陷劉正風,正道中人也不敢反駁,默許劉正氣被滿門殘殺。所以,《笑傲江湖》是金庸小說最高水平。令狐沖與田伯光坐鬥,與群雄豪飲,都讓我看得異常暢快。任盈盈更加係女神。其實我應該改名做令狐美尤。金庸小說將大量古老中國文人、士人的文娛生活資料溶入其中,祖千秋論酒器,梅莊四友的琴棋書畫,都是一絕。又,金庸早在《射雕英雄傳》介紹全真七子,一子出場必背一詩,都是王重陽傳下道教哲理教誨。可知,道藏、全真教是很偏門的,竟然拿來融入武俠小說,實在驚訝萬分。尤其王裳《九陰真經》用漢字記梵文讀音以防他人看穿,竟然是來於漢字記蒙古語讀音的《元朝秘史》,幻想力可媲美衛斯理!

 

6. 黎東方:《細說民國》

名為細說民國,實內容只是反清革命,直至清朝退位、民國成立,純是記載興中會、同盟會這班知識份子拋頭臚、灑熱血的革命故事。我是政治魔人,其實早在初中看中國近代史的書開始。當然,我也曾經深信民族主義,曾誤信「愛國只能愛共」的鬼話魔語。到今日,我的民族意識極之淡薄,看穿民族主義是人類文明的鴉片。尤其中共將「中國人」的定義玩到爛透,我不認自己是中國人都無所謂的。然而,到南京中山陵、國父紀念館,看到孫中山、黃興他們的畫象,竟也是熱淚盈眶;看《十月圍城》陳少白講了一大段激情話語遊說李紀堂幫助革命,及陳被捕,李為了朋友,對所有人原封不動重覆陳的同一段革命話語,我就流淚滿面。或者,這些才叫真 •中國人—如果有的話...

 

7. 大陸《歷史研究》雜誌

我在元朗商中圖書館看的。記得當時看過一篇說元代中國有吉卜賽人,看到那種考證,所用史料,十分驚訝。當然,這些書對當時的我來說很超班,根本記不住,但印象很深。後來學校到期清理過期雜誌,通知學生去拿自己有興趣的,我就找回來保存留念。這樣就二十年了。讀碩士時回看才知道那篇「囉哩回回」吉卜賽人是名家楊志玖所寫的!這些大陸雜誌的學術水平異常參差,有好有壞。記得有期《中國歷史研究》是寫宋慶齡臨死哀求容許加入共產黨,我看到即時忍不住恥笑。用這本書,代表我在人生最空閒的時間是吸收了大量遊牧民族、絲綢之路的歷史知識。

 

8. 札奇斯欽:《蒙古秘史新譯並註釋》

這本書我在入讀碩士前、旁聽甘德星老師堂時買的。它代表了我這十年來的閱讀習慣--只買只看學術書。這本書很厲害,即使《元朝秘書》、《蒙古秘史》英、日、法、中的註釋版本研究版本都很多,或許他們做史事人物考證會較優勝,但都無法代替這位世界級蒙古史學者札奇斯欽的版本。因為札奇斯欽就是蒙古人,民國年在內蒙古王公貴族支持下成為第一批蒙古人知識份子。他本身見證了蒙古王公制度、傳統蒙古生活與社會的最後四十年,他註釋的《蒙古秘史》處處提及的蒙古文化事物,諸家亦無法可比。到今日,到昨晚,我仍看著這本書,做參考、做研究。

 

9. 亦舒:《西岸陽光充沛》

這本書是我第一次真正看的亦舒小說。已經是研究院時代了。我自己一向不看愛情小說,覺得無聊又浪費時間。但深夜寫文,開廣播劇陪伴自己,就因而接觸過亦舒的小說,覺得還不差。看了這本《西岸陽光充沛》,覺得很是真實的生活。最有趣的一幕莫過是主角日哦夜哦威逼利誘丈夫移民溫哥華,丈夫找不到教席,遠到多倫多碰運氣。此時,主角重遇早已移民的前男友熱列追求。某日主角遇到鄰居孕婦要生,她緊急送鄰居進院—此時前男友仍然滿腦愛情,主角深感煩擾,覺得這個人沒有長大—公子前男友發現前女友處變不驚、成熟了那麼多,心底被重重KO。主角的丈夫不久回來,因為在多倫多找到大學教席,帶著勝利的笑容將主角接觸,移民到多倫多,一切重頭開始。兩個情節都讓我笑爆咀XDDD。看這書之時,亦是我追求愛情之時。閃光話亦舒的太過寫實,亦太過殘忍,根本沒有愛情小說應有的夢想,讓人又愛又恨。

 

10. Braudel《地中海史》

某年暑期歷史課,呂宗力教授最後一堂竟然介紹史學三大洪流:年鑑學派、馬克思史觀、現代主義史觀,其時已被年鑑學派深深吸引--地理與氣候決定植被(長期),主宰了經濟模式農耕、遊牧還是狩獵,(中期),最終決定了人的制度、文化與命運(短期)。後來選修洪長泰教授seminar,自薦負責講這本書的第一章,更被深深吸引。歷史是不應該以國為單位,不應該以人為彊界為單位,應該用相連貫的地理整體為單位。Braudel這位法國學者寫這本書,並不定位為法國及法屬阿爾及利亞,而是整個地中海海域與鄰近的所有陸地、陸地上的民族、政治與文化,西到葡萄牙,東到土其耳,著名的威尼斯,到無名的波斯尼亞山區,都是他要講述的 200年歷史內容。人物與政治事件壓縮得很不重要,中期的整體移民流向、經濟發展,長期的地理與氣候才更為重要,用了大量篇幅詳述記述解說,資料之巨,眼界大開。越看是越入迷,越震憾。塵世間那有人這樣寫歷史的?所以,Braudel是年鑑學派的開山祖師,這本《地中海史》是史學殿堂經典。而我亦從此成為了年鑑學派的小兵,重建並主導了我的歷史認知。

即使我是研究遊牧民族史,好像沒有關連,一樣給我意想不到的新發現。Braudel提及突厥人滲入小亞細亞、安那托尼亞半島(土耳其)的過程。當初我看突厥人入主今日土耳其的歷史,看來看去都不明白,為何當年東羅馬帝國能穩守小亞細亞,勇猛的阿拉伯人也無法穿越,但突厥人就可以?當時我純以為突厥人比阿拉伯人更勇猛。Braudel竟然指出了關鍵所在:駱駝。阿拉伯騎兵用的是沙漠駱駝,到了小亞細亞的高塞山地並不適應,阿拉伯人無法定居,頂多只能短暫劫掠就離開;但突厥人從中亞草原沙漠帶來的駱駝是天性很適應較寒冷氣候,結果突厥人入侵了小亞細亞,就在各高原山谷找到了合適放養他們駱駝的新牧場、新居所,就此入主小亞細亞,將小亞細亞同化為突厥人 (Turk) 的家,變成了土耳其 (Turkey)。這是任何遊牧民族史家都沒能告訴我的,竟是地中海史 Braudel教曉我!當中的寶藏,還是有待發掘的。

Share On
Dislike
1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