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九

一個專揭官場陰私的神秘人,年齡不詳、性別不詳、國籍不詳,使身邊人更不祥。

中共第一喉舌報《人民日報》與今天發表了一條題為【推進反腐當破“三個謬論”】的文章,乃反駁目前廣泛流傳的“反腐過頭”論、“反腐自黑”論、“反腐無用”論;也是繼上次發表【對腐敗要下得了手】後,再一次發文以證中央反貪打虎的決心。上次發文是反駁那些認為在周永康後便應停止打虎的聲音;而今次則是反駁打虎應該在令計劃之後便告一段落的聲音。上次文章發表後不久,便到令家班出事,不知今次又會到誰?這和江澤民大公子江綿恆失勢一事,又有否存在關係?

 

原文如下:

十八大以來,我們黨把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提到關係黨和國家生死存亡的高度,中央反腐重拳頻出,人民群眾拍手稱快。然而,也有些別樣聲音冒頭:有“反腐過頭”論,認為處理貪官太多;有“反腐自黑”論,認為抹黑了黨的形像;還有“反腐無用”論,稱“無官不貪”,怎麼反也沒用。

在反腐走向縱深的過程中,切不可小視這三大謬論。散播這些錯誤論調,不管是出於認識淺薄,還是不懷好意,都會混淆視聽,不可不察。

先看“反腐過頭”論。持“反腐過頭”論者,認為十八大以來反腐搞得過猛、管得太多、查得太嚴,一些幹部感嘆“為官不易”,甚至認為“官不聊生”。這自然是歪理。公款吃喝,公款送禮,公車私用,哪項不該管、哪項管過分了?是不是管多了、過嚴了,民眾最有發言權。隨便問問身邊的老百姓,有幾個認為“官不聊生”了?嚴以律己、克己奉公,本來就應是領導幹部的常態,管住嘴、管住手,從來都不是對幹部的苛求。

還有一種觀點認為,打“虎”打狠了、幹部查多了。言下之意,反腐要悠著點,要適可而止。此論更是荒謬。“誅一惡則眾惡懼”,反腐是一場輸不起的價值觀較量,習近平總書記反復強調“人民群眾最痛恨各種消極腐敗現像,最痛恨各種特權現像,這些現像對黨同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繫最具殺傷力”,因此明確指出對反腐敗要繼續保持高壓態勢,“不定指標、上不封頂,凡腐必反,除惡務盡”。貪腐分子當然應該有多少查多少,違法違紀當然應該無論位多高、權多大都一視同仁,腐敗不除,反腐就應該持續不停。否則,人民群眾不會答應,黨紀國法更不允許。那些埋怨管太多、查太嚴的幹部,需要盡快適應這種新常態。

再說“反腐自黑”論。持“反腐自黑”論者,要麼是認為揪出大批蛀蟲會令百姓失望於貪腐現像的嚴重,要麼是覺得曝出的諸多案情會影響人民對黨的信任。這樣的邏輯看似有理,卻經不起推敲。客觀地講,在一個時期內,一批貪腐分子在反腐鐵拳之下應聲落馬,一系列幹部違法違紀的報導經由媒體公佈,人們難免會議論、震驚。但普通人都難免生瘡患疾,何況一個擁有超過8000萬黨員的政黨?中央領導看得很長遠,“如果我們對群眾舉報沒有回應,沒有按從嚴治黨的要求去做,群眾的期待就會挫傷”。諱疾忌醫,藏著摀著,養癰成患,那才會釀成更大危害。

事實證明,十八大以來,我們黨大刀闊斧反腐敗,嚴肅查處“四風”,狠抓違法違紀,非但沒有影響我們黨的形像,反而彰顯了我們黨對腐敗零容忍、從嚴治黨從嚴治吏的堅決態度,贏得了人民群眾更堅定的支持和擁護。當下尤需警惕的是,有人打著“反腐抹黑黨的形像”的幌子,阻撓反腐工作深入推進。

最後看“反腐無用”論。“反腐無用”論者,聲稱反腐搞再猛、貪官抓再多也沒什麼用。說這種話的,一種是以偏概全地斷定“無官不貪”,反腐再狠不過是除掉冰山一角;一種則認為反腐治標不治本。這兩種說法都不客觀。且不說“無官不貪”之說毫無憑據,對中央的反腐決心更是認識不清。拍蠅打虎讓幹部“不敢腐”了,這只是第一步。落實黨風廉政建設的主體責任,實現巡視全覆蓋,推進紀檢體制改革……這些戰略規劃、制度安排,正是要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裡,形成不敢腐的懲戒機制、不能腐的防範機制、不易腐的保障機制,這不正是“治本”之策嗎?

反腐是當今中國社會從中央到百姓的基本共識。破除反腐中的錯誤觀點,認清反腐敗的重要性、艱巨性,繼續按照中央領導要求,深入推進反腐敗鬥爭,持續保持高壓態勢,做到“零容忍的態度不變、猛藥去痾的決心不減、刮骨療毒的勇氣不泄、嚴厲懲處的尺度不鬆”,我們才能打贏這場戰爭,推進我們的偉大事業。

Share On
Dislike
1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