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向保安局長提出引用《社團條例》,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民族黨上周五(27日)要求保安局書面確認,沒有與助理社團主任於取締建議書之前有任何通訊。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向保安局提出5點要求,包括要保安局和警方交出所有對他的監視紀錄,以及在預備取締建議書時所收集的錄音、錄影等一切相關資料。

 

民族黨昨日在社交網站公布,代表律師於上周五向保安局及警方提出5點要求包括:

 

一)警方的助理社團事務主任在今年5月28日向保安局長呈交取締建議書,該黨要求保安局書面確認,局方事前並無與助理社團事務主任及其下屬有任何關於取締建議書的通訊。

 

二)若未能確認,要求保安局交出所有有關的口頭通訊的文件及紀錄。

 

三)要求助理社團主任於7月30日或之前交出一切對陳浩天監視/觀察的記錄。

 

四)要求助理社團主任於7月30日或之前交出所有在預備取締建議書前及預備取締建議書時所收集的錄音及錄影。

 

五)要求助理社團主任於7月30日或之前交出所有預備建議書時所有用及或無用及的資料。

 

局方表示現正徵詢法律意見,稍後會回覆。民族黨要求局方在今日內回覆。

 

陳浩天指,政府用了兩年多時間監視和跟蹤他,「可能有幾千頁文件,對他們(政府)立場不利的就收埋,對我不利的就公開,這個做法,是否合乎情理?」陳浩天續說,需要知道助理社團事務主任向保安局長呈交取締建議書前,雙方有否暗地裏有交流,指雙方一旦早已有聯繫,就反映政府是預先協調好,「這樣的話,現時的程序都只是走過場」。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形容陳浩天的決定莫名其妙。她表示,當有人涉嫌違法,警方就會依法調查,而當事人有正式渠道提出上訴,但自己就從未聽過有人要求保安局和警方交出所有資料,「我未聽過這麼惡的要求」。至於陳是否想拖延時間?她認為「不知拖延對他有什麼好處」,質疑他是否想改變立場。

 

而行政會議成員、資深大律師湯家驊認為,陳浩天或欲尋找證據,令他可在日後司法覆核政府取締該黨決定時,挑戰相關決定的正當性和合理性。

 

警方在本月中把一份872頁指控的文件交予陳浩天,當中詳列民族黨由2016年3月創黨至今年5月共51項發言和活動,全為公開資料,又以民族黨危害國家安全的理據,建議保安局長禁止民族黨運作。保安局給予民族黨申述期,於8月7日或之前交資料,陳浩天上周要求延長申述期至10月初。

Share On
Dislike
0
民族黨     保安局     監視     社團條例     香港民族黨     陳天浩     監視紀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