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補選塵埃落定,固然姚松炎的選舉工程如果做好些的話,未必會以二千多票之差落敗,無法搶得九西議席,因此坊間對他的批評並非無的放矢。不過,綜觀全個補選結果的數據,姚松炎九西失敗之謎,背後有更龐大的理由。

 

須知補選的投票率一定較低,今次比過往補選的投票率更低,故此坊間說投票率低,這是真的;對於泛民的傷害大些,也是真的。可是,在三個補選的地區中,竟然以九西的投票率最高,有44%,比傳統投票率最高的港島還高出一個百分點,實在奇怪。

 

回顧歷史的話,建制派在補選獲得的選票同樣會下跌;正如今次他們在港島和新東,亦逃不過這定律。可是,令人嘖嘖稱奇的是建制派在今次九西補選的票沒有跌,反而較16年立法會選舉時獲得多了接近五千票,這亦是建制派代表鄭泳舜贏了姚松炎的原因,到底為何會這樣?

 

立法會換屆選舉實行的是比例代表制,所有非建制光譜的人都會出來爭取選票,故此能夠吸取所有非建制派選票的票。到了補選,變成選舉人單對單決戰,自然有一部分非建制光譜的人不出來投票,這是泛民選票下跌的真正原因。當然泛民的選舉工程做得不好,亦導致選票流失的問題更嚴重。看看新東的票下跌得最厲害,其實是新東的光譜撕裂更嚴重。建制派的撕裂未到那種程度,所以流失選票的情況較少,但要維持選票不跌亦不可能;所以,九西鄭泳舜的得票高了,實在令人覺得非常可疑。

 

有一個合理的理由可以解釋這現象。今次並非五區一起補選,只有三區補選;而中聯辦隨時控制到三萬多的人去換地址,加上今次補選有充足時間讓中聯辦行此事,自然計劃得更妥當。要換地址,當然以選民基數少的九西最有效,這足以造成選舉結果的分別。這是建制派選票在九西上升,以及投票率比港島高的原因。事實上代表泛民的區諾軒在港島區險勝,只是比建制的陳家珮高出九千多票而已。

 

從來補選建制派都是輸家,今次補選與全國兩會「撞期」,一眾全國政協如董建華、李慧琼等居然停止開會,回港投票,明顯是北京指示,證明他們有勝算,如果一點勝算也沒有,他們不會這樣做。

Share On
Dislike
0
立法會     補選     姚松炎     九西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