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平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一篇嚴肅的博客文章能引起各界熱烈討論,是影響力吧。是影響力,也是因人廢言。商榷對《基本法》107條的詮釋,質疑政府守財奴未能善用資源,都不是甚麼離經叛道的新觀點,只是出自曾經掌握財金大權的任總志剛之口,就惹來大量批評文章。


有趣的是,批評中我們「經濟3.0」也算溫和婉約,至少認同任總帶出的討論方向。更有趣的是,某些過去對《基本法》107條有宗教熱情的個人或團體今次竟然連小罵不罵大幫忙,可見權力的誘惑實在難以抵擋。


香港專家政客討論財政問題有兩大毛病:一為見林不見樹,提議教育加幾億元福利又減幾億元,執著支出收入佔這個那個的百分之幾,只從大處著手,忽略了政府應使則使要從細微的政策計劃中去觀察分析;二為只看平均總數不看邊際,將過去政府積累下來的好事,當成今天政府的功勞,忘記了今天邊際上政府以基建開支最為疏爽,不少是手頭充裕亂使的冤枉錢。


任總談財政姿態,談乘數效應,立論四平八穩,雖說觀點有點空泛有點過時,但姿態尚算可以。肯討論個別政府項目的優劣,肯嘗試為以數據實證支持政策,已是進步。


姿態難看的,反而是來勢洶洶的批評聲音。


搬出一個羅爾斯(John Rawls),指責任總的乘數效應是甚麼「會計理財」,只關注有利可圖的項目,而忽略了貧苦大眾。


羅爾斯呀羅爾斯,多少蠢話借汝之名而講?正義論的背景源流,是成熟的民主政制,搬到香港的情況去總是有點格格不入。更無知的是,將乘數效應當成跟扶貧對立。明天香港每人派一萬(元),營養不良的吃好一點,身體差的看醫生打針食藥,貧苦家長買部電腦讓子女跟時代接軌,這些不是乘數效應是甚麼?


這邊有羅爾斯,那邊又搬出仍然健在的魯卡斯(Robert Lucas),說任總提出的乘數效應違反了七十年代「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魯卡斯批評。需知道魯卡斯提出的是個理論觀點,實證上是否重要值得商榷(對一般變化不大的貨幣政策來說,這批評並不重要)。再者,沒有具體政策,又沒有相應的理論框架,這個批評(以及大量英文術語)除了嚇嚇外行扮高深之外還有甚麼意思?言辭刻薄,嘲笑任總對近年宏觀經濟研究不太熟悉,也有失「學家」氣度,講多錯多的其實是專家自己。


故事教訓:拋磚未曾引玉,卻引來滿天神佛的一堆爛泥。 

Share On
Dislike
0
任志剛     曾國平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