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平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政治評論不宜跟車太貼,邏輯推論切忌跳得太遠。 問題:同一個颱風,澳門的人命傷亡財物損失比香港嚴重,為甚麼?

 

不是天氣專家,不知道兩地承受的颱風影響是否一樣;也不是地理專家,不知道兩地地勢差別和水浸的關係。若果同一颱風兩地衝擊有別,不同原因帶來不同結果,我從中可以比較出甚麼?

 

也許,不少時事評論員都大膽假設兩地遭受的衝擊完全一樣。於是有評論指,兩地災情的對比反映了經常派錢的澳門,基建質素應變能力比不願派錢的香港差。澳門政府不懂管治,唯有將錢還給市民。派錢完全是本末倒置,只是政府無能不懂得善用資源的徵兆而己。

 

錢是政府還是市民用得有效率,視乎政府拿錢去幹甚麼,視乎利益集團的影響力,也視乎政府花錢造成甚麼擠出效應。未有跟進澳門情況,何以知道派錢是好是壞?這類「派錢不好」的論斷到底有甚麼根據?更有甚者,是建議澳門增加市民民主參與,以提高管治水平,避免災難發生。我明白這類言論有市場有叫座力,但老老實實,這類斬釘截鐵的結論,到底是根據甚麼推演出來的?

 

回說香港,我們的基建質素的確較高,我們的公務員系統也較有效率,但須知道制度是日積月累的結果,跟今天香港政府是否花得其所沒有關係,也跟今天政府儲備水平是否合適是兩回事。

 

實情是政府收入長年超出預算,儲備愈多的同時,政府出手闊綽,開展一個又一個的基建工程。從三跑、高鐵到西九,這類基建不見得物有所值,未必好過將錢交到市民手上自由選擇。

 

經濟學者從邊際上(at the margin)思考,不會黑白二分的支持一點不派或派個清光,只是看見「錢多身痕」的政府太浪費,認為是時候還一點富於民,讓資源運用得更好而已。

 

評論質素參差,其來有自。幾星期前到電台清談節目講「公共知識分子」,提到現今媒介數量多,總要找辦法填塞時間空間,對專家學者的言論需求大增。

 

就算只對某學科某領域有研究心得,總不能只回答相關問題,面對眾多的出鏡見報機會應接不暇,結果是題材愈講愈闊,成為天文地理政治歷史無所不評的全能知識分子。加上博士教授銜頭在香港有莫大的威力,講錯了講過頭了也沒有甚麼後果,反而講中幾句大眾心聲就夠吸引萬人讚好。鼓動風潮的誘惑,造就了民粹色彩濃厚的事事評論員。

Share On
Dislike
0
經濟3.0     曾國平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