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學生會「山鳴」於六四前夕發聲明,當中表示「六四情不再,悼念何時了」,指不應再悼念六四。事件引起一批校友發起聯署批評他無知、冷血與懶惰。中大學生會會長區子灝表示,自己不是冷血,聲明只是針對集體悼念,認為只是「集體悼念已走到盡頭」。他稱自己認同歷史需要傳承下去,絕對不是跟六四切割。

 

區子灝表示,聲明目的是解釋不應參與支聯會晚會的原因,並不是呼籲遺忘六四。中大學生會不出席支聯會晚會的原因是認為六四晚會「行禮如儀、不思進取、消費六四」,指集會太形式化,又煽動中國國族主義。他認為不需要出席晚會才能悼念六四,在家中自行默哀亦可。

 

區指,若辦活動集會等必須扣緊香港社會情況。他暫時只想到兩個方向,一是「六四對香港前途的影響、想像、啟發」,另外是「六四對港人的意義」,但這兩個題目上年及今年的港大論壇已經討論過。

 

聯會主席何俊仁表示,六四燭光晚會有其中心意義。而晚會舉行形式,亦有不斷按意見修改。何俊仁反問,如爭取理念要隨時間改變,但為何未見成功就是被指不思進取。他指,尊重每個人有不同意見,但是次中大學生會呼籲結束六四集會的聲明確實也傷了不少人的心。何相信如果多些年青人出來參與,人數應可達高水平。未來希望拉回更多年青人參加燭光晚會。

 

區子灝稱早已預料聲明發出後會有頗大反應。有中大學生不滿並指聲明不代表他們,他認為若有同學很不滿他們做法,可循學生會體制提出罷免他們。他亦重申聲明的用詞、排版先後次序等可以修改。

 

而中大學生會前會長張秀賢指,學生會發出聲明就必須要負責,現在引起這麼大爭議,學生會須交代。他指,學生會有責任將六四歷史承傳,出聲明都是行禮如儀,認為若學生會提出新方向,就需要有行動配合。但是次學生會只發聲明,卻沒有實際行動,未必有意義。

 

張秀賢認為,若不想悼念可以不去,但最基本的責任應將六四歷史傳承下去,反問「建設民主中國點解唔係一件好事?如果覺得民主是好,點解中國推就變咗唔好」,他說可以不認同「建設民主中國」是港人責任,但民主是普世價值。

 

Share On
Dislike
0
中大     何俊仁     六四     學生會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