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穎嫻

熱中社會、政治、政策研究,主打房屋、青年、社福、教育。

認識戴耀廷(Benny)是在報紙筆戰,2014年佔中還未發生時,他每星期在報章寫佔中,我就每星期一篇跟他辯論佔中的問題,促使他不得不叫我去他office行一趟,還把「佔中死士」叫來,教導我佔中的道理。他告訴我他是如何在各個場合和組織奔走游說,叫不同團體支持佔中,聽罷他的解釋,不免有點感動。

 

翻查紀錄,Benny早在2004年已和陳健民、朱耀明等參與民主行動,他是食腦的人,拋出方案,希望有人接。佔中這壇嘢,火捧拋上天但無人接,他臨危受命挺身而出,無論你對他的評價如何,也不得不佩服他的承擔,最後成果有目共睹。
 

後來,他又於2016立法會選舉發明「雷動計劃」,雷動的威力昭彰,一開始大家認為無人會和應,最後效力驚人。

 

接著,在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選舉前,他開始宣傳特首民間公投。 其實早在2016年6月,他已經盯著選舉委員會,寫文批判宗教界選委選出辦法的問題。立法會選舉一完,他馬不停蹄到各個選委界別的 D-day[1] 解說,並親自落場選埋一份,這就是我跟他又交集的地方。不過要留意,選委選舉和「特首民間公投」是兩件事,選委和公投是分開的。


競選期間跟他熟絡,可以近距離觀察,發覺他極具企業家的特質:很多主意,有銷售能力,願溝通,能找到團隊協力,勇往直前。

 

他的主意很驚人,任何想得出來的意念都會落力推銷。他很厚面皮,視攻擊如無物,甚至話:「我慢慢都接受到戴妖呢個名,我想我思維也要更加戴妖」。有一次開會,說到「戴妖」,他還擺出「戴妖」的手勢。



我同Benny同做「戴妖」的手勢。

 

當其他人有不同意見,他總是不斷溝通,跟民間團體搞商討日,希望找到大家同意的方面,把活動推進。他是一個夢想家,因為夠 charm[2],執行各種事情總有很多人幫拖,民間很多團體都很聽他的。跟他相處,就知道他整個腦只有如何推動香港民主這回事,所有的思想、行為和話語,好像都是為此而生,沒有其他。宣傳拉票之事,他沒有交託他人,自己落手落腳。這幾個特質,都是成功企業家的特質。

 

企業家,一千個創業,得一個成功;一千條橋,得一個得,行得通,又未必可以執行,所以他成功搞了兩件香港大事[3]出來,會思考也會衝,絕對超乎一般學者及社運人士。他特別的地方是可以不循建制方法,例如選立法會、加入委員會等去掀動民情,而是在民間由無到有地「發明」一大壇運動。因循舊路容易,「發明」全新的抗爭方法及找到組識和架構去支持才困難,可見他能人所不能,有智慧又有膽識。縱使有很多事不完美,甚至受各個陣營千夫所指,他就是繼續走他的路。這個人我非常佩服,也興幸能與Benny 一同在高等教育界參選選委。

 

[1] 商討日

[2] 大學生用語,魅力的意思

[3] 佔中和雷動

 

作者 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chilliblog

原文出處:辣椒文集
http://chilliv.blogspot.hk/2016/12/blog-post_6.html

 

Share On
Dislike
0
戴耀廷     阮穎嫻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