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家健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試想,假如你是美國人你會怎樣投票?不少激進左派的偶像齊澤克(Slavoj Žižek)這樣以唔鹹唔淡的英語回應:

 

Trump. I’m horrified at him. I’m just thinking that Hillary is the true danger. Why?She built an impossible all-inclusive coalition. Look, the one point when I fully agreed with Trump was, you remember, when Bermie Sanders endorsed Hillary? He said, Trump wasn’t it simply true. He said it’s like somebody from Occupy Wall street endorsing Lehman Brothers.

 

早前解釋過寧選特朗普勿投希拉里的經濟邏輯,都是相熟芝大同門的心㡳話(近期奧巴馬醫改令保險費用激増的新聞,再次加強了他們反希拉里的決心)。其實關心中國和俄羅斯利益多過美國經濟的行家,同樣對希拉里耍手擰頭。這些經濟大右派的想法竟與齊澤克的出奇地相似,都是怕了希拉里!然而,我的文章發表不久便先後有370位著名經濟學者聯署警告不可讓特朗普當選,和另外20名諾貝爾經濟學奬得主一起呼籲支持希拉里做總統。說過了,大家無須認同反對希拉里的理由。要留意的是原來從右到左都有知識分子為反對希拉里而支持特朗普,這是一個現象,一個當今左右難分的現象。這個左右難分,使大選前股市表現更難解讀、大選後股市走勢更難預測。

 

政治經濟周期理論有準有唔準

美股上周跌市,個別傳媒馬上大造文章,指跌市預視現任執政的民主黨選情勢危。什麼邏輯呢?根據以往統計數字,大選前三個月股市下跌代表現任執政的黨派會有超過八成機會落敗。另一個信不信由你的統計規律,是過往民主黨執政年間股票市場的回報率平均比共和黨執政時期高出近一成。

 

經濟學有兩套政治經濟周期理論:其一,「機會主義政治經濟周期」(Opportunistic Political Business Cycle)假設臨近選舉現任執政黨派想透過受歡迎的政策刺激經濟來提高競選連任的勝算,問題是有記性的選民會這麼容易受騙嗎?其二,「黨派政治經濟周期」(Partisan Political Business Cycle)假設執政黨派左傾或右斜會影響經濟表現,問題是政客不是都個個一樣嗎?

 

政治經濟周期的實證研究有很多。關於機會主義的那個,數據顯示縱使想連任的政黨有意在選舉前攏絡選民,但一來要操控大市不易,二來不是儍的選民會懂得分辨短暫的經濟表現與施政好壊有否關係,在先進民主國家一般不見得選舉前經濟增長特別迅速或失業率顯著回落。美股短暫受壓,我很懷疑選民會怪罪於民主黨的頭上來。至於黨派的另一個,數據亦否定了所謂的「民主黨溢價」(Democrat Premium)。利用預測市場及金融期貨市場的數據加上2004年布殊與克里的選戰中誤導市場的票站調查結果,一項研究指出共和黨小布殊的意外連任令股市向好:隨票站調查結果最初誤導小布殊連任的機會率由約55%跌至不足30%,美國股市應聲下跌了1%;但當數小時後發覺票站結果逆轉時,股市隨即反彈上升了1.5%,而利率、油價及美元滙率亦同樣先跌後回升。再用類似方法回顧過往一個世紀的美國大選,亦發現每當共和黨候選人勝出總統選舉股價都平均上升2%至3%。換句話,往績顯示右傾的共和黨執政有利股市。

 

希拉里明左實右推翻共和黨溢價?

回說今次大選的左右難分。發現「共和黨溢價」(Republican Premium)的其中兩位經濟學者最近為今次大選做了一項研究,竟得出他們認為是相反的結論:在希拉里與特朗普首埸公開辯論後市場普遍認為希拉里表現較佳,一個預測市場於是馬上把希拉里的勝算由63%調高至69%。同一時間,美股、英股、亞股、油價、以及美國幾個主要貿易伙伴的貸幤對美元統統顯著上升,而美股期指波幅卻大幅收窄。由此推論,代表共和黨特朗普當選將會令股票市場蒸發10至15%!

 

所謂Occupy Wall street endorsing Lehman Brothers,在連激進左派偶像也寧選特朗普勿投希拉里的世界,股票市場真的會「從今天起我竟調亂左右」嗎?我有三個疑問:首先,辯論後股市向上,是因為希拉里勝算上升,還是市場不明朗因素下降?其次,上周的跌市,是因為希拉里的選情再次被電郵門拖累,還只是市場不明朗因素增加所致?最後,內地股市和人民幣為什麼沒有隨其他地方的一起升跌?還嫌未夠亂的話,再聽聽人稱「列根經濟學之父」的David Stockman最近警告,不論誰當選股價都會下插25%。風水佬呃你十年八年,期待大選結果公布後股市給我們多些啟示。

 

徐家健

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