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張德江訪港時,在環球貿易廣場(ICC)上投射著一連串倒數中的數字。該公共媒體藝術作品在活動主辦方的官方名稱為《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該九個位數字的倒數,是顯示 2047 年距今的秒數。作品雖然獲得不少正面迴響,卻惹來主辦單位的反彈。藝發局的電影及媒體藝術組主席鮑藹倫與是次展覽的獨立策展人Caroline Ha Thuc在23號凌晨發表聲明,指「倒數機(2016)」不再屬於展覽的展出項目,由23日起不再展出。作者昨晚發出聲明回應,批評藝術發展局誤解藝術本質,並指以作品名稱及概念被改動這虛構理由,將藝術品從展覽中移除,正是缺乏專業操守的表現。如此表現讓參展藝術家蒙上污名,難以服眾,難免讓公眾懷疑決定乃政治審查。

 

該作品原屬於藝發局主辦的「第五屆大型公共媒體藝術展:感頻共振」活動旗下,作品策劃人本地藝術家黃宇軒 (Sampson)稱,香港藝術發展局早前邀請藝術家林志輝和他自己於 ICC 進行光影創作。在接受《立場》訪問時,Sampson直言不滿平日 ICC 外牆投映月亮雲海,希望借此機會在全港最大的屏幕,「做一些對香港人來說是有意思的東西」。Sampson 指,九七前香港到處放置回歸倒數,於是決定參考當年倒數裝置,製作大型時鐘,倒數 2047,希望港人關注「2047問題」。

 

沒有作者解釋意念,觀眾大概不會讀懂那九位數字是甚麼一回事。但是Sampson指如果向藝發局提交的解釋寫得太具體,便會逃不過政治審查,「如果寫得太白,就沒有辦法在那裡出現」。他透露,ICC 要求事先檢視投映作品,並向 Sampson 強調「少少政治都無法接受」。在呈交藝發局的官方解釋中,引用王家衛的《阿飛正傳》裡最經典的對白「一分鐘的朋友」,稱作品是用以提醒市民香港電影文化那點點滴滴的重要性。

 

作品原定於5月18日至6月22日展出,5月19日下午藝發局回應指,若作品暗藏其他訊息,乃創作人之個人意見,不代表藝發局立場,作品會如常展出。但藝發局在5月22日深夜宣布,在ICC外牆展示名為《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的作品,不屬展覽項目,並指負責項目的兩位藝術家違反協議。指控黃宇軒和林志輝在無知會策展人及局方情況下,自行宣布作品名稱及概念改為「倒數機2016」,違反當初與策展人及局方之間的協議。聲明中更揚言認為兩人的做法危及業界於公共空間展示藝術品的可能性。

 

在昨晚(23/5) 9點,黃宇軒、林志輝兩人發出聲明,指參展作品內容策展人完全知悉,這全長九分半鐘的作品中,最後一分鐘的影像,是2047年7月1日距今倒數的秒數。四月之後未曾改動。兩人又指,相關展覽的場刊、網上資料及一切文字資料,皆由主辦方向外發表,他們不可能有能力改變作品的相關資訊。

 

他們又指,在5月18日發表了名為《倒數機》的作品,該作品由一網頁和一段一分鐘的網絡影片組成。該一分鐘的影片,是在中環拍攝《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展出時最後一分鐘的內容所得。《倒數機》與《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有關係,但絕不是同一作品,不可能改變《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九分半鐘影像作品的名字和概念。

 

他們亦批評移除作品理由失實,意圖阻止解讀作品等於提倡禁言,聲明指,藝發局曾在5月19日回應,「(該作品)呼籲觀眾珍惜每一分鐘,背後若暗藏其他訊息,乃創作人之個人意見,不代表藝發局立場。」指任何人,包括藝術品的作者,都可對作品持有個人意見。但隨後卻改變立場。兩人指,「作品名稱和概念已改變」不是事實,只是藝發局的詮釋。他們亦批評,將藝術品從展覽中移除,正是缺乏專業操守的表現。如此表現讓參展藝術家蒙上污名,難以服眾,難免讓公眾懷疑決定乃政治審查。要求藝發局收回早前聲明以及決定。

 

創作者就藝發局及「感頻共振」策展人停播
《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的回應:
請藝發局收回不實聲明,停止任意移除作品
就藝術發展局及策展人昨晚11時30分發出,關於停播《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的聲明及各界討論,我們有以下事實補充和澄清:


1. 參展作品內容策展人完全知悉,四月之後未曾改動


展覽的策展人從今年2月開始,一直知悉及清楚《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這全長九分半鐘的作品中,最後一分鐘的影像,是2047年7月1日距今倒數的秒數。她清楚知道我們設計這九分半鐘的作品,最大的願望,是讓該倒數的影像,可以順利展出。


今年4月3日,我們跟策展人確認最後版本的作品名稱和概念後,就未曾改動過。同年4月28日,我們交出《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最後版本的九分半鐘錄像後,也無法改動它的內容。在此之後,我們的作品已完成。


事實上,相關展覽的場刊、網上資料及一切文字資料,皆由主辦方向外發表,我們不可能有能力改變作品的相關資訊。5月22日晚,《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這九分半鐘錄像最後一次展出時,在大廈外牆上展示該作品的的名字確為《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


2. 《倒數機》跟《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絕不可能是同一作品


我們跟另外幾位朋友組成的「打氣小隊」,在5月18日發表了名為《倒數機》的作品和藝術行動。該作品由一網頁和一段一分鐘的網絡影片組成。該一分鐘的影片,是在中環拍攝《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展出時最後一分鐘的內容所得的。《倒數機》這作品與《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有關係,但前者極其量是對後者詮釋的新創作,或是一「嵌」在前者的作品,它不可能改變後者——那九分半鐘影像作品——的名字和概念。


創作《倒數機》如果被指為改變了《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的名字和概念,實是匪夷所思。《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的內容早被提交與確認,根本從無改動,也無法被更動。直至昨日,該展覽的網頁上的資料也跟我們早前提交的一致。我們從來沒有,向任何人提出過《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的名字和概念,要被改動。事實上,在聲明上自行改動了作品名字和概念的,是藝發局的聲明:從中我們首次得悉藝發局把該作品的名字和概念改變。


3. 移除作品理由失實,意圖阻止解讀作品等於提倡禁言


如果說展覽期間,參展藝術家不能繼續創作其他作品,甚至不能用不同方式談論自己的參展作品,否則會有改變自己參展作品的可能,顯然是不合理而無從理解的,但這禁言的願望正好就是該聯合聲明希望提倡的。
藝發局在5月19日曾向傳媒指出,「目前在 ICC 幕牆展出的作品《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由黃宇軒及林志輝創作,以王家衞電影《阿飛正傳》為概念,呼籲觀眾珍惜每一分鐘,作品以數字倒數時間表達,背後若暗藏其他訊息,乃創作人之個人意見,不代表藝發局立場。」事實上,任何觀眾都有能力和有權從完成的作品,讀到不同的訊息,「暗藏」這二字反映了對藝術本質的誤解,任何人,包括藝術品的作者,都可對作品持有個人意見。事實上,不論是藝術家的作品,或是任何人對任何作品的意見,都與藝發局立場無關。


不過,上述由藝發局發出的訊息,說明至5月19日為止,藝發局都並不認為《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的內容、名字和概念有被改動過。藝發局有責任詳細解釋,為何到了5月22日,會忽然認為《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六十秒的朋友》這九分半鐘的作品已被改動?


「作品名稱和概念已改變」不是事實,只是藝發局的詮釋。真正改變了的,是社會對該作品的接收態度。換句話說,令藝發局決定移除作品的原因,只是當中有人對作品的理解改變了。


4.局方以後能以牽強理由任意移除作品,才是真正危及藝術業界


如果藝發局相信藝術表達自由、支持藝術家,那為何要利用「藝術家已宣布將作品名稱和概念改變」這實際上沒有發生的事為理由,把藝術家的作品從展覽移除?藝發局如果珍惜與藝術家的信任,為何不先理解藝術家的觀點、先作有學術水平的研究後才作決定?以作品名稱及概念被改動這虛構理由,將藝術品從展覽中移除,正是缺乏專業操守的表現。如此表現讓參展藝術家蒙上污名,難以服眾,難免讓公眾懷疑決定乃政治審查。


藝發局的決定,是否才真正危及業界於公共空間展示藝術品的可能性?以聲明中的理由移除作品,極壞的含義是,今後藝術家的作品,不在藝術家自知的情況下,被局方懷疑有「名字與概念的變動」,就有被移除的理由。這問題,比公眾思疑局方受政治壓力而移除作品,後果更為嚴重。


5. 聲明和決定已成醜聞,理應收回


就此而言,藝發局將作品移除的行事手法,不再僅是藝術業界的問題或政治審查的問題。藝發局作為法定機構,作出顯然會引起公眾疑慮的重大決定時,濫用權力,提出缺乏知識基礎的不合理理據,無視公民權利,已在輿論中成了重大的公共醜聞。


我們要求藝發局收回不實聲明,停止對我們作並非建基於事實的抹黑,不獨因我們蒙受損失,更重要的是,該聲明的內容,踐踏了藝術專業和公民權利的底線,乃嚴重的公共醜聞,事情不再僅限於與藝術業界相關。


我們相信香港有許多正直的創作者和文化藝術工作者,會繼續共同為文化藝術的尊嚴及它的社會使命努力。最後,我們感謝就此事支持我們的朋友;亦感謝公眾帶出的討論,一直啟發我們和讓我們學到很多。


黃宇軒、林志輝
2016年5月23日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