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乙錚在《信報》發表評論文章,形容北京香港面對港獨主張進退失據,香港律政司因受中央政治壓力,而提出研究從《公司條例》、《社團條例》、《刑事罪行條例》和其他方面的刑事條例提出起訴。他指,大陸政治術語「大是大非」,每有政治目的,如今在律政司行文中出現,指起訴的決定或起源政治需要而羅織刑事罪名作檢控。除此之外,練指當權派的「港獨言論非言論自由範圍內」的想法是犯了邏輯三級跳。因其他普通法國家就限制言論自由的原則已建立清楚的解釋和界定,當中包括「即時可能引致的非法行為」、「清晰而即發的危險」。鼓吹港獨所能引致的非法行為,可能幾十年、幾百年也不會發生,故此以「在電影院內喊『fire!』」的寓言來論證「宣傳港獨不受言論自由保障」是在實行普通法的地區行不通。另外,他又批評「支持自決就是支持港獨」的邏輯怪異。

 

練在文中指,袁國強才剛說了「違反《基本法》不等同違反刑事法」的人話,轉個頭便因北京態度轉硬而馬上立案調查。「大是大非」,這字詞在大陸的政治行文裏常見,每有政治目的、須要跳脫法制束縛由上而下搞動員。這個四字熟語卻從來不是香港法律界的專業慣用辭,可是在袁國強的新聞稿中出現。練指,反港獨的「大是」力壓了法治社會不能因政治需要而羅織刑事罪名作檢控的「大非」。

 

他又指香港的法庭判案時, 法官可援引其他普通法法域的案例作為判案參考,外國有關限制言論自由的案例因而對「傳播港獨非法化」十分不利。這就是為什麼北京某位「法律學者」不惜在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說出了違反《基本法》第8條的話,認為香港現時的法律不再屬於普通法系統而必須以中國大陸的法律觀念去解釋

 

在自決與港獨的問題上,練至,人是有自由意志的;他/她可以選擇為善,也可以選擇為惡,不能因為人擁有自由意志、能夠按自己的偏好和道德業力在善與惡之間作選擇,便一早認定人是十惡不赦的殺人王、強姦犯。可是練指中共的哲學裏的確如此,人民的確沒有什麼選擇的權利。因此,北京官員說,要求自決等同提倡獨立,哪怕自決的選項還包括城邦自治、「一國兩制」甚至徹底「歸中」。

Share On
Dislike
0
法治     港獨     違法     香港民族黨     檢控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