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男點諗往往估佢唔到。MK夜場Club Legend給港產片《選老頂》取景的宣傳效果,竟不及被一男子成功控告Ladies’Night違反《性別歧視條例》!有呢啲條例,冇ladies優惠。小友渾水問我咁算不算反競爭,妨礙像他一樣的毒男與其他男士在夜場競爭女士的芳心?

 

放心吧,真毒男身邊港女再多都只係有份睇冇份爭,Ladies’Night的存廢是不會影響其競爭力的(technically speaking 毒男在MK夜場的競爭力是bounded below by zero)。再講,報道指夜場仍繼續向女士收取較低入場費,亦有大律師認為案件審理時原告及被告皆缺席,故欠法律爭辯的案件難以被視為具參考價值的先例。反之,被告花少少錢賠償原告的情感傷害,Club Legend今次被「一告成名」,現在連我這些冇蒲旺角廿幾年嘅金山阿叔都知道創興廣場19樓的夜場多女,冇Ladies’ Night但有呢啲宣傳分分鐘除笨有精。

 

經濟學怎樣看Ladies’Night呢?偶一為之的話,宣傳噱頭也。Club Legend呢啲優惠,卻是持之以恆的做法。據他們的Facebook網頁,逢周日至周四正常時段男士入場每位收費$300,女士只收$80。渾水等一眾偽毒男的立場,是不滿提高女士收費會削弱港女喜愛夜蒲帶來的大棚福利。大棚福利本是經濟學上的「界外效應」(externality),女太少了。但夜場利用較低入場費吸引女顧客,卻「內化」(internalize)了這個界外效應。夜場非社企,東主的立場當然不是為了內化甚麼界外效應。市場經濟之妙,是當夜場知道男女顧客需求的互補關係(demand complementarity),優惠女顧客刺激男顧客需求大增,$80任飲招呼女顧客蝕頭賺尾(loss leader)亦可以係除笨有精。

 

當然,做生意優惠女士不一定為了蝕頭賺尾。教科書的老生常談是女顧客夜生活選擇多,於是需求彈性較高下夜場價格分歧去也。但當《其實毒L一個更開心》唱到街知巷聞,毒男與剩女之間哪個需求彈性較高,香港經濟學界還未達成共識。更重要是從《性別歧視條例》到《競爭法》,牽涉蝕頭賺尾或價格分歧都是可免則免的辯方大忌。Club Legend一案辯方未有派代表出庭,尚未鑄成大錯。以後上訴或再有同類案件時,緊記以「成本不同」為辯護理由。男士酒量未必有女士幾倍,但據身邊蒲友統計數字顯示,屎枚爛猜唔飲得之人多為男性。這類男性不但容易發酒癲打爛酒杯,放他們在任飲場更是人出酒佢出命。當夜場清潔工人發現男廁一地pizza,要找出真兇收取清潔費用交易成本已是天文數字。以華盛頓經濟學派的委託(proxy)價格理念解釋「呢啲優惠不是屬於你的」現象,因為阿哥你難招呼囉。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https://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