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蕭生宣布了《蕭遙遊》將會在5月23日完結,現在節目處於倒數階段。倒數期間會有不同嘉賓主持到《蕭遙遊》,上次是吳明林,蕭生在新城時的拍擋,做落寶刀未老,風采依然。昨天到高登男神,香港楝篤笑界開山始祖黃子華。子華與蕭生的對話很有味道。

 

黃子華的出現與成名是一個奇蹟。他浮沉於進軍娛樂圈多年,毫無寸進,子華在1990年攪了人生第一次楝篤笑,名為《娛樂圈血淚史》,宣告自己退出娛樂圈。嚴格來說,這是「退出娛樂圈宣言」。但世事難料,子華在楝篤笑中找到知音,好評如潮。這些好評,為他帶來不少參與電影編劇及演出的機會。但票房一再證明,最適合黃子華發展的仍然是楝篤笑。子華楝篤笑的題材由起初的娛樂圈,逐漸伸延至宗教,家庭,工作,愛情,人生意義,環保,政治,社會意識形態等不同範圍。好好笑的笑話包括「愛情72小時極限」、「搵食啫,犯法呀」、「低B做特首」和「負家產」等。

 

黃子華的笑話是很有深度的。有深度者,有計算,有鋪敘,起乘轉合,然後才去到笑位,這樣聽了聽了,然後突然使人想笑,因為是回笑微笑。例如有一次,黃子華先講《窮爸爸富爸爸》,再講《dummies》系列,簡稱「低B」系列,再講董生是否看了「低B做特首」?公演時連子華自己都想笑。注意,這不是說董生低B,是說那本書是「低B」。這樣一個長長的笑話,笑點恰到好處,必然幾過多番計算。

 

其實所有藝術,背後都是經過多番計算,如弦樂,就要思考換把位的問題。選擇不同的把位,會影響音樂的流暢度及overtone等音色。所以黃子華的笑話,是有深度,有藝術成份的。還有,音樂家可就同一個作品作,可多次演奏。例如貝多芬第九交響曲,巴赫無伴奏大提琴組曲。但是講笑話,你可以一年一次作多場表演,但下一年,你就要有新的笑話。能夠不斷找到新的笑話,子華笑話的題材靈感多是從生活中累積而來。當他觀察到香港人的意識形態改變了,從以前比較寬容,開放,變到今天的封閉,自己得不到,就要别人也得不到時,他就想到「魚蛋甜醬」的笑話。而在雨傘運動期間,子華更即場改笑話。好的文學家,是透過文字寫出一個地方的特質。子華的笑話是很地道,很有香港的特色。

 

在這集《蕭遙遊》裡,子華問了蕭生為何對時事評論失去興趣。蕭生的回答是預期9月立法會選舉後,建制派在直選也超越民主派。而現在立法會外,自雨傘運動後,已無抗爭。當建制派完全控制立法會,香港將進入黑暗時期。子華的回應是,就算黑暗,也可告訢市民前景將可怎面對。子華坦然,這幾年所發生的事,令人笑不出來,,但他希望能最少做多一次楝篤笑,把這些事說出來。子華與蕭生,兩個智者的一次對話,留結《蕭遙遊》觀眾美好的回憶。

Share On
Dislike
0
蕭若元     黃子華     蕭遙遊     Daniel Lee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