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國淦醫生

香港大學家庭醫學榮譽助理教授,愛好寫作,熱衷教學。不甘心只做醫學美容,要走進社區,看盡人生百態!

近日,有一網絡媒體分享了一張照片,相中人就是有暱稱宇宙GEM的鄧紫棋,她在日前出席一個音樂頒獎禮時所穿著的服飾,驟看起來像有不少蟲蟲在身上,立刻 成為一時的佳話。然而,社交媒體上的醫生好友赫然發現相片上另一特別之處,鄧小姐的手臂上出現了一條很粗的......血管!承接上一篇的「檢驗的藝術」,今次要談的就是所有醫生必修,及終身受用的技巧 - 靜脈導管穿刺術!

 

相片中鄧紫棋那條特別粗的血管,是位於antecubital fossa(AC fossa)的median cubital vein,在AC fossa裏還有兩條較粗的血管,分別為basilic vein和cephalic vein,會延伸到手腕的地方。建立良好的靜脈通道的目的,包括有助血液順利取出,輸進血液、營養及藥物,還有做影像掃描時可灌注顯影劑。上肢的表面血管 通常是建立靜脈通道的首選地方,既可容許病人作有限度活動,亦可以減少靜脈發炎的機會。現今外國的的建議,在進行非緊急的靜脈穿刺時,應該先把進行注射的 地點加上麻醉膏和注射麻醉藥水,減輕痛楚;遇到困難的血管,亦應該使用超聲波導引,免卻反覆穿刺帶來的不適,當然在香港是甚少見到有人跟從這些建議吧。

 

做醫學生及實習醫生,最煩惱的不單是記載不同醫學上的知識,還要學習如何「打drip抽血」,這些醫學日常往往令人感到苦惱。這些技巧,看似簡單,其實不 然。我在實習的日子裏,分別面對過最容易做導管穿刺的孕婦,最難尋找血管的小孩,最幼最曲的老人,及尋找不到血管的化療病人,這些經歷都是十分刻骨銘心。 回想當實習醫生第三天,在婦產科內遇到一名急症婦人,出現嚴重血崩以致血壓急降和休克,主診醫生A著令我趕快抽血進行血型配對及建立靜脈導管。當時的我傻 乎乎,拿了一條21G的導管準備進行穿刺(Needle Gauge乃指導管粗幼度,數字越大導管越幼),身旁的A醫生瞥見,立刻怒吼:「你傻了嗎?現在是搶救呀!搶救case用18G針㗎........」嚇 得我手心冒汗,趕忙取回18G導管再做,幸好病人經治療後血壓回升,氣色好轉,才不致幫倒忙。A醫生及後告訴我,婦產科病人的血管已經是最容易做穿刺的 了,她們也是最容易失血的一群,所以可能的話,全部都要有一條18G的導管作預備。於是在這三個月,我應付了最容易的血管穿刺。

 

接著的幾個月,我便要去處理外科病人,包括一些患上腫瘤需要進行化療的病人和一些小朋友。化療藥物普遍屬刺激性,若然不慎使這類藥物流到皮膚組織,會令病 人感到痛楚,組織亦會受到破壞,所以需要利用較粗的血管來導入這類藥物。可是血管經過一兩次的化療的「洗禮」,便不能再使用,結果可用的粗血管買少見少, 經驗病人遇著一名新丁擺放導管,不其然地抒發情感:「囁,今次又有排受。」「試幾次不行便要找人幫手了。」作為實習醫生當然要謙卑,還好的是大部分時間都 不需要求助主診醫生,但冷言冷語的確不好受。至於兒科病人,血管很隱蔽,大多不懂得聽從指示,一方在拼命尋找,一方在拼命掙扎,不時會出現失敗的情況,出 現瘀青或紅腫,縱然已經馬上道歉,但母親仍會有一些說話間接講給你聽,不過做實習醫生最重要是學懂忍辱負重 - 啊,不對,是應對技巧,不要理會太多閒言閒語,盡快把工作做好,為病人爭分奪秒呢!

 

到了內科,挑戰更大,面對老人家「高高低低彎彎曲曲」的血管,真的非常懊惱!手部的血管已經找不到了,唯有在雙腿上尋覓。腦中風的病人往往出現「較剪腳」 (長期臥床及病理影響導致雙腿交疊繃緊),遇上感染需要接受較長期靜脈抗生素注射,有是真的無計可施;又或者有心臟衰竭的病人,出現手腫腳腫的情況,需要 緊密監察心臟負荷及灌注強心藥,這時便需要運用在中央的靜脈了。中央靜脈導管穿刺,比周邊靜脈穿刺困難,因為雖則中央靜脈較大,但該處重要器官較多,而且 同樣肉眼看不見,初學時確實有點困難,但經過多次指導及反覆練習後便可以成功,況且血管導管打得好,將來到不同專科也用得上,到時你便會手執多項救人的絕 技呢!

 

能夠駕馭血管,便可以拯救生命。師弟妹們要多加努力!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