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gitsjg—史兄

80後,機緣巧合成為第一代博客,博客群組《香港原人圈》成員之一。

 

上回提要:史兄畀人跣,誤墮種金陷阱。https://goo.gl/1MRKNN

有關投資嘅嘢已經講完。呢部份係講解之後發生嘅事,篇幅比較短。

───

畢業投身火坑,機緣巧合同返港女一齊,無耐又散咗。分咗手無耐,有日港女打畀我。

由於同黑社會圓圓分手之後,畀佢啲男朋友兇鳩我,所以我聽咗電話無出聲講「喂」。

過咗五秒,死寂一片。

「仆街,你喺唔喺度。」港女大聲呼喝。

「你以前唔係咁爛口。」我扮佢嘅語氣講嘢。港女以前一日到黑都話「你以前唔係點點點」。

「跟得你個仆街多囉。」

「又唔見你大脾之間生碌鳩出嚟?」

「妖,唔講呢啲。你條弱智以前咪領過嘢去咗種金,無咗皮幾嘢嘅?」我梗係無講畀佢知阿純嗰萬幾蚊其實都係我畀,所以佢一直以為我只係畀人昆咗一個$11888、而唔係兩個$11888。

「呢啲咁慘嘅嘢,你做乜仲成日拎出嚟講?畀個咪你去銅鑼灣Sogo門口講好唔好?」

「唔係呀,我朋友Alice好似領咗嘢,沉迷種金,不斷叫人參加佢公司搞嘅計劃,入咗就可以每月搵兩三萬。早兩日又打畀我,話我唔參加唔緊要,可以推介其他人嚟。」

「嘩,雖則同你分咗手,點都算係一場相識。你點解咁黑心,又諗住推我去畀人呃?係咪我嗰陣屌得你唔夠大力、教訓得你唔夠?點解?點解?」

「唔係呀,我同Alice識咗廿幾年,我想搵你拯救佢出火海呀。」

「點呀?想我用美男計?終於諗起,我嘅美男計都曾令你跌入天仙局咧咩?哈哈哈哈哈。」我一早知佢想點,不過純粹玩佢。

「幫唔幫呀?」

「勉為其難、略盡綿力啦。」我又衰好人。

開口中。Alice嘅種金農場,真係喺銅鑼灣SOGO,不過係旁邊嘅15樓辦公室。

───

上到去,一樣嘅格局,一樣嘅氣氛。人大個咗,終於知呢一種氣氛,叫財迷心竅。呢種氣氛,我亦喺另一個女友(黑社會圓圓)嘅屋企人身上感受過。

嚟同我傾嘅係一條望落去20出頭嘅MK仔。佢著住套唔係好稱身嘅Armani 西裝,戴一隻唔係好啱size嘅藍撈……條錶帶闊到可以放埋佢另一隻手入去。一身名牌,但全部衣不稱身,唯一稱身嘅,只係佢嗰個MK格。入型入格。

一貫風格,港女朋友Alice一個左、MK仔一個右。兩條友不斷夾擊我,再拎幾本公司嘅嘢出嚟講老闆有幾把炮,又係Greenspan、又係基金界。條MK仔不斷向我炫耀自己搵六七萬,我而家入行跟佢搵食都可以搵到兩三萬。又話我衣著寒酸(呢個係真,到今時今日都係,哈哈哈哈哈哈),應該搵錢唔多,工字不出頭。

我好記得,佢講咗起碼三次「工字不出頭」。一邊聽,一邊喺度陰陰咀笑,心諗:

「屌你條死MK仔,喺度沙呢龍虫。幾皮嘢咋嘛,我搵嘅錢,用日元計再換返港幣都多過你啦。」

我一路扮有耐性聽佢講,直到佢講第四次「工字不出頭」。

我大力咁拍枱,企咗起身。

「屌你條MK仔呀!工字梗係唔出頭啦!出頭嗰個係土字呀,老撚土個土呀!」

我唔明點解我自己咁撚嬲。只係一句「工字不出頭」啫。可能呢句嘢勾起我同阿水嗰段回憶;更有可能係我怪佢啲對白來來去去嗰幾句,聽到我悶。

我望望Alice,好大力拍佢膊頭,咆哮:

「屌你!清醒啲啦,屌你老母你真係夢遊仙境!成檔嘢邊有營運呀?邊部份帶嚟公司額外業務呀?一咪只係叫人畀錢,無服務、無產品,完全接火棒,呢檔嘢點會玩得耐?」

全場靜晒,每一個人都望住我。嗰陣我應該要有啲驚,因為呢班友通常會勾結啲黑社會。如果咁啱有黑社會喺度,我就由做好人,變咗做仙人。不過呢,我又同黑社會、販毒拍過拖,驚你老母有牙咩。

我怒氣沖沖,一口氣推開排緊隊嘅人,入咗電梯。

Alice追入嚟。

關咗門。

「阿史,話唔參加唔緊要,唔好動氣,錢你唔搵就算。」Alice好擔心,但佢最尾嗰句又挑起我條根。

「你真係改啱名,Alice。你仲夢遊仙境緊?你係咪戇鳩戇上腦?話咗你知檔嘢無business model,只係昆鳩你水。我當你係朋友先嚟話你知。」

再爆完一下,要講嘅嘢都講完,我抖一啖大氣,合埋隻眼等。

「阿史,話唔參加唔緊要,唔好動氣,錢你唔搵就算。」

我無copy and paste錯,佢真係重複一次對白。

無佢咁好氣,我只係想盡快離開。

落到樓,我同佢講:

「你慢慢諗下我啱啱講嘅嘢啦。係咁先。」

之後,我再無見過港女呢個朋友。

其實,我連港女都冇再見過。

───

隔咗一年半載有次港女SMS同我講,話Alice某日突然叮一聲,諗起我講嘢嘅,發現原來檔嘢好似有問題。諗下諗下,再拎返啲本金就退出咗。

「佢叫我,代佢講聲多謝你。」

「叫佢畀我執一劑先講。」Alice都秀食可餐。起碼可食一餐。

「我代佢畀你執咗好多劑啦。當年。」

一命換一命。如果我冇畀嗰幾皮嘢學費,港女個朋友最終可能蝕到底褲都冇得剩-我甚至乎聽過有女仔為咗還錢,要落火坑做舞小姐。都好,好人有好報,儘管唔係報喺我身上。

───

又隔咗幾年,我喺「辦公室七不思議事件」之後轉咗工。某日喺新公司嘅電梯大堂同老闆等緊電梯嗰陣,撞到阿水。

阿水恭恭敬敬咁同我老闆打招呼。

「咦,你入咗嚟做?」阿水問。

我係咁意點一點頭,完全無打算答佢。

「我喺xx樓,你喺邊層?」佢再問。

其實我腦海已經不斷重播當年呢條死仆街含家剷叫我畀$11888*2種金嘅片段,佢講嘅嘢無一句入到耳。

我望住阿水。無出聲。

一直無出聲、無表情咁望住佢。

佢有啲驚,又有啲疑惑。

但我依然無出聲、目不轉睛咁啤住佢。

「叮!」

我等緊部電梯到。

阿水用10級疑惑嘅表望住我。我用好不屑嘅眼神,望咗佢一眼、低頭就同老闆入電梯。

「乜你識阿王子嫁。」老闆問。

「阿水?」

「係呀,阿水嘛,啲人叫佢王子。」

「哦,係呀……中學同學嚟。」

「條友叻仔呀。2007年嗰陣搵咗好多客做killer(accumulator,又稱I-kill-you-later or killer),殺咗好多客,搵咗好多錢。啲人叫佢沙地王子,油水多、錢多,又泊到好碼頭,公司超新星嚟。」

以前呃人種金,而家呃人買accumulator,十幾廿年,死性不改。銅油酲始終係用嚟裝銅油,食屎狗係改不了食屎。

不過你唔好理,嗰陣佢已經係年薪幾球嘅高層(一球=$1 million, US$ btw)。辦公室望住成個維港,家住禮頓山,住洋樓養番狗,生活美滿。點睇,阿水都係一個傑出、不可多得嘅人才。

歷史,總由勝出嘅一方撰寫。

好人有好報?

我從嗰陣開始已經唔會再相信。

唔信你問下我以前啲女友,哈哈哈哈哈。

──────────────────

最後,騙徒手法層出不窮,但乜嘢投資、香薰、購物優惠,全撚部都係門面嘢嚟。班仆街只係睇中咗人類「唔使點做可以有收入」嘅弱點,設計一啲計劃嚟呃錢。特別係啱啱畢業嘅後生仔,收入唔高,社會經驗唔夠(即係無領過嘢),又懶有滿腔熱誠,好易中計。

如果你有個平時無乜搵你嘅朋友,突然whatsapp你,廢吹兩句就話有啲嘢想搵你傾下。如果佢唔係做保險,好大機會就係做倫敦金、或者係種金。總之,你中咗計,就好撚甘。

完。

──────────────────

(1)史兄《婚姻這種邪教》第四版已上市 https://goo.gl/nwSQ4Y

(2)史兄新書《史詩式愛情》;預計4月底、5月頭出版

(3)【真。技術分析】龜波氣功的效益:http://goo.gl/8QaN5x

──────────────────

廣告時間:不要問,只要like,仆街史兄的專頁同IG。
Facebook : https://www.facebook.com/Relgitsjg
IG (主要用嚟睇女仔) : https://www.instagram.com/iamuncleshit/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