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友斑

建築師、公司合伙人,業餘寫作,夾雜於新舊世代之間,寫盡港式生活故事。

這一陣子,天天都有自殺新聞,而且主要都是學生,藍友斑也很難過,老實說,我不可能理解他們為什麼會走上自殺這條路,只是青蔥的歲月和年頭,卻用這種方式來終結自己短暫的一生。

 

像我這輩三十多歲的中年人來說,身邊真的沒有朋友會如此終結自己的一生,想起生命中最難過的一關,應該是高級程度會考(AL)的時候了,那段時間每天就16個小時是用來溫書又唸書,我跟好幾位兄弟一起在自修室內奮鬥,那應該就是藍友斑感覺最辛苦和漫長的一段時間了。好不容易捱到高考結束,在放榜的一天,好友Thomas如此跟我說:

 

「連高考如此不人道的生活都捱過了,我實在想不到還有任何沒法捱過的難關。」

 

這個句子,在藍友斑腦海中印象很深,我也是如此地確信著,每次工作遇到難題,或者生活上有什麼不如意事,我都想起這句話,然後就咬緊牙關面對它。

 

然而近日自殺死的,有港大和理大的學生,這令我很震撼,到底這一輩二十出頭的年青人,在煩惱著什麼?

 

當下藍友斑的辦公室內,有六、七位剛從建築系畢業的年青人,我平日都會出外用膳,今天我遲了出外,才發現辦公室仍坐滿了人,每個小伙子就擠在一起吃自家帶的飯盒,我問他們是不是常常帶飯上班?原來當中有五個人,自從上班以來,就一直帶飯回公司。

 

「阿頭,中環啲午餐咁鬼貴,日日食荷包大出血呀!」Sam如是說。

 

其實眼前這班年青小伙子,藍友斑請他們的起薪點,最低都有兩萬港元,但講真,在中環上班,分分鐘午餐都已經吃光所有薪水了,這一點我很理解;但總不可能天天都要吃自家飯盒吧?Sam繼續講:「我自己就想儲多點錢,希望30歲前可以結婚買樓!」

 

不是吧?你阿頭我三十有六,仲未結婚,就算要買樓,也要看時機啊,人生不是一張又一張的Checklist,要在幾多歲前完成什麼,才叫成功的人生,不是嗎?我不明白為什麼年青人們,會如此急於完成這些checklist?

 

但請你不要笑,或者年輕人的壓力,就是來自如此一張checklist,這些checklist除了是同輩壓力,我們這些上一代、上上一代,亦無法開脫,這是香港社會的共孽;我記得很細個時,已經不斷聽人話三十歲前要有齊「四仔」,相信如今你作為香港人,只要有間屋仔,已經非常令人羨慕的了。

 

當人預視到未來二十年,甚至更多的日子仍要活得很辛苦,或者根本無法完成那些checklist,又或對生活上的事覺得很不公平很不滿,將自己弄得別無選擇之時,於是只能走上自殺之路。你不得不承認,自殺對於走投無路的人,是唯一的解脫。

 

但在結束之前,請好好想清楚所謂的困局是否自尋煩惱,這些煩惱,很多時候只是一堆不必理會的social norms;藍友斑不會說那些老套的、勸人愛惜生命的話語,我只想大家切記:

 

你無法滿足所有人的要求和想法,人生中最重要的,就是對得住自己,亦僅此而已。

 

*《斑駁陸離》逢星期二、四刊於《 香港投資日報》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