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友斑

建築師、公司合伙人,業餘寫作,夾雜於新舊世代之間,寫盡港式生活故事。

台灣大選,蔡英文贏得漂亮,朱立倫、宋楚瑜也輸得磊落,經過兩次政黨輪替,民主對台灣人來說,已經紮了根了。本身藍友斑想去台灣看今年的大選,畢竟我很重 視此地,只可惜時間上不許可;身邊有不少朋友特意去台灣看大選,當日我也是開著網絡,一邊工作一邊看直播,看著他們打開一箱又一箱的票箱,身在香港的我, 只有羨慕的份。

 

一張選票輕於鴻毛,但背後的意義和歷史,實在太沉重和可貴了。

 

台灣人付出多少努力和血汗去爭取今天的一張選票,我無意在這裡娓娓道來,皆因那些歷史不是短短千字便可盡訴,這方面自有歷史及政治學者去做;我反而想說周 子瑜「被道歉」事件,對於國民黨而言,周子瑜的道歉短片,殺傷力真是太大了,片段一出街,國民黨大勢已去,事後大家都說,周子瑜是造王者,黃安是無間道。

但想深一層,周子瑜的道歉,我想她本人也從沒想過會有改朝換代的威力,而黃安也沒想過自己的「檢舉」竟會成為對家的催票機,這樣我們便不難得出一個推斷:誰是這次選舉的造王者嗎?就是網民自身吧。

 

話說回來,網民、社交媒體今時今日的威力,已經足以影響經濟、政治了,想像一下,如果周子瑜道歉時,世上沒有網絡,只有傳統媒體,那麼她的道歉是否能見光,還是未知之數;如今她的道歉短片在網絡上發放,一傳十,十傳百,網民本身,已經是一個又一個媒體。

 

這樣的走勢卻只會愈來愈極端,網絡論述、網民意見,就如一枚已經發射的火箭,它只能向前,不能倒退,社交媒體也實在大到不能倒,即使巨人一倒下,這段真空 期很有就有另一個巨人來填補,如是者,網絡就會成為社會上真正的「怪獸」,它無所不知無所不能,而主導網絡的人,就會成為真正的造王者。

 

換言之,此時如果你說世上最大的造王者,就是Facebook了,相信Mark Zuckerberg笑得很開懷,因為他本人及其公司,擁有最大的權限,去管理這個網絡世界,譬如以台灣大選為例,假如Mark Zuckerberg喜歡蔡英文較多,那麼他又會不會做一些有利蔡英文大選的決定?我在這裡下個假設,就是你在面書上看到的Post,大多數都對蔡英文有 利?

 

這個研究其實並不難做,譬如現在某個地區要選舉了,Facebook傾向某個候選人,向他所屬選區發佈多些正面的報道,相反,向他的對手就盡量post負面文宣,這對選情有多大影響?是的,這是純粹一個試驗,至於它有否違反道德,又是另一件事了。

 

如此再推論下去,網民只是造王者的工具而已,說到底,真正的造王者,仍是手握操作社交平台的決策者。

 

這令藍友斑突然之間,對網絡有一絲心寒,畢竟自從它出現以後,我就幾乎不從傳統媒體之中吸收訊息了,TVB在播什麼?我真的不知道,時間有限,既然可以從網絡知道最多的訊息,我也沒有時間斟酌別的傳統媒體了,所以面書本身,已經不是純粹的社交平台,經歷過雨傘運動、太陽花學運、以至林林總總的社會、世事大 事,這一切不是獨立的,當你所有事拼湊起來,就似一個大拼圖,我們目睹大事的發生,同時也參與其中,皆因你我都在這幅拼圖之中。

 

*《斑駁陸離》逢星期二、四刊於《 香港投資日報》

藍友斑 Bernard

Share On
Dislike
0
台灣     國民黨     蔡英文     民進黨     朱立倫     總統大選     斑駁陸離     藍友斑     大選     周子瑜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