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友斑

建築師、公司合伙人,業餘寫作,夾雜於新舊世代之間,寫盡港式生活故事。

商場如戰場,一樣講權謀、心計、時機,只是武器不是炮彈火箭而是鈔票而已。藍友斑在剛剛過去的星期一,打了一場人生中堪稱最漂亮的一仗。在商言商,本身已經打定輸數,但突如其來的反攻,令我公司成功將對手一軍。

 

這場戰爭的主要對手,是一間本地的大公司,說是對手其實也不太恰當,因為那公司有意買下我方的一項重要資產,其實那項資產我們有意出售多時,事先我也做了不少功課,聯絡了不同的大老闆,可是最後都沒有回音,只剩下眼前這位「對手」施生,他並非富甲一方,身家雖以億計,但只能算是中層的富豪,整項買賣他都坐定粒六,因為他覺得我們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只能將資產賣給他。

 

藍友斑上個月,幾乎大部分時間是用來跟施生講價,以及做一次又一次的due diligence,最後終於拿到了買賣合約,所有事都準備好,對家銀彈已備,只欠大老闆和我的簽字。施生給我一天時間做好最後考慮,在我眼中,基本上已經別無選擇,一天怎能反敗為勝?賣吧,這也了卻一件心事,當然我和大老闆所猶豫的,是價錢的確賣得太便宜了。

 

「銀彈已備,只欠簽字」,的確很有三國時期赤壁之戰前夕的感覺,問題在於,這次我們似乎是曹操。據說對家公司為了接管我們的資產,更請了一隊team來work it out,如果一門生意還未收入手中,就已經請定人手去run,行外人會覺得魯莽,但對家是非常experienced的收購好手,既然坐定粒六,他們如此高姿態,只是為了做到無縫交接。

 

這個時候,藍友斑座頭的電話響起,是大老闆打來,叫我去Grand Hyatt陪佢捉中國象棋。

 

「大老闆你唔好講笑啦,依家邊有時間捉棋?我仲諗緊有無其他潛在買家啊,我真係唔想蝕賣俾佢啊。」

 

「Bernard,你覺得自己呢次做成點?」老實講我覺得盡咗力啦,問心無愧,「咁就得啦,好啦將份contract放埋一邊,即刻過來Hyatt陪我捉棋。」好啦,既然係咁,我就即刻過嚟啦。份contract我仲耿耿於懷,於是拎埋跟身,反正預咗都俾大老闆簽啦。

 

去到Grant Hyatt,老闆笑咪咪咁已經set好棋局等我,其實藍友斑自細就好愛中國象棋,中學時參加過象棋比賽仲拎過冠軍,不過都真係好耐無玩,老闆咁我唔客氣啦。

 

「即管放馬過嚟,狠啲,唔使留情面。」老闆笑住講。

 

於是我即刻採取「炮居中」的全進攻陣勢,每一步都同老闆搏命,我唔知係老闆讓我定點,我好快已經抽咗佢車、馬、炮各一枚,自己只係損失一炮一象,個勢係我度,我諗唔到輸嘅可能性。「Bernard,好狼死喎!」咁係你叫我狼啲,我先咁行。

 

「將軍,無棋。」我望住鋪棋,我呆咗,係大好形勢之下,我竟然輸咗?老闆話我急進,話我大意,所有敗仗之所以輸,說到底,就是大意。此時此刻,老闆的舉動,我呢一世都會記得:「你嘅努力無白費到,你之前聯絡過郭生,係咪?佢今朝覆咗我,話有興趣。」

 

隨之就亮出一張價值港幣二千萬的銀行本票,話係郭生俾嘅大訂!我好激動,我問老闆係咪佢私下同郭生落左好多咀頭?老闆話原先郭生無興趣,但佢呢幾日用施生的合約做引誘,令郭生覺得自己唔買就蝕底,仲係我地同施生簽約前一日,成功將資產賣貴一倍有多。

 

事已至此,我從公文袋中拎施生份合約出嚟:「老闆,咁呢份contract,我估已經無必要簽?」老闆接過合約,再從袋中拿出zippo,笑了一笑,點火;將整份價值五千萬的contract,在我面前就此燒掉。

 

(續下回)

 

*《斑駁陸離》逢星期二、四刊於《 香港投資日報

‪#‎香港投資日報 ‪#‎腦細 ‪#‎三國 ‪#‎商戰 ‪#‎銀彈 ‪#‎象棋 ‪#‎斑駁陸離

 

藍友斑 Bernard

Share On
Dislike
0
商場     謎米生活文化     藍友斑 Bernard     藍友斑     中國象棋     戰場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