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my

創作人,曾從事遊戲機市場營銷,遊戲「孖寶兄弟」命名人,也曾經營影視會連鎖店及光碟發行。現經營動畫製作公司,擔任編劇及監制。

當你踏出監房大閘出冊,在回到高牆外的世界後,就意味著你在這生人中,再不會踏進這座監房了。第一次坐監的犯人(俗稱白手)卻再犯事,則會到黑手(再次入獄坐監)監房受刑,再犯則會到另一所監房服刑。除非你是積犯,入獄超過四次,否則除荔枝角羈留所外,不會踏足同一所監獄。因此,出冊就表示你幾乎是與這座監房永別,實在當你回到自由世界見到親友回歸生活後,就算是昨天在監房的記憶仿佛已是很遙遠的事了。

 

出冊後,你可能會跟在獄中的囚友再作交往,在獄中大家身份相同,高度無別,確是較容易作交心朋友。但大家一旦回歸現實,可能社交圈不同,背景有異,很容易就感覺有隔膜。就算有茶聚飯局,大家的話題也離不開在獄期間的種種。亦在此跟出冊的朋友作忠告,就算與囚友真的能作繼後的交往,在一個日子內仍要保持距離,彼此再度重新認識,看是否真的能作長期的朋友,還只是大家也只作監房的身邊過客。畢竟大家在監房相遇,大有『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惺惺相惜感情,一旦回到現實,大家的背景真偽,還需要重新認識。而這,尤其是錢銀瓜葛,借貸謀營,更加最好避免。

 

出冊後你重歸社會,一定會面對你曾經坐監的事實,你可能會感覺遇人白眼,像自己是不白之身般。如果你是知名人士,又或者是因傘後運動被捕入獄,經媒體稍作報導,在現今網絡世界你入獄的紀錄會永遠存在。就像你的案底和你的犯人號碼,成為終生的紀錄。

 

筆者曾因事兩次入獄,兩次也經媒體作報導,對於出獄後的處理,是大方的承認,甚至在所有的社交網絡內的個人資料,也清楚把曾經入獄的事說明,不作逃避。如有人問起我在坐監的日子在何處,我也會說當時正在獄中服刑。我這面對的態度是本著『若你認為我曾坐監而不與我做朋友,我絕對尊重你的決定。但若你知道我的過去,仍跟我做朋友,我會更珍惜這份友誼』的宗旨而行。而面對就業及商業上,我也是持這樣的態度。在過去並無因有人知我曾入獄遇白眼,亦對事業無甚影響,反之有朋友對獄中情況好奇下增加話題。

 

坐監當然是非常不幸的事,但是否沒有得著?不是的,坐監是對人生有一定的好處。好處是首先可以減肥,這原因在之前的篇幅已說過,不在此贅。另一好處是能增強面對逆境的能量,在出冊後遇到困難,只要一想到在獄中的日子,跟自己說沒有比坐監更困難,心境就放鬆了。當然,在獄中的所見所聞,所遇到的事也對自身經驗有所增長。並非在說坐監是好,只是希望曾經坐監的人,把負面轉化能量而已。坐監只是在人生中,加多點較深色的多彩。

 

這篇是本輯博文系列最後一篇,第一篇是在2014年底,雨傘運動後聞說會有參與者同路人會被秋後算帳,所寫給大家提供一些經歷,使傘後的朋友真的被捕入獄時能稍有知情。經蘇浩建議,不如在謎米作博客撰文,不經覺在一年多下寫了45篇。由被捕後的事發,到上法庭入獄後所有事情。在過程中筆者是以曾經任懲教署職員,及兩次作囚犯的經歷所寫,當中可能有遺誤,但所有情節都是親手經歷、感覺。希望這輯博文,能對可能入獄的讀者有用。總結仍是兩句『恐懼來自陌生,坐監並不可怕,坐監前的恐懼才是最可怕』。

 

在此感謝謎米香港、蘇浩,山卡啦、總編大曹和經協助本輯博文的人士。

 

Share On
Dislike
0
Tommy     監獄透視     入冊     出冊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