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友斑

建築師、公司合伙人,業餘寫作,夾雜於新舊世代之間,寫盡港式生活故事。

吳亮星,你係立法會講得出偷渡返大陸召妓,唔止侮辱了李波同佢太太,更侮辱了一整代的香港人。

 

話說藍友斑的家父,尋日睇到TBB新聞,講李波偷渡返中國,先勿論佢對李波事件的取態如何(家父是傾向建制的),但佢一聽到吳亮星咁講,當堂把幾火,家父平時好有口德,好少講粗口,都忍唔住問候吳議員老媽子。

 

因為,藍爸爸是60年代偷渡來香港的其中一份子。

 

我記得有一次飲茶,他同我講自己當年如何偷渡來香港,皆因當時中國好亂,亂到完全生活唔到,所以要離鄉別井找出路,當時佢同成班巴打,知道南方有個由英國管治的小島,叫「香港」,個度無共產黨,只要有氣有力,就可以搵兩餐食,於是就聯同一大班老友,想盡辦法偷渡落嚟,唔係講笑,那個年代物資匱乏,的確可以「一條褲兩份著」。而他們偷渡的方法,一是坐「大飛」,一是徒手游水,我阿爸當時好窮,無錢坐大飛,所以佢係後者。

 

游水係點游法?如果要用今時今日維港渡海泳來比較,簡直係小巫見大巫,維港渡海泳有路線,有救生艇,但偷渡游水去香港,係咩都無,你唔知自己方向正唔正確,更唔知海上面有無咩海盜or軍隊,想像下,要游水好幾日去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淨係諗都已經嚇親。如是者,藍爸爸抱住塊木頭,終於順利游水避難到香港,佢上到岸,第一樣食到的,就係火腩;佢憶述返,以前細個時,從來無係大陸見過咁大塊肉,更何況仲要賣到咁平,因為大陸最珍貴的食物,就係肉,以前大陸真係社會環境好差,只有新年先有機會食到肉,平日都只不過係食菜同蕃薯;所以豆腐火腩飯、或者叉燒煎蛋飯,其實係幾十年前,已經係香港人的浪漫。

 

就係一塊火腩,令到藍爸爸明白,香港的確係一塊福地,係度工作生活,實有運行。香港唔會有咩大躍進,唔會有咩大飢荒,唔會有咩文化大革命文字獄,只要你肯努力,香港地就會報答你,你一定食得起燒得通紅的豆腐火腩飯。於是佢決心將所有時間奉獻俾香港,由學徒開始勞力工作,係香港老老實實做了四十年,最後成為咗廠長,有二百幾個工人跟佢搵食,佢將自己搵到的錢,一部分返內地買地買屋,始終對於個代人嚟講,出外面工作,最重要係衣錦還鄉,呢一份,唔係咩大中華膠情意結,其實係本土情意結,因為始終佢都係大陸出世,但唔代表佢唔愛香港,本土情意結,並非只得一個。

 

偷渡落香港呢種行為,無錯,係犯法,但亦係上一代搵命搏的寫照,而吳議員佢講返大陸召妓,仲要係偷渡返去,某程度係對上一代的人的冒犯,雖知道幾時要偷渡返大陸?無錯,就係你係香港衰咗,要返上去避人世,即係你撈唔掂啦,係香港做事得罪晒香港人啦,先要走佬去大陸,先要絕跡香港,你睇張子強之類的大賊就知咩事,如果唔係,好地地係香港生活,點解要偷渡返上去?

 

所以吳亮星佢言論之白痴,並非只係「誤信老朋友」而已,偷渡返大陸就好合理?傻的嗎?而係佢係立法會上發言時,完全無考慮過自己言語的後果,呢種行為,真係純粹為抽水而抽水,你再睇佢一身銜頭,真係唔明白如此白痴腦殘的人,點解可以做到咁到咁多間上市公司、銀行執董,同埋做埋尊貴立法會議員。

 

我承認我真係好嬲,我嬲,係因為香港可以荒謬到有吳亮星呢種反智議員,係因為白的事實被曲解成黑的謊言,係因為呢番言論對香港上一代的侮辱,更重要嘅,係因為我深深植根的這個城市,卻親眼看著它被謊言、無知、嘲弄搞得烏煙瘴氣,一天又一天地沉淪和墮落。


藍友斑 Bernard

 

*《斑駁陸離》逢星期二、四刊於《香港投資日報》

Share On
Dislike
0
香港     大陸     吳亮星     偷渡     斑駁陸離     藍友斑     香港投資日報     斑駁陸離‬     ‎香港     召妓     ‎偷渡‬     ‎召妓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