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偉才博士是香港第一代電視天氣先生;退休前在天文台任高級科學主任測風雨,退休後四出講學、著書立說,在本網亦有主持節目《浩浩熵熵》。八足咁多爪,同樣圍繞著全球環境問題。

 

為響應年底的巴黎氣候峰會,李偉才成為「350香港」召集人,並發起香港的「全球氣候大遊行」,與全球示威者向巴黎峰會各國領袖施壓,落實減排。

 

「巴黎峰會存亡一戰」、「勿將子女推向深淵」等遊行口號,有環保團體認為過激而婉拒合作,但李偉才認為由全球暖化導致的氣候變化危機,已經成為人類當前最嚴峻的挑戰。《京都議定書》誕生17年,至今仍未全面落實,2009年哥本哈根會議亦沒有實質成果,令很多人失望。今年11月30至12月11在法國巴黎再次召開聯合國國際氣候高峰會,希望真可達成有效減排協議。

 

工業革命以來,人類大量燃燒化石燃料如煤、石油,已把大氣層內二氧化碳含量增加超過40%,令地球全年平均氣溫上升攝氏1度,再不行動,本世紀末氣溫可能會增加5、6度,會發生更嚴重天然災害,例如冰川融化、海平面上升,沿海地區會被淹沒;河流枯竭打擊農業,導致糧食短缺,「對人及物種都是大災難。」

 

節能是其中一個解決方法。但才哥對此不樂觀,現實世界的經濟模式鼓勵消費,「使少啲、消費不足就經濟不振,就好大鑊」,所以各國面對同樣問題,減排就會影響經濟發展,在追趕GDP、保經濟的同時,面對全球暖化帶來的危機,是非常艱難的決定。

 

才哥坦言,對巴黎峰會成效不抱太大期望,「背後硬邏輯好難扭轉」。明明情況已逼在眉睫,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仍不減反增,一切終歸是利益衝突。「全世界200個國家領袖,就等如200個超級富豪喺一間大宅入面豪賭,賭注就係呢間大宅嘅擁有權,但遊戲規則係冇人能夠離開賭枱,一離開賭枱就自動放棄……開始有個小火蔓延,但賭枱上嘅富豪,冇人肯起身救火,因為佢諗如果我宜家起身,就算救得熄,間屋永遠都唔屬於我;如果燒咗一半,而我盡快贏咗個賭局先去救個火,我都仲有半間屋嘛」。全世界等於這個賭局,沒有國家願意起身救火,「係死梗架」。

 

李偉才認為香港人環保意識一點也不低,故不怕反應冷淡,「但我覺得政府責任係更大,一方面要宣傳教育,第二方面就係政策,但政策好多時都係畏首畏尾」。他更透露不少各界名人亦同意出席遊行向政府施壓,當中包括法國駐港總領事Lilas Bernheim。

 

才哥道,「我們一定要發聲,讓政府決策者知道我們對問題的關注,不能再忍受。宜家唔做將來災難會更大,代價亦會更大。要表示願意犧牲短暫的經濟利益,換取後代子孫長遠利益」。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