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以為港大副校任命被否決了,事件就會過去。但去幾日,已有兩位校委當日發言的錄音在商業電台節目<<在晴朗一天出>>流出。港大校委會已報警及申請法庭禁制令,禁止發放與港大校委會議有關的一切資訊。商台原放在網上的聲帶亦而下架。好明顯,事件仍會發酵,很多關心此事的市民,熱切期待事件下一步的發展。

 

首先被流出的發言是校委李國章。他的三道板斧是:1. 陳文敏只是一個好人(nice guy) ,指他無才能。2. 陳文敏無博士學位,即資歷不足,俗語的“未夠班” 。3. 陳文敏是否泛民的黨委書記。當日馮敬恩同學公開內容時,李國章說馮同學是大話精。前中大講師,虚空的李天命更以打油詩一首去批評他。現在證明馮同學沒有講大話。李國章和李天命應公開道歉。Nice guy說及沒有PhD說皆中。錯的就是漏了黨委書記說。但黨委書記是共產黨的制度,不存在於民主國家。這三個理由當然是無稽。作為法律學院院長,他當然可以是一個好人,但絕非只是一個好人。他的領導能力反映在學院的表現,如世界排名。至於資歷的要求,是在遴選委員會時訂定,而不是在校委會開會臨時、隨意的加上去。至於黨委書記,是不會是出任副校。我相信黨委書記校較有機會出任校委會主席。李國章的發言流出,除了給許多人恥笑其發言低能,他說文滙大公無人看的一段,己觸怒部份港共。最令我不解的是李國章身為劍記醫學博士,流英多年,其妻也是英國人,為何說起英文時那麼生硬?在一個英語場合,連黨委書記的英文也說不出來,不禁令人搖頭嘆息。

 

第二個流出發言的校委是紀文鳳。紀文鳳並不是公眾人物,對她所知不詳。人民網對紀文鳳有以下的描述:

 

90年代,紀文鳳的大名遠揚國內外廣告界,成為廣告界的一朵绚麗之花。

我亦找到對紀文鳳的負面評價:

 

1989年「六四屠城」之後,廣告人聯袂往花園道政府合署請願,要求港府譴責屠城,並為港人爭取居英權。當記者到場採訪攝影,我身旁的紀文鳳第一個彈開,即場消失。

 

簡兆明對紀文鳳的批評

看看她的發言,大意指陳文敏藉公開自己候選人的身份,逼令校委會任命他為副校。這論點相當古怪。第一,公開陳文敏身份的是中共黨報文滙報;我不認為中共有心安排陳文敏為副校。第二,以往校委會從未試過否決遴選委員會的推篤。其實熟知大學運作的人也明白,這是一種分工;遴選委員會是花了大量時間去從合適的人中去選最好的一個推薦給校委會,然後校委會完成整個程序。有誰會料到校委會會反對,而需要以脅迫的方法得到副校的任命呢?從錄音中,紀文鳳的英文要比李國章流暢,但好可能只是照稿宣讀。李惠玲說紀文鳳會議內外說法不一,正和簡兆明所描述的紀文鳳一致。

我不等盧寵茂的發言流出了,相信今時今曰,他為了被揭發學術文章做假一事的風波,已經心疲力盡,很可能又再跌倒,極需要人們来問候。

 

回想政改時,曾鈺成參與建制派的討論的WhatsApp也被流出。建制派向來就有為了鬥爭出賣自己人的傳統。今次發言流出,證明校委會內的權力鬥爭很利害。就在李國章快要被宣佈成為新一屆校委會主席之際,他那些不能見光的說話就暴露於人前,真是戲中有戲。而且隔幾日就有校委的發言流出,不知搞到何時才完。而這樣敏感的資訊在大台、亞視、港台及新城被收編,只能在商台播出。我想,陳志雲被上訴庭要求地院改判有罪,多少加强了他放出這些錄音的決心。

 

在發言流出後,李國章說他正大光明,使我想起在光明陰角打人的七個黑警,以為躲藏在有保密制的校委會內,就可以胡作非為?至於說現在香港道德淪亡的紀文鳳,是否道德淪亡,和盧寵茂是否誠信破產,讀者可自行判斷。

Share On
Dislike
0
港大     李國章     校委會     盧寵茂     紀文鳳     Daniel Lee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