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偉才

筆名李逆熵,為香港著名科普、科幻作家,音響「發燒友」。1985年香港十大傑出青年,亦為香港科幻會會長。現在謎米香港節目《浩浩熵熵》節目主持人。

稍懂歷史的人都知道,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戰勝國在巴黎召開了大會,並就戰敗國如何作出賠償簽訂了《凡爾賽條約》(Treaty of Versailles)。但因為條約中的要求過於苛刻,往後導致戰敗國之一的德國經濟瀕於崩潰,從而導致納粹主義崛起,最後引發第二次世界大戰,將人類推向一場更慘烈的浩劫。

 

但有多少人知道,距今不足兩個月,另一個舉足輕重的國際會議也將在巴黎舉行,而假設會議失敗,人類將被推向另一場浩劫,慘烈的程度長遠來說將較第二次世界大戰有過之而無不及呢?

 

筆者在危言聳聽嗎?請大家自己看看:過去十多年來,全球的天氣不是一年比一年酷熱嗎?具體而言,夏天的時間愈來愈長,極端高溫天氣亦變得愈來愈頻密;與此同時,冬天則變得愈來愈短而且毫不寒冷,厚厚的禦寒衣物愈來愈難有機會登場。而無論是春節、清明、中秋或是重陽,不合時宜地溫暖甚至嚴熱的天氣更是屢破紀錄。不用我說大家也應該知道,這個趨勢我們稱之為「全球暖化」。

 

科學家的研究告訴我們,情況比我們的主觀感受實在更為嚴重。自有可靠氣象觀測紀錄的十九世紀中葉以來,全年平均溫度最高的年份當中,頭十位皆出現於2000年之後。去年2014年是有史以來最熱的一年。2015年雖然還未完結,但科學家已經頗為肯定,它的全年平均溫度,將會破了2014年的紀錄。(剛過去的6、7、和8月的平均溫度,都已經逐一破了一個半世紀以來的紀錄。)

 

身在香港的我們是幸福的,因為現代都市的設備(特別是到處都有空調的商場和大廈)大大減低了全球變暖(更準確來說是「變熱」)所帶來的衝擊。但就在今年初夏的五月底,印度出現了可怕的殺人熱浪,多處的氣溫高達攝氏45度或以上,一些地方更達50度之高。結果導致了超過2,500人死亡。在巴基斯坦,稍後的一趟熱浪也奪去了近2,000人的性命。

 

約一個月後,歐洲也受到特大熱浪的襲擊。倫敦錄得了破紀錄的36.7度,而巴黎更錄得39.7度的高溫。雖然歐洲的設施和社會保障較印度好得多,但這趟熱浪也導致過百人的成亡。當然,香港人絕少知道的是,這與2003年歐洲熱浪比較只是小巫見大巫,因為那次熱浪奪去了近七萬人的性命。(你沒有看錯,是70,000。)而2010年出現在俄羅斯的熱浪(莫斯科的溫度高達38度),也奪去了近五萬人的性命。

 

在此之上,全球各處的特大山火亦愈來愈頻繁,而且影響的範圍愈來愈龐大。我們最常聽到的是美國加州及澳洲東部的山火,但今年更為令人側目的,是幅蓋加拿大中、西部的特大山火。這些大火的煙灰被北風吹至美國的大湖區域,令那兒的空氣猶如高度污染時的北京那麼差。

 

風暴變得愈來愈猛烈和具殺傷力,也是全球暖化的一個直接後果。道理很簡單:包括颱風、溫帶氣旋和龍卷風在內的各種風暴,主要的能量來源都是大氣層中的水份,這是因為水蒸汽受冷凝結成液滴時,會釋放出大量的熱能(術語稱「凝結潛熱」),從而驅動風暴的發展。由於全球變暖,海洋表面的蒸發量大增,結果是大氣層中所包含的水汽也大增,而潛熱的釋放令風暴變得愈來愈猛烈。

 

李偉才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DrEddyLee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