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再有關於政改的講座講到弟兄姊妹要合一。教會在處理政改議題上經常講求合一,無論是在雨傘運動時期,教會希望弟兄姊妹能合一;以至雨傘運動落幕後,很多團體如雨後春筍地大談復和。彷彿基督徒要時刻都合一,才是上帝的心意。劉偉業牧師在時代論壇曾有一文《撕裂有時》,當中劉牧師引用傳道書的說話「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撕裂有時、縫補有時 (Ecc 3:1-8 CU5)」來指出基督徒群體的撕裂其實也可以是上帝所定下的自然法則。普天下的事情,無論是我們覺得是好的,還是不好的,都有上帝的「定時」。要是基督徒認為在任何時候在任何時候都要合一,總之撕裂就一定不好,這其實也是對於上帝主權的一種僭越。因為即使基督徒群體撕裂,也並不代表這是上帝不容納的;甚至基督信仰本身就是在不斷分裂和合一的環境下才發展至今日的局面,所以單單以分裂就是不好的為理由,要求弟兄姊妹和稀泥的合一似乎只是一狹隘眼光下的看法。

 

筆者的眼中的合一並不只是不顧一切是非黑白的和稀泥式的合一,因為筆者相信基督信仰除了是關於我們和上帝的關係,還是關於地上的公義,兩者缺一不可。其實有不同人的地方,就會出現意見分歧,這是很平常的事。分歧可以是不單是政治上的分歧,也可以是神學上的分歧。基本上,只要有兩個人,那他們總會有點分歧,因為事實上不會有兩個人在所有領域上的看法都一致。但分歧並不會導致分裂,而是大家處理分歧的手法才會導致分裂,或者是「不合一」。筆者認為合一並不只是一個能夠在教會一起唱詩歌敬拜上帝的結果,而是一個過程,讓大家更力能夠互相理解,即使結果是大家不能走在一起,也不至於把對方當作敵人看待。

 

合一這一議題上,筆者會將合一分為不同的層次來處理。第一個層次筆者是認為普遍基督徒,甚至是作為一個有質素的人都應該有的態度,就是只要對方的說話有道理,即使你不同意對方,也應尊重對方的立場。

 

在與不同的立場中,最難下判斷有沒有道理的並不是極化的立場,這些立場通常很容易看到矛盾或者是在根本上很有問題的地方。最難下判斷的是一些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看法,而這些立場各有長短。現實上,教會確實是有些弟兄姊妹是在建制之中,或者支持建制,例如是公務員,尤其是警察。他們未必是非不分,他們也不是妄顧公義。他們可以是見到制度的不公,但認為在權宜之下才支持政府或者在建制工作。當然,的確有些事是黑白分明的,即使權宜也不能作為理由。但要決定何時考慮權宜的界線其實十分難下,大家也沒有絕對「正確」的看法。例如是基督徒與警察是否必須對立?基督徒又可否當警察?基督徒當警察固然是為惡人工作,然而當所有好人都辭去警察一職,留下的又是什麼人?筆者是認為基督徒在面對這類的弟兄姊妹可以放下僵硬了的立場,平心靜氣地了解彼此的看法。在這些環境,一些人身攻擊的說話,例如是「廢青」,又或者是「港豬」等應該收起。

 

要是弟兄姊妹想十分有負擔,要追求進一步的合一,想要與教會中支持建制而忽視制度上的罪,又或者社會不公的一群信徒合一,就要了解到,他們腦海只有藍絲的意識形態,從根本上的思考就當然只懂從建制的角度想思考。他們未接觸過黃絲的意識形態,自然不懂得什麼是社會公義。黃絲的信徒在這一刻無論說什麼社會上結構性的罪,藍絲們都予以排斥,因為這不是他們的「語言」,他們自然聽不明白。

 

要了解到社會上問題並不是一兩個講座可以,而是要在長期的牧養中教導和了解。在這方面,有輔導經驗的弟兄姊妹會佔優,他們可以細心聆聽對方的看法,弟兄姊妹總不能劈頭一句就指責對方不懂社會公義,也不應催谷對方參與此議題的講座。反之,弟兄姊妹可與他們建立關係,聆聽他們的想法,他們的故事;當中也可輕輕地分享自己的想法,希望能幫對方見到更多在社會上的問題。了解並不是一刻能做到的;在了解的過程中其實會充斥着誤會,例如是一提示威就會令藍絲們聯想到搞亂香港,想要暴動,但透過長時間的牧養卻是可以舒緩這些誤會。

最後筆者必須提的是,如果有基督徒是一聽到任何關於「黃絲」的看法就會反面,堅持別人一定要按自己的看法和立場,甚至不惜離開教會,這類人就由他去吧。合一是雙方的,基督徒總不可能在這情況下也要完全遷就對方,否則,失去的只會是對信仰中的公義追求。

Share On
Dislike
0
謎米博客     楊穎禧     宗教     基督教     合一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