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青的時候,經常夜蒲。跟朋友或朋友的朋友喝酒。一大班人喝酒本來喝得很斯文,可是兩杯到肚,通常就變成「劈酒」局。其實阿米爸是一個「口水佬」,喜歡三五知己談天把酒多過劈得你死我活。但是劈酒局必定是難免的……

 

劈酒局想打直行出門口,通常只得兩條路,一是你「拳腳或兵器」(猜枚或骰盅)耍家,你贏多輸少;一是你酒量比人好,別人不敢輕易挑戰你。阿米爸是朋友圈中出名「屎枚」兼黑仔的人,「拳腳或兵器」輸多贏少。

 

當時能夠全身而退,大多數靠酒量將對手比下去。然而,本人的酒量又不是那種不見底的神人,唯一讓阿米爸能夠恃勢凌人的就是喝酒的量加上速度。

 

通常阿米爸在酒局的中後段時,「拳腳或兵器」輸得太多,發現開始不勝酒力,多數是很有禮貌地婉拒對手的邀請,甚至投降,反正沒甚麼大不了。但如果對方苦苦相逼,阿米爸就會反客為主,邀請對手「玩體能」(不是做sit-up)。當時我的「體能」利器就是靠一條鎖匙,同對手對喝一罐shotgun,鬥快鬥狠。很多時都能讓對手知難而退,有膽陪我喝一兩罐shotgun的人,大多不會再和我對飲第三罐,那時就是靠這種氣勢壓著貧嘴貧舌的對手。

 

不知現在後生的一輩,有多少人會喝shotgun 呢?未喝過的朋友,你會試試嗎?

 

以下為shotgun 方法: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