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國淦醫生

香港大學家庭醫學榮譽助理教授,愛好寫作,熱衷教學。不甘心只做醫學美容,要走進社區,看盡人生百態!

 

日常門診,無論在公立醫院或者是私人診所,很大機會遇上一類病人,說自己不能入睡,要求醫生處方安眠藥。這情況亦常發生在病房裡,從前還在醫院工作時,病人經常睡不著,會哀求病房護士,希望獲醫生處方一粒安眠藥。很多人以為,處方幾粒安眠藥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為什麼不能「鬆手」一點呢?
 

容我引用一個例子,陳先生今年三十歲,四年前離婚,當時適值遇上工作問題,失業後未能找到合適工作,自信心受到影響,亦感到焦慮徬徨,晚上苦苦不能入睡,及後得某醫生處方了一種安眠藥(benzodiazepines,苯二氮卓類)。他發現此藥可以令他有一個頗好的睡眠質量,精神改善了亦間接令他重新獲得一份工作。他覺得,現在工作和生活不錯,這粒藥的功勞不少,於是他便繼續服用。
 

他聲稱知道藥物不應該無止境吃下去,亦嘗試過自己把藥物的劑量減半,但他發現,每當藥物的劑量減掉一半的時候,他便出現手震、心悸、失眠的情況,直至服用回「正常」份量,症狀才會消失。他個人認為,身體情況大致良好,只要沒有跟酒精或其他藥物一起服用,並沒有太大問題。當然,作為醫生,要存有高度警覺和合理懷疑,不能完全盡信病人所說的話,在旁敲側擊的詢問下,他道出自己最近兩星期因工作壓力需要服用多了安眠藥,才能控制症狀。
 

這種情形下,醫生應該怎樣做?順他的意思多開一個月份量?抑或拒絕處方?
 

原則上,這名病人已經開始對藥物造成依賴,他由最初服用改善短暫失眠的目的,變成長期使用並且越服越多的趨勢。醫生的責任,是確保病人在沒有情緒病的前提下,長遠令病人戒掉服用安眠藥。不過,如果一開始斷然拒絕處方藥物,可能有機會令病人反感,錯失與病人建立關係的機會,更甚的是病人或會不停轉醫生(doctor shopping)以求獲得藥物,令情況惡化。最好的方案,應該是讓病人了解可能出現的問題,解釋藥物的副作用,但過程中切勿過分批判或責備,通常在非對抗的氣氛下,若然醫生能夠詳細解釋治療方法與提出時間表慢慢改變,恆常跟進病情,病人一般都願意配合治療方案。
 

為什麼不能立刻停止藥物?因為太快的停藥會引發戒斷症候群,像陳先生初時自行減藥的症狀,但是程度上更加嚴重,尤其是每日服用劑量較重或本身有情緒病歷的病人。半衰期較短的藥物,戒斷症候群的症狀可能會在停藥後兩三天出現;半衰期較長的,可能十數天後才出現。除了輕微症狀如焦慮、疲倦、失眠、情緒不穩、腸胃不適外,嚴重的還會出現抑鬱、燥狂、精神錯亂或痙攣的情況。所以減藥過程必須與醫生周詳計劃,不要以為是一兩星期的事情,必須按部就班。
 

除了逐步減少藥物劑量,醫生還應該建議轉介病人到其他專職學系,進行認知行為治療,亦可以轉介病人到一些互助支援組織,讓有相關經歷的人互相分享心得,這些方法都有助減少藥物的服用,增加成功治療的機會。

Share On
Dislike
0
蔡國淦     失眠     精神科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