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廣明

一名退休的懲教主任,參與網台節目作為客串嘉賓主持,得來藝名Eddy Sir。為保持中立,在退休後才積極參加民主和普選議題的遊行及活動,更在2012年參加人民力量新東義工。曾是懲教主任,退休才繫顏色絲帶。

早陣子看到打大雷,很多人會問怕不怕,我答大家:一定很怕。你身處屋內,雷聲較細,就算幾大都沒有大太感覺。回想當年在戶外工作,到處都是樹林,如果打雷前來不及回監房,都幾驚,雷劈中自己死了就算,打死了「客仔」就麻煩。

 

以前香港沒有避雷設備,所以,很多東西都是有「招雷」功能。以前我們住石屋的時候,未有無線電視之前,經常都會打中屋角邊。後來有了天視天線,行雷就一定打中電視天線,那些電擊會從天線直入電視,曾經試過家中一部電視就這樣報銷了。後來,住在大廈有了避雷針,就沒有出現這種情況。避雷針其實是一個簡單原理,將電擊從最高的「避雷針」再經那條銅巴直到地下,那就化解了。所謂「避雷針」,實有招雷作用。其實,這就跟漏電斷路掣原理差不多。

 

以前行雷,很多時候會停電,原理就是一些較高的電掣房,沒有裝避雷針,又或者避雷針失效,引至電掣房的儀器受損,所謂「跳制」,這樣的話就會停電。到了今天,這些問題就較少出現,最多只是停電數秒,當然會引致升降機停頓問題,對家居則影響不大。2006年做工程的時候,因為那些舊宿舍的避雷設備落後,經常會停電和影響供水。這個時候,就給一位電機工程師介紹多種新式的避雷設備,技術真是日新月異,所以現在行雷亦很少出現停電情況。

 

講開工作,也不離監房故事。其實,最怕行雷就是一班被判重刑犯人,尤其是殺人犯,感覺到他們是心虛,有點心情恍惚,這可能做了虧心事而產生的心理作用。行雷天最怕是當夜更,不論是外圍監房還是室內地方。由於,小弟是主任級,不論做正或者做副主管都要巡倉外圍。因此,經常眼巴巴望著那些像煙花的閃火,你也不要說不怕。當然行雷閃電一定落雨,想起監房雨褸的問題,隨時可寫幾百字。

 

197X年,我的一位同期朋友,他補派到喜靈洲工作,突然有一天接到他的電話,由於當時無線電話,只能打到監房控制室轉達回電給他,才知道他要辭職。後來出來小聚吃飯,才知道辭職原因是看到幾棵被雷打中的樹著火的情景,讓他想到,若果那些雷打到自己頭上,後果不堪設想,這樣大家真的感到害怕。

 

平心不作虧心事,天打雷劈也不驚。

 

按:標題為編者所定。

吳廣明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吳廣明/446491985505509

 

 

 

Share On
Dislike
0
吳廣明     監獄生活     行雷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