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廣明

一名退休的懲教主任,參與網台節目作為客串嘉賓主持,得來藝名Eddy Sir。為保持中立,在退休後才積極參加民主和普選議題的遊行及活動,更在2012年參加人民力量新東義工。曾是懲教主任,退休才繫顏色絲帶。

由於警方早前處理香港的(Uber)優步,並採取行動,拘捕多名司機及相關職員。以重犯般看待之餘,更以超乎想象中的20萬元擔保,而警務處長都親自回應事件,看來這將會是一件熱門話題。到今天,警方還未提出檢控,因此,優步在香港的前程未卜。

 

上星期,我到過廣州,也乘搭了三次優的車,亦提及一些點滴。經過幾天的資料,我有興趣讓大家知道,中國大陸如何看待和招呼優步。

 

根據中國一些報章的報導,廣州市交委日前是曾經向優步採取過行動,並不像香港的高調。據報導,政府方面說為營業執照的檢查,而Uber廣州的相關人士則稱是「純屬例行檢查」。到今天還未決定是否非法經營,而Uber從2014年進入中國,對於Uber這種新生的專車行業,出租車行業、市民、政府的態度迥異,褒貶不一,涉多方的利益衝突。

 

Uber廣州公司被查後,有出租車司機前往Uber廣州公司抗議Uber搶了生意,並自稱是「自發行為」,背後沒有政府指使。而在去年10月廣交會期間,廣州出租車司機就曾因交委計劃再增一萬多台出租車擔心影響生計而罷工。廣州目前已有兩萬多輛出租車。

 

聯合行動發報後,雖然優步的平台還在運作中,但一些優步司機都暫時避風頭。據講曾處罰利用手機軟件招客的非法營運均罰款3萬元人民幣。由於上火線的司機少了,廣州繁忙路段優步溢價率升高,乘客也要付出較高價錢才能找到司機。

 

其實,在中國利用應用軟件來營運租車服務,不只有優步,從去年開始,多家大型的企業都紛紛加入戰圈,例如,滴滴打車,快的打車,滴滴專車,一號專車等。為搶佔市場份額,又在各城市進行高頻度、高額度的補貼戰,兩家打車軟件下載量劇增過億,合計用戶有1億多。為爭奪客戶和專車資源開足馬力「燒錢」,各種補貼、優惠讓人眼花繚亂。

 

廣州的士和香港的士的不同就是,廣州並沒有七百萬元一個的士牌的包袱,對於廣州的士影響就算多大,也不會像香港的有牌價的損失。據一些廣州的士司機講述出租車公司的管理費要八九千塊錢,實在太高了,而的士司機辛辛苦苦的做1個月平平安安才只有三四千元,只能勉強糊口。如果碰上修車、交通事故、交通罰款,那就慘了。

 

據悉,廣州出租車每個月的份子錢(不包括司機的五險一金),其中有70%是政府收取的稅費。廣州出租車公司從每台出租車上每月賺取兩千元,這個也是讓的士司機不服氣之一。當官的不會為老百姓考慮的,上下班高峰期打不到車,主要原因其實是交通堵塞造成的,並不是出租車不足。而起步價太低,到了晚上,滿街都是空的士。

 

根據我一些廣州親友告知,優步可能是勝了一仗,如果大家將利益瓜分得好,便不會有問題。例如,的士司機一個月的份子錢,的確是一種暴利的做法。而在一些較郊區的士司機,很多都轉型做了優步司機,主要就是,他們的士在廣州市是有所限制,做了優步就方便得多。Uber使用很方便,價格比出租車便宜多了,如果介紹成功還有30元回贈,下次坐車就可以免費或者只需要花幾塊錢。上星期我那位親友就利用了介紹費來乘車。

 

以上的報導,應該可以反映出香港和中國大陸處理優步的分別,相信主要都是的士商的問題。

 

按:標題為編者所定。

吳廣明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吳廣明/446491985505509

 

Share On
Dislike
0
香港     吳廣明     的士     廣州     uber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