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國淦醫生

香港大學家庭醫學榮譽助理教授,愛好寫作,熱衷教學。不甘心只做醫學美容,要走進社區,看盡人生百態!

 

中學時期上生物堂,有一課是關於血型,考試幾乎是必考的。一般人大概應知道人類的血液分為A、B、AB、及O型血,AB型血的人是全適受血者universal recipient,即是身體可以接受所有血型;O型血的人則是全適供血者universal donor,這些血液可以供給所有其他血液的人(所以有人說O型血的人是大公無私的)。當時由於只顧考試,沒有深入了解,結果水過鴨背,很快便忘記背後的原理。到上了醫學院,才知道原来至少還有Rhesus血型的影響,其重要性僅次於ABO血型,Rh血型有大約六十組抗原,幸好比較重要的只有D抗原,否則會讀到「人都癲」。心裏唯有輕嘆一句,「學海無涯,唯勤是岸」。

首先,我們身體內血液的功能是攜帶氧氣到我們的細胞,令器官能夠保持正常運作。倘若我們因病或意外需要血液的時候,便需要輸進合適血型的血,因為如果血型不同,便會產生排斥。如果是常見的血型,問題尚且不大;如果是罕見的血型,那就比較麻煩,更甚的是,如果需要的是那四十多人才有的血液,情況就很危急了。

有一種血型,在當今世界上暫證實只有四十多人擁有,名為Rh-null,是名符其實的稀世血液,亦被稱為「黃金之血」,因為這些血是真正的萬能血液,紅血球上沒有抗原,所以不會令他人產生抗體,人人皆能接受,但當稀有血型的人需要用血的時候,就只能靠同樣擁有該稀有血型的人幫助。所以有人說,無私奉獻的人往往是最蝕底的。

英國布里斯托城附近的一所血液研究中心,是全球擁有最詳盡的血液資料庫之一,它內藏的稀有血液檔案資料,可以幫助全球稀有血液病人能盡快尋找鄰近的供血者。但事情往往不是這麼簡單,由於稀有血型人士分佈世界不同角落,要尋找他們其實十分困難。即使找到他們,亦要他們自願捐出血液,更要有天時地利人和,因為這些黃金血鬥士每年只能捐血2次(以保障他們的整體健康)。可是,即使有人願意捐輸,亦要病者所屬醫院的國家願意接收,冷藏血液如果被海關扣查超過48小時亦只能眼巴巴看著報銷,所以每次血液運送到必須悉心策劃。

最近一次動員黃金血鬥士,在2014年3月,牽涉四大洲的醫療體系。一名尼日利亞約七十歲的婦女需要切除心臟腫瘤,她所屬的天主教團體於美國的醫生教友希望籌錢使她可以做手術,可惜手術費太高而要飛往中東阿聯酋就醫。到達後醫院才發現院內這名婦人的血型屬稀有血液,美國醫生於是於國內尋求稀有血液中心的幫助,並輾轉找到合適的捐血者。正當以為曙光初現的時候,阿聯酋表示不會接受非中東國家的血液,但醫院亦無相關稀有血液庫存,該尼日利亞夫人被逼折返。

後來,得知喀麥隆有醫院能夠處理這項手術,希望重現,於是眾人便四出尋找合適的血液。南非國家血庫找出四名符合條件的人,可惜有兩位太年老不能捐血,一位剛捐完血短期內不能再捐,另一位則聯絡不上。苦無對策之下,醫生決定求助英國布里斯托城的血庫,他們迅速追查到幾位相關血型的人並聯絡上,他們都義不容辭,最後集合到六包血液,由於喀麥隆的政策容許外國血液的交收,血液立刻以低溫冷藏經飛機直送喀麥隆。當地醫院亦安排直升機配合運送,手術於血液到達時啟動,最後手術成功,病人繼而康復。

一個人的生命,就靠著這幾大洲的醫護群策群力救回。很多人或會問,勞師動眾花了不少金錢,到底是否值得。我認為,這就是人性光輝的顯露,捐血者義不容辭、不問回報的行為,醫護間絕不怠慢同心合力,把不可能的都變成可能。很多時候我們做事,不是單因為看見希望而去堅持,而是因為堅持了才會看到希望。

Share On
Dislike
0
蔡國淦     血液學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