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西村上春樹

香港作家向西村上春樹,著作包括:《一路向西》- 2012年、《雜文.西》- 2012年、《含忍.死人.的士佬》- 2013年、《西謊極落》- 2014年

精選提要
香港文壇奇葩、本地網絡作家代表人物。
首篇文章《東莞的森林》發佈後立即震驚江湖
首本著作《一路向西》更被改編成電影版,票房狂收近2000萬,《一路向西》之續集電影即將開拍
作者另一長篇小說《含忍‧死人‧的士佬》亦已落實電影版。
向西村上春樹主力諷刺時弊,極擅以都市情色幽默帶出社會問題,執筆僅兩年,幾本著作總印量已超越六位數字。
暫時最令作者引以為傲的成就是他的文章曾被翻譯成英文版,並於美國版Playboy雜誌上刊登,同樣被該生活雜誌選中而被刊登過文章的作家,當中包括198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馬爾克斯。以及大家所熟識的村上春樹。
作品:
《一路向西》
《雜文‧西》
《含忍‧死人‧的士佬》
《西謊極落》
精選提要
香港文壇奇葩、本地網絡作家代表人物。
首篇文章《東莞的森林》發佈後立即震驚江湖
首本著作《一路向西》更被改編成電影版,票房狂收近2000萬,《一路向西》之續集電影即將開拍
作者另一長篇小說《含忍‧死人‧的士佬》亦已落實電影版。
向西村上春樹主力諷刺時弊,極擅以都市情色幽默帶出社會問題,執筆僅兩年,幾本著作總印量已超越六位數字。
暫時最令作者引以為傲的成就是他的文章曾被翻譯成英文版,並於美國版Playboy雜誌上刊登,同樣被該生活雜誌選中而被刊登過文章的作家,當中包括198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馬爾克斯。以及大家所熟識的村上春樹。
作品:
《一路向西》
《雜文‧西》
《含忍‧死人‧的士佬》
《西謊極落》

「聽Angie講你係開model agency,仲話嚟緊想搵好多model,所以我過嚟搵你...希望即刻有得casting。」每次女生主動提起自己的model公司,Zachery總是滔滔不絕口若懸河,吹得天花亂墜,但面對著她,這是頭一趟Zachery緊張得答非所問:「請問你阿爸係咪..」「唔洗理我阿爸, 我想入娛樂圈佢唔會反對我,佢話宗教界、體育界無經濟貢獻,無話過娛樂圈無貢獻。」

旁邊的Angie大力點頭,連忙和應:「係呀,入娛樂圈邊有問題jer,Zachery呀,你咪話想搵o個sexy D o既女仔o既, 佢都唔錯呀,,你睇吓佢條腰, 佢個籮柚幾正!」Angie邊說邊調皮地輕輕拍她姊妹的屁股兩下,本來這個玩笑沒有什麼特別,但驚魂未定的Zachery更加驚訝,原來佢老豆咁仆街都好,生個女出來還是有屎忽的,所謂的咀咒一點也不靈驗。

「係呢,Zachery,見你係model公司老闆, 我諗你睇人好準,你覺得我啱唔啱入行?」她突然向自己拋出這個直接的問題。「唔...其實做呢行最緊要出位,你言行咁高調, 呢行真係幾啱你..」Zachery盯著她的連身裙和頸上的項鍊,似乎正如她所言,她一身配搭,都是用納稅人的錢來買,「我都知我夠出位架喇...哈哈」 她聽不出Zachery的諷刺沾沾自喜起來,笑完後又再自言自語:「出位就係出位! 但係我老豆最驚我上網亂咁講野呀, 你估網絡23條係用嚟管你地呀?錯喇! 係用嚟管我架! 」

在權貴面前,Zachery像是受到無形的壓力,只好機械式的陪笑,由於氣氛太不對勁,他打算借尿遁,擺脫這個奇怪的夜晚跟這些奇怪的人,當他一站起來,卻被她熱情地扯著手臂,「咦!咁快走? 又會同我casting o既?喂不如唔好飲野啦, 你同我出去行吓, 畀你睇吓我係幾咁啱撈娛樂圈啦!」Zachery很想推卻,但又不知如何開口,「嚟啦,你驚我帶你去禮賓府咩!」神推鬼㧬下,他最終沒有屙尿,而是被她強行拉走,Zachery無奈地向著沙發回眸,那裏只留下Angie和望著自己淫笑的阿文。

其實Zachery也不知道她想到那裏去,離開夜店後,就是跟著她從斜坡往下走,半夜兩點的中環,街頭處處依然熱鬧,腳步浮浮的Zachery走了不久便被她拉來到畢打街遮打道交界,走得氣也喘了起來:「唔洗咁急喎,可以再約第二日casting架喎...」「就今日啦,我想畀你睇吓我係幾有passion!」「乜你真係咁想入娛樂圈咩?」「唔係我想唔想入娛圈, 而係娛圈好需要我, 講真, 一定好多電視台爭住請我架喎, 邊個台請我, 邊個台就續到牌啦, 續唔續牌我老豆話事家嘛,Right?」她似乎說得不無道理。

「如果我老豆日日出現o向報紙A1, 我日日就o向C1, 係咪好Amazing, 係咪好entertaining先?」Zachery來不及反應,她還是眉飛色舞說過不停:「稱霸黑白兩道, 縱橫政界娛圈,有邊一家人可以咁勁?」大佬呀,你唔好咁癡線啦,Zachery無奈地低下頭,默不作聲,他開始後悔自己扮開model公司做假卡片的決定,平常扮有job介紹給女生,爆完房,電話關了,便一了百了,但面前這位瘋狂迷戀娛樂事業的女生,佢老豆要黑社會有黑社會,要警察有警察,又怎可得罪?他似乎不可能對她敷衍了事,更不可能告訴她那間model公司根本不存在。

「 喂, 再向前行就係金鐘喇, o個度大把人認得你,你唔怕咩?不如走啦! 」Zachery建議她及早離開,奢望她放過自己一馬,但她彷彿早有準備,突然從她的粉紅色手袋中,取出一個「V煞」面具,純熟地把橡根拉鬆,綁在面上,「我成日都咁樣落嚟架啦,唔怕喎, 仲好刺激!」

「你老豆畀你咁樣落嚟咩?」 Zachery驚訝得瞪大雙眼。

「畀呀, 點解唔畀? 一家五口一齊落嚟都試過! 我老豆都唔知玩得幾開心, 一路帶住個面具, 一路同D市民一齊叫我要真普通,一路叫一路忍唔住冷笑.... 最開心係有一次, 見到有堆人無撚端端引領成個場o既人一齊小組討論, 佢笑到收唔到聲呀哈哈哈。」她笑完後, 突然頓了頓, 一臉感觸地說:「不過有時佢都好感性, 有次落嚟, 佢眼濕濕話原來十幾年都未試過一家人齊齊整整咁一齊去嘉年華會玩。 」

說著說著,二人已差不多走到上夏愨道天橋,視線範圍內已是越來越多的帳篷和佔領者,石壆欄杆貼滿標語橫額甚至乎有佢老豆張相, 她看著自己老豆被惡搞的海報, 有感而發:「我老豆成人畀人鬧,我諗佢都唔想,佢背後o個班智囊無乜用,剩係識陰佢,我老豆平時叫佢地做陰囊。」

「點呀?你其實想去邊呀? 」漫步在天橋上的他有點不耐煩,「到喇, 就係呢個帳篷! 入嚟啦, 無人架...」Zachery被她拉停在一個帳篷前,本身Zachery對於孤男寡女共處一個帳篷這件事好應該有所戒備,但由於事情太過出奇,他卻放下了警覺性,「你同你老豆連帳篷都扲埋嚟?」「早幾日落雨我地個帳篷濕晒我地掉咗啦, 呢個帳篷係林鄭上次用完架。」

Zachery彎下腰,跟她鑽進帳篷裏去,夏愨道暈黃的街燈,斜斜的披灑在帳篷上,燈光柔柔的穿過帆布,人影昏暗,但Zachery看得出她在帳篷內已脫去面罩,而且面對面凝視著自己,目不轉睛。

「一個唔應該出現o既人,出現o向唔應該出現o既地方,做唔應該做o既事,你唔覺得我好dramatic好sexy架咩?我好豁得出去!呢個就係我o既passion!」Zachery尷尬的支吾以對:「係好dramatic...咁你的確又唔應該嚟示威o既...」

「我唔係講緊示威...我講緊係响呢個camp裏面, 我準備同你做o既事...」

//待續//

請支持向西村上春樹新Facebook專頁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