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有點空虛的夜深,我在報紙堆,看到麥當勞的優惠券。18元便可以吃板燒雞腿餐,聽說這個飽也值得一試。於是我立即走到枱前,剪起那張印花。沒想到,悲劇又再發生了。

 

當我興奮地剪下去,我的耳筒播放的《你瘦夠了嗎?》欣宜突然叫到失聲了。原來我報紙下夾著耳筒的線,而它竟給我興奮地一刀剪斷了。我簡直嚇呆了……

當我定一定神,看著那印花,更可怕的是,上面寫著「有效期為:3月9日至3月13日」。一股不安的感覺湧了出來,我背脊頓時冒出汗來。我望著電腦右下角,現在己經是3月14日,我的世界突然崩潰了……

 

我望著YOUTUBE的右方,竟出現李逸朗的《傻女》。這一刻,我深深地感受到那份傷痛,但我無法像他慘叫,因為現在已經是夜深了,只能在心中吶喊……

在崩潰邊緣,我還是收拾心情,處理了一些工作。這時,我忽然想起麥當勞是有廿四小時營業的,再看看印花上的細則,看到(只適用於早上11時至凌晨4時止),這一句彷彿讓我在黑暗中找到一線的曙光。那時大約是三時左右,應該可是趕得及買到的。

不過憑我夜行的經驗,我還是換上了牛仔褲,加上皮帶才出門,大概可是少一點麻煩。然後我立即全速前進。在路上,我竟然見到一輛警車駛過。雖然我沒有做虧心事,但是總有不祥的預兆。我想若我繼續若無其事地向前衝,應該也不算是甚麼可疑人物。怎知,那警察還是下了車來截停了我。循例又查了我的身份證。之後又問我為何這麼夜出街,我急急拿出手中的印花給他們看,我只是去麥當勞買包食,麥當勞有廿四小時營業的。

我望著手機的時鐘,已經3:49,我不禁心急起來。但警察竟然閒聊起來:「麥當勞又有印花咩?邊份報紙架……但係寫3月13日,仲用得咩」我立即指著那些細字:「去到凌晨4點,所以我好趕。唔該你可唔可以快點」這時他竟然拿出電筒來看那細字,當他看完的時候,然後才讓我走了,雖然麥當勞近在眼前,但那時已經3:58,我忘我地衝進去,走到收銀機前拿著我的印花,「板燒雞腿包好似賣曬喎……」我抖順了氣,「我在另一條邨特地跑過來,麻煩你吧。」於是她去了找「經理」,然後話可以做一個給我,不過要等一等。最後我終於成功買了這個餐,滿足地回家。

回到家,終於可以享受我的艱辛的成果。我打開紙袋一看,袋中只有一個包而已。我心想這不是「跟餐」的嗎?怎麼沒有薯條?於是我立即再跑到麥當勞去問個究竟。我拿著那印花,睜大雙眼再看一次。現實往往就是如此殘酷。那印花原來是寫著「買板燒雞腿飽+汽水/ 蜂蜜梨茶/ 檸檬茶」並沒有薯條……我覺得自己像是受騙了。可恨的是,我完全沒有退錢的理據,唯有「硬食」這個包。
那一刻,我覺得手中的包是多麼的沉重。我竟然花18元來買一個包和一杯汽水,
讓它把我的心情墜到谷底……

回到家,我無法按捺我的思緒。一夜之間,幾經波折,嚐盡了甜酸苦辣……我望著這個包,已感到飽了……
我剪斷了耳筒,花費18元,換來的就是這個包和一杯汽水……
我不得不笑說C'est la vie

Share On
Dislike
2
細mark     麥當勞

發表評論